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Monday, December 31, 2012

 (吉隆坡27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秘书拿督郑有文说,随着雪州总警长敦希山今日站出来说,警方每天平均展开23次取缔,但却没有获地方政府的配合,令多次取缔行动都徒劳无功,雪州负责地方政府事务的民联行政议员刘天球,必需负上全责!

> 他说,敦希山于本月3日亲自召开会议,会见国能公司和雪州水供有限公司代表,近日已取得“暑光”,其中85个场所的电源和水供已被切断,但是地方政府至今却仍有任何配合行动,刘天球竟是又聋又哑,完全不知?这不可能的!

> 他说,刘天球在这个事件上不可能再逃避,希望他要面对事实丶面对问题。

> 他也促请行动党领袖和民联政府,针对刘天球的能力再次评估,否则也证明了民联和行动党的素质有限。

> 他说,警方指今年1月至11月,雪警共展开7809次取缔,总共充公2万6655台赌博机和逮捕2045人。

> 他说,警方严密取缔赌博机,每天平均来说高达23次,有些场所甚至是被取缔超过5次。

> 也是雪州国阵青年团宣传局主任的郑有文说,每次警方的取缔都有所获,包括充公具有赌博性质的电脑和逮捕人,其中69%被捕者已被提控上庭,这证明警方是不遣馀力打击赌博机。

> “我们已鉴定境内1577个场所目前仍在操作和营业,只要这些地方顺利被关闭,那麽雪州就不会再有这类活动。”

> 他说,雪州总警长敦希山无奈的说,有些被取缔场所如雨後春笋般仍开门营业,并非单靠警方取缔的努力,而是必须获得地方政府配合,才能连根拔起和杜绝这类不法活动。

> 他说,雪警今年已高达188次向地方政府提出封锁建筑物的申请,但地方政府如同“木偶”,全无反应。


> MCA Selangor State Liaison Committee
> 40-B Jalan Nelayan 19/B
> Seksyen 19
> 40300 Shah Alam
> Selangor Darul Ehsan
> Tel: 03-5541 0814 / 0884
> Fax: 03-5541 0850
> Blog: http://mcaselangor.wordpress.com/

Wednesday, December 12, 2012

雪州民联AES课题的立场反反复复 政治化人民课题罔顾驾驶人士性命


(吉隆坡7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秘书拿督郑有文博士调侃雪州行政议员刘天球及雪州政府针对AES课题的立场反反复复,变化多端,一时说要拆除AES,一时说要用布套遮盖AES,现在又说展延用布套遮盖的行动,显示刘天球和民联把AES视为一个用来捞取宣传的政治课题,不断的炒作和抹黑,完全罔顾驾驶人士性命与公路安全。 他指出,过去几周以来一直扬言要拆除雪州境内两台AES摄录机的刘天球,如今把球踢给雪州法律局,企图把应该对自己说过的话责起责任一事推的一干二净,但随着雪州政府要拆除AES摄录机课题演变到展延遮蔽摄录机的地步,颜面尽失的他,基本上已失去身为立法议员的说服力和公信力。 “这项演变也彰显了刘天球只是为了趁机博取廉价政治宣传而要乱拆乱遮AES摄录机,但他却遮不了人民雪亮的眼睛,民联议员把所有课题都政治化的政治伎俩显露无遗”。 他强调,人民已经清楚看到一个只为了个人政治宣传,而罔顾了驾驶者与道路使用者生命安全,以及不在乎车祸死者亲朋戚友感受的雪州民联行政议员的正面目。


Monday, December 10, 2012

雪兰莪与砂拉越是国内毒蚊最严重的州属


(吉隆坡10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秘书拿督郑有文说,最新的数据显示,卫生部研究发现,雪兰莪与砂拉越是国内毒蚊最严重的州属,特别是雪州,一个人在一小时内至少会被5只蚊子叮咬,显示雪州人民在无能的州政府领导遭,已暴露在感染骨痛热症的高风险中。

