Loading...

Thursday, March 25, 2010

巴板路木屋成危楼‏

国阵班达马兰州选区发展协调官郑有文博士促请,班达马兰区州议员刘天球应立即落实其大选时对巴板路木屋区居民所许下的承诺,真正贯彻他“有球必应”的口号,而非将木屋居民的问题如皮球般踢给他人。

他说,刘天球在308大选时曾许下承诺表示,他一旦中选,他将会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巴板路木屋区的问题;惟事实摆在眼前,巴板路木屋区的问题至今不单还未解决,甚至还有数百名居民生活在已被白蚁腐蚀,屋顶破洞的危楼内。

“显然刘天球在大选前后,当官前后言行不一,已让人有捞取选票之嫌。况且,同时身兼掌管地方政府事务行政议员职务的刘天球理应有更多职权上的方便和资源,大可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此问题,惟至今别说是全面解决,就连他当初在木屋居民面前许下的诺言也皆未见兑现。”

郑有文也是马青雪州分团署理团长兼巴生区团团长。他今日发表文告说,倘若诚如刘天球所说他已尽力为木屋居民争取到最好的居所,试问为何还有数百名居民宁可忍受居住在恶劣和不安全的环境,而不接受刘氏所提出的方案?是否是刘氏已违背了当初对木屋举行许下的承诺。

“就连同是行动党党员的巴板路木屋搬迁委员会主席洪马再也表示,刘天球自中选后一直无法处理木屋区问题,也不曾走入巴板路视察,但却很积极处理其他选区的民生课题,更直言刘天球似乎对不起班达马兰的选民。”

他说,目前巴板路木屋区的问题兜兜转转,球又似乎被踢到巴生区国会议员查尔斯聖地亚哥的身上,却又未见他有任何的具体解决方案。

“我相信,班村村民,以致巴板路木屋居民并没有兴趣继续看行动党或民联领袖之间的‘踢球’戏码。我们关注的重点是何年何月才能解决巴板路木屋区的问题?何时巴板路才得以重新发展,让居民能居住在一个安全、舒适和卫生的环境?”

他说,目前巴板路的木屋已经成了危楼,数百名居民每天惶恐度日,不知何时房屋会坍塌。一直强调负责任的雪州民联政府,包括当地州议员刘天球有必要严正看待此问题,让当地居民能安稳生活。

“我呼吁,向来强调透明化的刘天球和民联政府应立即对外公开巴板路目前最新的发展详情和大蓝图,让木屋居民审核是否‘货不对办’;同时拟定出一个时间表和进程表,以让班村村民,特别是苦等多年的巴板路居民能时刻监督有关事件的进展,并保障本身的权益。”

Friday, March 19, 2010

道路损坏:民联议员自取其辱,骂错好人!



(1) 雪州政府去年共获得3亿1500万令吉的拨款,却只发放4500令吉予雪州工程局,作为修补州内道路用途,根本微不足道,相信也是州内道路窟窿处处的罪魁祸首之一。

(2)郑有文:民联议员日后应先向本身的州政府查明真相后才发布新闻,以免自取其辱,骂错好人。

(巴生 19日讯) 马青雪州署理团长郑有文博士奉劝,民联人民代议士和县市议员在报章上抨击中央政府没有拨款维修道路,以致道路毁坏不堪前,应先向本身的州政府查询中央拨款的下落和用途,以免自取其辱,骂错好人!

郑有文说,工程部长拿督沙兹曼日前指出,雪州政府去年在大马道路记录录 (MARRIS)下,共获得3亿1500万令吉拨款,但州政府却只发放区区4500万令吉予雪州公共工程局,作为修补州内道路用途。

“据部长所言,道路分别由地方政府、水利灌溉局和公共工程局三造各自负责,雪州地广人稠,因此雪州政府获得高达3亿1500令吉拨款。”

他说,不过据了解,雪州政府只给公共工程局其中的4500万令吉,这笔款项根本微不足道。他也质疑剩余拨款的用途和去向。

郑有文也是国阵班达马兰州选区发展协调官和马青巴生区团团长。他指出,很多“看道路与沟渠”的民联县市议员,常上报 “指天笃地”指路面窟窿处处,以借此博宣传

“更甚的是他们企图推责任,若不是指有关道路不属地方政府或州政府管辖,便将一切归咎于前朝政府,或是指责中央政府存有私心,没有给予雪州政府拨款。”

“事实胜于雄辩,现在反倒是雪州政府应该即刻解释有关剩余拨款的用途和去向。我也支持工程部长表示将彻查有关拨款下落的做法,以确保州政府正确使用大马道路记录的拨款,而非用在其他无关的用途上。”

郑有文认为,道路损坏并非儿戏,不单是尊贵的官爷命值钱,人民的性命也是宝贵的。他奉劝,一向强调负责和透明施政的民联雪州政府应对此事作出明确交代。

他也劝请,一些州政府高官和县市议员在还未向“自己人”查明真相前,勿胡乱指责,含血喷人!