他说,如今每一名雪州人民都犹如活在刀口上,骨痛热症已在州内夺去多人的性命,而他认为,办事不力丶无能丶讲多过做的雪州行政议员刘天球必需负上全责。

“刘天球掌握地方政府事务却只是懂得宣传,对于州内的垃圾和民生问题,全部无法解决;他故意撤换垃圾承包商,却找来没有经验丶没有配备丶没有器材的人去接替,造成卫生问题一箩箩。”

他说,报告指在全国70个疫情肆虐的疫区,雪州是重灾区,疫情有恶化之势。例如,前周雪州的骨痛热症黑区只有19个,上周已增至30个。特别是已连续传来疫情的雪州斯迪亚旺沙情况未见好转,已被列为黑区长达39天。

也是雪州国阵青年团的郑有文说,雪州根本不应该跟砂州相题并论,因为砂州的范围很大,而且许多地区与雪州相比都是卫生素质较差,但是两个州的毒蚊情况竟一样严重,可想而知,雪州的情况有多恶劣。

他说,雪州曾是国内最先进州,但是在民联的领导下,成了国内最落後州,因为民联政府只会一直捣空雪州资源,并以雪州来资助民联的各种活动。

“他们就是连国庆日典礼也让安华来当主宾,试问安华是什麽?他会是民联的首相吗?伊斯兰党可没有答应。”

他说,州大臣卡立也应该与刘天球一起为此事负责,因为大臣处理政务一无是处,令到雪州议会犹如一盘散沙,每名行政议员都只是为自己的好处而做,将人民福祉置于一旁。

Tuesday, December 4, 2012

伊斯兰党根本不会理会华社和非穆斯林的心声!


(吉隆坡3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秘书拿督郑有文呼吁行动党的领袖,针对伊斯兰党反对国际着名歌手艾顿庄来马开唱的举动表明立场,并希望行动党能在民联里,替华社传达不想失去自由心声!

他说,伊斯兰党青年团思想狭隘,为了他们神权治国和实施伊斯兰法的政治议程,一再反对国际着名歌手来马开演唱会,企图让大马与世界脱节。

他说,最近的国际着名歌星艾顿庄来马开唱,伊青团再次站出来,很明显民联成员之一的行动党似乎没有替华社传达心声。

“或者,行动党在民联根本没有地位,也没有机会发声,因此伊斯兰党根本不会理会华社和非穆斯林的心声。”

也是雪州国阵青年团宣传局主任的郑有文炮轰,伊斯兰青年团此举根本就是在干预人民的自由,同时也让大马在国际社会的形象受损,予人错以为大马是个极端及保守的国家。

他指出,这已是艾顿庄继去年11月间到我国开演唱会後第二次前来,由於第一的演唱会反应良好,下月再度受邀前来开演唱会;伊青团去年反对不果後,今年再度反对,并矢言将展开示威活动,务求主办单位停办演唱会,这是让国人,特别是华社感到担忧的。

“伊青反对艾顿庄来马献唱,称演唱会乃奉行享乐主义并且是放纵极端的娱乐文化,请问,行动党有什麽看法?”

他也说,丹州副州务大臣阿末耶谷已经证实丹州政府提倡的“与伊斯兰共同发展”的理念包括经济发展,这也意味这伊党落实的伊斯兰化政策终将影响全民,一旦有机会执政中央修宪落实伊斯兰刑事法,恐怕会影响深远。

他抨击,行动党不断安抚华社,指落实伊刑法不会影响非穆斯林,他们要如何解释伊斯兰化的经济发展政策不会影响全民?

他指出,经济发展是不分宗教的,要如何弄清楚这其中的关系?在伊党的执政下,丹州的经济发展至今没有任何起色,更留不住年轻一代,丹州更是目前国内最落后州,这一切都证明伊斯兰党的“能力”!

他说,伊斯兰党的伊斯兰法也有很多不可理的“可以和不可以做的”,包括衣着限制丶男生不可为女生剪发丶要看同性别的医生丶男女分开坐等,已严重影响非穆斯林的人权丶自由和生活习俗,请问华社是否要接受?


Friday, November 30, 2012
















不要再推卸责任!不要怪‘天’怪‘地’!


(吉隆坡5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秘书拿督郑有文揶揄,民联在掌管雪州不到5年内,巴生已成为逢雨成灾的“淹水区”,这个向来有雪州皇城之称的巴生,盛名在民联的手上惨遭催毁! 

他说,雪州目前所有市丶县议员的津贴是国内各州的最高,但是工作却是做得最少,很明显,州政府三番四次提高他们的津贴 ,只是为了让朋党得到好处,不是为民谋求福祉。  

他说,昨天的一场豪雨令到巴生闪电水灾梦魇再现,午间一场滂沱大雨导致巴生多个地区变泽国,交通严重受影响,逾万户居民受水灾影响,叫苦连天。 

受水灾影响的地区包括巴生南区,如班达马兰丶圣陶沙花园丶公主城镇丶甘榜爪洼丶高阳苑丶武吉丁宜丶港口路及直落玻璃;北区则有巴生市区丶新镇丶中路丶百家利丶永安镇丶加埔丶卫星市丶峇都勿拉。 

从巴生新镇前往永安镇及百家利花园的道路,因全面积水而导致交通瘫痪,不少车主担心车身浸水而停泊在路边。 

也是雪州国阵青年团宣传局主任的郑有文指出,巴生在去年才刚刚发生百年大水灾,雪州民联政府只是靠把口一直讲一直讲,却没有丝毫动作和措施,如今不到一年,水灾重演,雪州民联政府必需负上全责! 

“请求民联不要再推卸责任,不要把事情怪‘天’怪‘地’,雨量近年来提升了是众所周知的问题,为何雪州政府却没有任何措施呢?” 

他质疑,雪州政府是忙着为安华丶卡立和民联的盟党如回教党和行动党作宣传丶捞选票,而没有把危胁人民的民生课题,放在眼中。 

“雪州政府可以大手笔把一千万令吉投在宣传,为何在处理巴生的水灾问题上,却寸步难移?” 

他促请雪州人民看清楚民联的斤两,因为他们根本不会去管理一个政府,而是只会在雪州政府里捞取利益,资助民联,形同骑劫雪州人民的血汗钱。

(吉隆坡16日訊)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秘书兼马青雪兰莪州团署理团长拿督郑有文博士說,
伊斯蘭黨主席哈迪阿旺在該黨青年團大會上,重申該黨主張的福利國是與上蒼有關的仁政國,而非傳統意義的福利國Welfare state),很明顯,那已是神權伊斯蘭國,並挑戰行動黨針對這個言論表明立場!
  “
過去,行動黨一直聲稱,伊斯蘭黨要成立的是福利國,還指稱福利國非神權伊斯蘭國;但如今感謝哈迪,一巴掌打摑破行動黨的謊言,希望行動黨不要再騙人了!
 
他說,哈迪的言論,顯示伊黨要執意推行以伊斯蘭教義為本的治國理念,而非以世俗國為基礎的福利國;這也代表一旦民聯執政,他們將會堅決落實神權伊斯蘭國。
  “
伊斯蘭黨青年團和婦女組的大會上,也針對馬華總會長蔡細歷點出神權伊斯蘭國弱點作出回應;而且行動黨至今也並未作出回應,這顯示行動黨一直躲在伊斯蘭黨背后的蚊子黨。
 
他說,隨著伊黨主席哈迪阿旺親自反駁被行動黨包裝為去宗教色彩的福利國,糾正行動黨企圖誤導非穆斯林的謬誤後,伊黨要建立伊斯蘭國的最終目標,已經無可遁形。
  “
世界上許多伊斯蘭國今時今日的例子,已證明蔡細歷的說法並不是信口開河,也證明當今時代不再適合神權來管理政府,而且以神權統治一個國家,只會讓國家經濟和發展走入末路。
 
他說,行動黨罵人往往是站在最前線,但是針對伊斯蘭黨的課題,他們卻噤若寒蟬,到底行動黨是什麼立場?
 