Thursday, March 11, 2010

雪州高级行政议员郭素沁秘书黄皓汶护主心切,在雪州投资额课题上自打嘴巴。


(巴生讯)马青雪州署理团长郑有文博士揶揄,雪州高级行政议员郭素沁秘书黄皓汶护主心切,在雪州投资额课题上自打嘴巴。
郑有文发表文告指出,雪州去年总投资额输给砂拉越是铁一般的事实,民联无谓以「西马投资额第一」、「投资项目第一」、「工作机会第一」等借口来换回颜面。
他说,黄皓汶企图把「西马第一」的形容词嫁罪予报章,是一要不得且质疑报章专业和推卸责任的做法。
郑有文也是马青巴生区团团长兼国阵班达马兰州选区发展协调官。他认为,雪州去年能取得全马总投资额第二位置,很大程度还须感激国阵政府过去所做的努力。
他说,雪州位于策略性地点,拥有国内最佳的国际机场和港口,加上硬体和软体设备完善,高教育程度的人民,都不是从天而降,或民联执政两年「变魔术」而来。
「其实黄皓汶应该向其顶头上司或州经济顾问拿督斯里安华查询,自民联执政两年以来,有哪一项大型经济发展和公共建设来自民联?」
他表示,从报章读者及市井小民的回馈来看,雪州经济表现一般,而且500亿令吉振兴配套迄今仍「下落不明」,反观国阵中央政府的振兴配套,已取得预期的成果。
「至于黄皓汶指本人没有招商经验,我要反问对方,雪州行政议会内,除了大臣卡立,哪位州行政议员有招商经验?这是否意味着黄皓汶自打嘴巴?」
他劝请黄皓文及民联领袖,应放下身段虚心向学,认清事实,而不是停留在「只拼政治,不拼经济」的狭隘思维。

Wednesday, March 10, 2010

拟花红奖励村委监督偷沙


马青雪州署理团长郑有文呼吁雪州州务大臣卡立依布拉欣(Khalid Ibrahim)收回派“花红”予村委会的建议,避免有取悦或“收买人心”之嫌。他批评,此建议明显与民联所谓的撙节及善用公款施政方针背道而驰。

郑有文也是马青区团团长兼国阵班达马兰发展协调官,他批评大臣的建议出发点显而易见,有讨好有关人士之嫌,且怀有隐政治议程。

郑有文(左图)今天发表文告表示,卡立周一在集会上建议把管理雪州沙石事务的Kumpulan Semesta私人有限公司(简称KSSB)去年所赚到的10%盈利,派发给总共446个华人新村及马来甘榜,包括村长及委员超过5000人,当作是他们监督地方偷沙事件的“花红”。

他质问道,雪州议长邓章钦在雪州议会能力、公信力与透明度委员会(SELCAT,简称透明度委员会)听证会上,讥讽政府高官应好好看管公款,不能随便做“财神爷”的话言犹在耳,大臣这种做法,是否也应该受到同样指责呢?

他指出:“其实,偷沙事件很多是涉及地方上人士或领袖,州政府应该缩小目标展开调查。”

郑有文认为,村委会成员包括村长及委员们应有“服务人民”精神,而且他们也享有固定津贴和福利,为何村委会还可以获得花红。

他批评说:“不少村委会在冬眠,领导更是不见人影,不用说去监督偷沙!州政府应该先提高村委会的服务素质,才论功行赏,而不是大派每个村委会‘花红’。”

他也抨击卡立:“此外,大臣也不时强调‘还富于民’,州财富必须公平分配,把沙石收入分给村委会,是否对其他团体公平?”

抨击偷沙更猖獗

郑有文表示,民联强调执政下的挖沙事业,将为雪州带来更多收入。自KSSB独家垄断了全雪州的挖沙事业后,已引起更多的不满,而且偷沙事件更猖獗,收入也大不如前。

他也挑战民联公布KSSB的财务报告:“KSSB是否有达到预期的收入目标? 而大部分收入去了哪里?民联有必要作出解释!”

2008年民联执掌雪兰莪州后,成立了州政府关系企业KSSB,以垄断管理州内采砂活动,遏止非法采砂与管理采砂税收。

Tuesday, March 2, 2010

“鸵鸟心态”郭素沁误导雪州人民!MALAYSIAKINI


(巴生讯)雪州高级行政议员郭素沁受促摒弃“鸵鸟心态”, 在比较各州投资额时,勿在文字上误导雪州人民!

雪州马青署理团长郑有文博士发表文告说,根据郭素沁最近的文告,雪州的去年的总投资额冠“西马”。然而,郭素沁却没有勇气面对雪州在各州投资额方面输给了东马的砂拉越。

郑有文说,郭素沁避重就轻,显然是要玩弄文字游戏,有误导读者之嫌。

他说:“ 在政治上,反对党强调东西马是一家,但在其他方面,反对党却强调要分东西马,这是什么道理?”

郑有文认为,做为负责商业和投资事务,且是雪州唯一高级行政议员,郭素沁没有理由不明白这个道理,而不是“怕输”,寻找其他借口企图挽回颜面。

在全球化时代,如果国人,尤其是领导人还停留在“甘榜冠军”的思维,我国,特别是雪州的处境是令人担忧的。

郑有文认为,郭素沁应该像雪州大臣丹斯里卡立学习,因为卡立没有为雪州失去全马第一宝座而耿耿于怀,或寻找下台阶,反而痛定思痛,纠正弱点,以期夺回冠军。

郑有文说,民联执政雪州两年,大部分都是沿袭前政府的计划。民联在经济建设方面到底有何建树?人民和商家们都看得非常清楚,不会被文字或一些混淆数据所迷惑。

此外,郑有文表示,在招商引资的工作上,雪州政府一直强调脚步走在最前线,郭素沁也曾多次率团到中国多个省市,甚至去台湾促销雪州的投资领域及优惠政策。

郑有文认为,为了贯彻民联政府问责制度与透明化行政,郭素沁看来有必要向广大人民,交代有关招商团的花费和招来多少中台资金,才不会辜负人民的委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