他說, 行動黨一直為伊黨背書,也一直以為大拍伊黨的馬屁便可以過關,如今哈迪毫不給臉行動黨,行動黨拍馬屁拍到馬腿上,被掌摑得熱辣辣。
 
他說,根據報道,哈迪阿旺澄清,伊黨所主張的福利國概念(Negara Berkebajikan)並非是傳統意義的福利國Welfare state),相反應該稱之為「仁慈國」(Benevolent state)。
 
哈迪阿旺強調,伊黨主張的福利國是與上蒼有關,但是 Welfare state 只是跟社會有關係。可見,不管以什麼名目加以包裝,最貼切以形容與上蒼有關的治國理念,無非回教國。
行動黨向華社道歉,並停止誤導華社,行動黨非但在民聯中只是傀儡,更無力阻攔充斥伊 黨與公正黨間的極端宗教思想與神權領袖,欲把大馬世俗國體制轉軌為回教國的最終目標。

投机政客,讲话模棱两可丶似是而非!


(吉隆坡21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秘书拿督郑有文博士说,针对“黑风洞附近引起争议的29层高公寓计划”风波,行动党哥打阿南沙区州议员马诺哈兰挑战同样来自行动党的雪州行政议员刘天球,若他无法停止有关计划需引咎辞职,已显示行动党不但党内因为权力斗争而出现分歧,他们更已把雪州议会当作是行动党的“战场”!

他说,行动党一众领袖为了私利和党内派系斗争,无理人民的利益和福祉,只是为了自己的“好处”而争。

“黑风洞附近引起争议的29层高公寓计划是关系到印裔社群的福利与国内兴都教徒的宗教尊严,不可以被视作只是行动党内两人的斗争,最重要是无论这2名自私的议员最终是否存在,该计划都是不可以被落实的。”

他说,首相也已答应并且许下承诺,一旦国阵重新夺回雪州政权,该项计划必定会终止,这才是全民领袖所应该说的话,而不是犹如刘天球这种投机政客,讲话模棱两可丶似是而非。

也是雪州国阵青年团的郑有文指出, 现在并不是调查与否的问题,而是这项计划必需先终止才来追究谁负责,刘天球到目前还在讲着要成立专案小组调查,似乎是“还在梦中”!

他指出,首相纳吉日前说,无论是国阵或民联执政,雪州政府都必须取消黑风洞兴都庙旁的29层公寓计划,一切损失由州政府承担。

“纳吉在内阁会议上指出,这是为了保护人民利益,贯彻“以民为本”的施政理念而做的决定;若国阵能在来届大选重新夺回雪州政权,则一定会取消该公寓计划,并由州政府承担所有赔偿费用。”

他说,纳吉日前在屠妖节造访黑风洞兴都庙时,已宣布将在来届大选重新执政雪州後,即时取消当地的公寓发展计划,以免黑风洞周遭环境受到威胁,毕竟当地是国内外兴都教徒的圣地,必须加以保护。

“由於黑风洞兴都庙旁兴建29层高的公寓计划引起兴都庙委员会的不满和国大党的大力反对,因此士拉央市议会已向有关计划发出暂时停工令,可是掌管地方政府事务的刘天球,现在做了些什麽?我们真的看不到 。”

行动党哥打阿南沙区州议员马诺哈兰日前在雪州议会内挑战刘天球,若他无法停止有关计划,他是否会引咎辞职。

他说:“黑风洞是国家遗产。明显的,人们不想看到在黑风洞附近兴建有关计划或其他的计划。”

他在提出附加问题时说:“有鉴於此,若有关计划没有被取消,你是否会辞职?”

刘天球在回答时表示,辞职的问题并不存在。

断肢法只会实施在穆斯林身上是幼稚天真的想法!


(吉隆坡26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秘书拿督郑有文博士揶揄,掌管雪州地方政府事务的行政议员刘天球,在雪州议会上指地方政府一旦发现州内酒店业者涉及不法活动,他们将不“手软”撤销涉及者营业执照的说法,只是“说者乐丶听者爽”的作法,因为雪州在民联的管辖下,色情按摩院林立,却都不曾见刘天球有任何行动!

“雪州大臣卡立也一直只躲在办公室,他与刘天球对于雪州各主要商业地区‘三步一赌丶两步一色’ 的情况,都充耳不闻,如今竟还大言不愧,声称会严打违规业者,根本就是在消费人民。”

他挑战刘天球出示雪州各地方政府的执法纪录,看看他们由始至终到底做过什麽,还是在刘天球的“英明”领导下,是不是只看不做。

“如果刘天球连州内的赌博网座丶色情按摩院都管不了,根本不用再谈廉价酒店。这只是另一项增加州政府收入,却造成民间伤风化活动,越来越严重的另一因素。”

他说,更甚的是,当州政府的收入增加,得益的却不曾是雪州人民,而是民联得益,因为雪州政府通过骑劫的方式,将雪州人民的资产占为己有,以雪州政府的资源来为民联宣传。

他说,只是今年的国庆期间,大臣卡立竟邀请民联领袖安华作为主宾,而不是苏丹,便可应证这一切。

他也炮轰行动党,指伊斯兰党已经表明从未放弃落实伊斯兰刑事法来管理国家,如果民联有机会执政,届时民主行动党要反对,也无法阻止这政治议程

郑有文说,除了饮食上的禁例,在任何场合男女必须分开,餐馆穆斯林女工没有穿上长袖上衣,华人老板受处罚,男女美发师不准为异性顾客服务等实例,已经证明断肢法只会实施在穆斯林身上是幼稚天真的想法。

他说,选择以神权为治国理念的政党来管理国家,将会把国家的政经文教推向一个死角,无疑是亲手断送国人以及下一代的前途,因此在即将来临的大选中,要慎重考量手中一票应该投给哪一方。

(吉隆坡30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秘书拿督郑有文说,随着大马防止罪案醒觉组织主席沙哈鲁丁抨击雪州行政议员刘天球日前在州议会上指自2006年後,雪州政府已冻结发出执照给按摩院丶公共娱乐中心和网咖的言论不实,企图欺骗社会大众,这已显示刘天球已没有资格再当人民代议士,并促请刘天球立刻下台,人民已没有耐心等到大选,才将他“踢”下!

他说,掌管地方政府事务的刘天球在过去4年政绩差强人意,各地方政府表现犹如一盘散沙,巴生丶无拉港丶加影等区的民生问题一大堆,垃圾处处,足以证明刘天球根本没有做事。

“刘天球当行政议员后,雪州‘应该多的不多丶不该多的就到处都是”,除了垃圾丶水灾,也包括赌博网座和色情按摩院。”

但是,他说,刘天球到底做什麽?除了在州议会上继续撒谎丶讲骗话,就是一事无成。

“刘天球以为人民都是瞎子,人民的眼睛看不到几乎每个商业区都是赌博网座和色情安摩院,荼毒青少年丶大刮劳工的血汗钱和破坏家庭。”

也是雪州国阵青年团宣传局主任的郑有文说,雪州各地方如今逢雨成灾,刘天球有做过什麽吗?刘天球只是一直在将问题推给前朝。

他促请刘天球不要再睡觉和只顾着出席神庙的活动,并且挑战刘天球联同大马防止罪案醒觉组织丶警方及市议会官员一同到非法经营的店家展开突击行动,“学习”一下现实的世界的情况。

他说,大马防止罪案醒觉组织主席沙哈鲁丁较早到蒲种一带巡视时,发现当地约有100家按摩院。虽然一些店家注明只做脚底按摩,但楼上辟小房间,进行不道德交易。

“这些按摩院皆聘请外籍员工,包括来自中国丶缅甸等,当官方与警方联系,要求采取执法行动时,该名官员表示这些店有经营执照,执法当局难以采取行动。问题出现在哪里?就是刘天球身上!”

他说,民联对外宣称雪州的按摩院丶公共娱乐中心和网咖的执照是由前朝政府发出,按摩院及SPA中心有571间,而娱乐场所则有775间,但是只是一个地区的便达500间的情况下,如何全雪州只是几百间?到底是刘天球讲骗话,还是人民看错?

他说,这些新开张的按摩院是在民联在雪州掌权後才获得执照。掌管地方政府事务的刘天球应指示地方当局对违例的店家展开突击行动。

“甚至是白沙罗一带有钢管舞;一些店表面上经营传统按摩,但实际上是卖淫之地,请问刘天球懂吗?”

Tuesday, November 27, 2012

谁是民联的首相
槟城首席部长林冠英强调民联已达致共识,即一旦该阵线执政中央,实权领袖拿督斯里安华就会出任首相的一番谈话,反挑起哪位民联领袖才应该成为首相的关键问题。
如果民联早已达致有关共识,为何伊斯兰党长老协商理事会、妇女组、宗教司及一些代表,在近来的党代表大会中,一致推举该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出任首相?
如果真的有此共识,为何伊斯兰党的一些领袖开始变心这是不是因为他们认为安华涉及了许多让他们无法容忍的课题
这让我们问这么一个问题,到底是什么重大课题导致这些伊斯兰党领袖无法容忍或许,这可能与道德课题有关
对回教徒而言,如果与其他人相比,道德课题显得特别重要,这也就是为何回教法律(尽管尚未获得全面落实)认为,通奸罪属于重大罪行,其刑罚是被投石至死。
实上,这罪行比其他罪行都严重,例如抓奸在床,遑论伊斯兰党正是高举宗教大旗斗争的政党
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审视哈迪阿旺在1999年至2004年出任登嘉楼州务大臣的记录后,为何他还能被视为首相人选?前者只是担任了一届州务大臣。
另外一个令人感到费解的问题,即是哈迪出任首相是否与民联三党之中,哪一个政党将在来届大选赢得最多议席有关
人民公正党、民主行动党及伊斯兰党目前这样排列顺序,其实与有关政党所赢得的席次有关
公正党原持有30席国会议席、行动党及伊斯兰党分别持有29席及22席,以及代表民联出征的社会主义党持有1席。
这就是为何安华在开始的时候,被选为国会反对党领袖的原因。值得一提的是,尽管公正党发生议员退党,持有议席只剩23时,安华还是出任反对党领袖,而非已是国会最大反对党行动党的领袖,例如林冠英或林吉祥。
首相是由来自国会最大党的领袖出任只要有关领袖能在国会取得最大支持,他即可出任首相
另外,我国宪法也没有阐明首相须是巫裔,目前的实际情况显示,国内的回教徒占了大多数,因此首相必须是回教徒
伊斯兰党精神领袖聂阿兹曾公开指出,大马首相必须是一名回教徒这也是为何国内目前两大反对政治势力是由回教徒领导的原因
换句话说,首相人选只剩安华或哈迪目前的问题是,公正党能在来届大选赢得多少席次
暂且不论三党排序是伊斯兰党、行动党及公正党,或是行动党、伊斯兰党及公正党,首相人选最终还是只剩安华或哈迪,因为两人都是各自政党的领袖及是一名回教徒。
尽管法令阐明,最高元首具有委任首相的权力,但出任首相的人选,显然必须是属于控制国会下议院最多数议员的领袖
一旦首相无法取得过半国会议员的信任,他只有两个选择,即要求最高元首解散国会,或是率领整个内阁辞职
在行动党方面,该党有太多支持安华,而非哈迪出任首相的理由
对行动党而言,在成为国会最大政党后,选择放弃首相一职的作法并非新鲜事。该党记录显示,2008年全国大选后,该党在霹雳州议会属于最大党,但最后由伊斯兰党(只有两席)人选出任大臣一职,因为该州宪法清楚阐明大臣须是回教徒及巫裔。
动党肯定将赢得更多议席与此同时,安华也相信伊斯兰党将赢得比公正党还多的席次
另一个课题,就是一旦哈迪成为首相,以他为首的伊斯兰党将推行什么政策?他们是否将推行更多回教政策,就像她们在吉兰丹、登嘉楼及吉打执政时所做的一样,换言之,她们不会推行有助国家前进的务实及平衡政策。
过去的记录证明伊斯兰党倾向推行各种各样的回教政策,而非务实的经济政策及能够提升人民福祉的平衡政策
例如,在登嘉楼,伊党比较有兴趣推行回教刑事法,以及在商场规定男女必须分开付账,而非研究如何推动经济发展
如果你仔细分析这些因素,就会发现这些复杂的课题,将是民联在短期间内难以回答的问题。所以这些问题的最好答案是什么?这解释为何她们较为乐于等到大选之后才解决,而非共同想方设法解决这些关键课题。
许,这也解释为何截至今天,民联还无法提出影子内单,因为她们较为倾向一个松散的协议。最重要的是,一旦她们这么做,所有事情都将搞砸

Thursday, November 15, 2012


(吉隆坡5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秘书拿督郑有文揶揄,民联在掌管雪州不到5年内,巴生已成为逢雨成灾的“淹水区”,这个向来有雪州皇城之称的巴生,盛名在民联的手上惨遭催毁! 

他说,雪州目前所有市丶县议员的津贴是国内各州的最高,但是工作却是做得最少,很明显,州政府三番四次提高他们的津贴 ,只是为了让朋党得到好处,不是为民谋求福祉。  

他说,昨天的一场豪雨令到巴生闪电水灾梦魇再现,午间一场滂沱大雨导致巴生多个地区变泽国,交通严重受影响,逾万户居民受水灾影响,叫苦连天。 

受水灾影响的地区包括巴生南区,如班达马兰丶圣陶沙花园丶公主城镇丶甘榜爪洼丶高阳苑丶武吉丁宜丶港口路及直落玻璃;北区则有巴生市区丶新镇丶中路丶百家利丶永安镇丶加埔丶卫星市丶峇都勿拉。 

从巴生新镇前往永安镇及百家利花园的道路,因全面积水而导致交通瘫痪,不少车主担心车身浸水而停泊在路边。 

也是雪州国阵青年团宣传局主任的郑有文指出,巴生在去年才刚刚发生百年大水灾,雪州民联政府只是靠把口一直讲一直讲,却没有丝毫动作和措施,如今不到一年,水灾重演,雪州民联政府必需负上全责! 

“请求民联不要再推卸责任,不要把事情怪‘天’怪‘地’,雨量近年来提升了是众所周知的问题,为何雪州政府却没有任何措施呢?” 

他质疑,雪州政府是忙着为安华丶卡立和民联的盟党如回教党和行动党作宣传丶捞选票,而没有把危胁人民的民生课题,放在眼中。 

“雪州政府可以大手笔把一千万令吉投在宣传,为何在处理巴生的水灾问题上,却寸步难移?” 

他促请雪州人民看清楚民联的斤两,因为他们根本不会去管理一个政府,而是只会在雪州政府里捞取利益,资助民联,形同骑劫雪州人民的血汗钱。


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秘书拿督郑有文说,政府应该公平对待所有学巴业者,让所有类型学巴业者享有1万令吉回扣和2% 贷款利息的优惠。 

他认为,虽然有些巴士业者在该项被列入2013年财政预算案中的措施下受惠,但是也有一些没有被惠及,因此政府应该关注。 

2013年财政预算案中,政府仅对12座位的学巴提供购买新巴士优惠,却忽略12个座位以上的学巴问题。” 

郑有文为巴生班达马兰峇都温珠小学运动会主持开幕礼表示,他希望政府能让12个座位以上的学巴,同样享有贷款利息优惠和购买回扣,协助相关业者更换超龄巴士。 

他建议政府,让12座位以上的学巴,享有5万令吉购买巴士回扣,也能享有2%贷款利息的优惠。 

“目前,一辆12座位的学巴市场价为9万令吉以上,大型学巴价格则是35万令吉以上。” 

他也建议政府,考虑提供学巴业者汽油或柴油津贴,让他们每购买1公升柴油或汽油,享有1令吉回扣,减轻学巴业者负担。 

“如果学巴可以控制车资,也不会将负担转嫁到学生家长身上,这样一来也是帮助人民减轻生活负担。” 

他指出,学巴业者每逢11月和12月学校假期,就会变成零收入,因此学巴业者的生活其实并不理想。 

另外,针对华教课题,郑有文说,华社出钱出力办华校,也欢迎及支持友族生就读华校,因此,如果有人批评华文及淡文教育是国家团结绊脚石的言论,是不对的。

他说,华社办华校,不存种族色彩,不但出钱办校,也出钱赞助友族生就读。政府应该开明及公平对待华文教育,而这也是华社的意愿。

他也希望政府在推行转型计划中,也将资助华校议程,列入转型计划。

最后,他也宣布拨出2千令吉给学校作为活动基金。

Monday, October 29, 2012

连起码的40%成绩都交不出来,人民如何能够期望这个州政府有效地领导雪州先进州的宏愿?


(吉隆坡26日讯)马华雪州联委会副秘书拿督郑有文谴责潘检伟在雪州廉价屋课题上,涉嫌玩弄数字误导人民,所以才会在相同的课题上,引述两个版本的数据来自相矛盾。

他指出潘检伟于23日在国会声称雪州政府已兴建了23677间廉价屋,然后又于25日与张念群在联合文告中承认雪州政府执政至今只建了近6千间可负担房屋,自己揭穿本身前日报大数的事实。

他指出即使潘检伟玩弄数据,把价格更高的中价屋计算在内,只完成了25%的建屋计划,仍旧处于不及格的执政指数。

实际上,潘检伟试图以比较笼统的可负担房屋名称,把售价比廉价屋高两至三倍的房子数量,与廉价屋混为一谈,以试图在数据内灌水,掩饰雪州民联政府执政迄今只完成了287个单位的低价屋的事实。

他也坚决否定潘检伟把州政府效率奇差的现象,归咎于建屋需要长时间进行的理由,因为任何有常识的人无法苟同执政四年多还没建好廉价屋的工作进度。

他说,马华雪州联委会主席林祥才日前出示雪州大臣卡立的一份雪州议会书面回答显示,卡立在该书面声明中已承认雪州政府虽计划兴建23637个单位的可负担房屋,四年来只完成区区287个单位的低价屋,只完成了雪州州务大臣卡立的3万间廉价屋目标的1%,因此雪州政府廉价屋绩效近乎零分。

他认为民联雪州政府若是以懒洋洋的态度来敷衍人民,连起码的40%成绩都交不出来,人民如何能够期望这个州政府有效地领导雪州先进州的宏愿?

他引述有关资料说:根据这份雪州议会书面回答,卡立透露雪州政府将会兴建3种类型的可负担房屋,即:(一)价值介於35001令吉至42000令吉的低价屋,已完成287个单位,正在兴建826个单位,待建4499个单位。(二)价值介於42001令吉至72000令吉的中低价屋,正在兴建16个单位,待建2516个单位。(三)价值介於72001令吉至10万令吉的中价屋,正在兴建5510个单位,待建9983个单位。 

他表示,有关数据显示民联执政四年来,已经悄悄地减少廉价屋计划的比率,取而代之的是比国阵执政雪州时期所提供的廉价屋高两至三倍售价的房子,来加重贫穷家庭的负担。

他也挑战雪州政府,针对在308大选后上台前后所许下的承诺及如今有多少项已完成的工作,列出一个清单,让人民看清楚雪州政府除了会自我宣传之外,还有什麽政绩。 

他揶揄,雪州政府4年来的政绩最出色的,便是加影和巴生发生百年开埠以来最严重大水灾丶雪州大闹历来最严重水荒和雪州成为垃圾州,民不僚生,苦不堪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