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Friday, September 28, 2012

郑有文: 民联最爱说要“透明”,但是如今最不透明便是民联!


 (吉隆坡28日讯)

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秘书拿督郑有文揶揄,民联日前公布的“人民经济,国家兴荣”替代预算桉,根本就是《橙皮书》的翻版,只是想要趁着预算桉热潮“借尸还魂”,裡面重提多项华而不实的政策,这显示民联根本连说服的人民的诚意都没有!   他说,民联没有想过要落实裡面的任何政策,因为那些都只是甜蜜的诺言,甚至就是想要大捞选票的谎言。   “民联要表现出诚意,便应该在预算桉中一起公布民联的影子内阁阵容,因为人民更想知道,该预算桉会由谁来执行。”   他炮轰说,民联至今针对影子内阁的阵容还是没有定论,三党有三个阵容,各说各话,如果中央政策落入他们手中,三党为了自己的利益,肯定会大乱,到时将会赔上全国人民的前途!   他指出,民联在各自执政的4州中,频频出现争权夺利的情况,如果是全国政权落入他们手中,将是一场灾难。   他揶揄,如果安华是民联影子首相,为何安华在许多重大决定前都要“拜见”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如果安华是首相,为何哈迪阿旺表明一旦民联执政,伊党将会修宪落实伊斯兰刑事法时,安华不敢发声?   他说,民联至今也没有影子内阁阵容,相信是有许多难言之隐,包括担心让人民知道最终的首相及内阁成员,都是民联老大哥--伊斯兰党。   “民联最爱说要“透明”,但是如今最不透明便是民联!”   他指出,安华指出在国阵领导下,国内财政赤字达到4.7%,可是在民联拟定的一系列措施下,我国的赤字可以减少至3.5%,但是安华却提不出任何可以证明的真凭实据,如果只是靠把口来讲,小学生也可以当政府!  他说,民联也声称在拟定替代预算桉时,参考了民联执政4州的经验,但是很明显民联的州,特别是吉打、吉兰丹和雪州,过去4年以来都是一蹋煳涂的。   “雪州因为水供问题、垃圾问题和民生问题,令到民不僚生,外资都纷纷撤出雪州,令到雪州如今已接近成为全国最落后的州属!”


Monday, September 24, 2012

为了捞取华裔和非穆斯林的选票和支持,张开眼睛说瞎话


(吉隆坡21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秘书拿督郑有文炮轰民主行动党怡保东区国会议员兼行动党的精神领袖林吉祥,为了捞取华裔和非穆斯林的选票和支持,张开眼睛说瞎话,故意指鹿为马,混淆人民的视线!   他说,林吉祥日前的言论,指“欲修改联邦宪法落实伊斯兰刑事法,必须有三分之二国会议员支持,目前包括东马伊斯兰国会议员只有130名,达不到三分之二人数,无法修宪”根本是一派胡言及骗取华裔选票的甜言蜜语。   他警告说,更甚的是,那是掺了毒药的甜言蜜语!
他解释说,目前执政中央的是国阵,马华的立场是坚决不接受修宪落实伊斯兰刑事法,首相纳吉的立场也很鲜明,即大马不适合伊斯兰刑事法,因此根本没有落实伊斯兰法这回事。   他指出,加上马华目前的15名国会议员及国阵成员党裡其他非穆斯林的国会议员,也都不认同伊法,也同时代表著只要国阵继续执政,便不会落实伊斯兰法。”   “但是一旦民联有机会入主布城执政中央,民联裡有权“话事”的,肯定是势力最大及人数最多的伊斯兰党,而伊斯兰党已很明确表示,只要执政中央便会提呈修宪,落实伊斯兰法。”   他说,民联裡的另两个盟党即公正党和行动党的立场摇摆不定,在华裔面前反对伊法,在巫裔面前却不敢作声,到时如何能够捍卫大马宪法精神?   他炮轰说,最近在民联执政的州属,包括吉打、丹州和雪州的种种伊斯兰政策,行动党都如怕事的小猫,不敢作声,特别是雪州的事件,如万宜拒绝建新戏院和雪州戏院提出男女分开坐的政策,如果不是民间的反对声浪,都已成了不可改变的事实,是一条不能回头的路。   “甚至在最近,森州伊斯兰党的开放门户活动中,男女宾客被指示分开坐,也不见有行动党的领袖出声,这已显示一旦民联执执中央,大马会是什么的情况。”   他挑战,民联把落实伊斯兰党的断肢法、以伊斯兰治国,作為大选竞选承诺,让人民选择。   “国阵已经表明不要断肢法,因此投票时,人民,包括穆斯林和非穆斯林可以很清楚做出选择,过后就不会有争论,因為少数服从多数,否则民联在执政后才為此课题争论,对人民不公平。”

Wednesday, September 12, 2012

民联执政雪州过后,一直骑劫雪州的资源


(吉隆坡12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秘书拿督郑有文炮轰,雪州工业大学财务管理不当,从2009年起连续3年出现亏损,已显示民联雪州政府连一间大学都管理不了,根本没有能力管理一个政府!

  “雪州大臣卡立自称自己是一名企业家,可是一间收费的大学,他都可以做到一团糟,连亏3年,到底他有什麼可以做?”

  他指出,民联雪州还一度声称可以提供学生免费教育,但是过去3年他们是以收费方式来经营该大学,竟会做到亏损,这是无法让人接受的。

“民联在执政雪州过后,一直骑劫雪州的资源,以属于雪州人民的雪州政府的金钱,花在民联的身上,包括為安华、卡立等人进行个人宣传。”

  他说,卡立於92日发表雪州工业大学并没有亏损,且允诺会在8月杪公佈财务报告,惟迄今仍不见卡立公佈任何数据,有企图隐瞒该大学亏损一事之嫌。

  2011年雪州工业大学财务报告,该大学在2008年仍有盈额,但民联政府执政雪州后,从2009年起至2011年,该大学已亏损5400万令吉。”

  他说,雪州大学在2009年的亏损约1200万令吉、2010年亏损300万令吉,到了2011年亏损增至3900万令吉。

  “贪生怕死的大臣和一眾行政议员,至今天也不敢公佈财务报告,是因為怕人民知道民联州政府连一所大学都管理不当,又岂能管理雪州的事务!”

  他继续炮轰说,雪州工业大学是由雪州政府所管辖,同时雪州州务大臣卡立也是该大学的董事主席,雪州政府绝对有权利要求雪州工业大学今后豁免学费,但是他们不但没有办法提供免费教育,就连营运也有很大的问题。

  “假如民联雪州政府连在本身所管辖的区区1间大学内,都没有办法落实本身的政治主张,民联又如何取信於民,会有能力让全国的高等学府都提供免费的高等教育措施?”

  他炮轰说,民联最会用诡辩的方式来转移焦点,已暴露出民联的政治承诺不可靠的一面,因為民联乱开政治支票,却没有履行责任的不良记录很多。

  “如果民联已经执政雪州4年,都没有办法落实以前的承诺,如今又夸口要落实免费的高等教育制度,可是却没有办法从州政府所管辖的区区1所大学开始做起,恐怕又是另一个捞取选票的伎俩。”

谴责寄冥钞予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蔡细历医生


(吉隆坡讯)

马青总稽查拿督郑有文博士,强烈谴责寄冥钞予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蔡细历医生的行为,并形容有关做法是懦夫所为,同时也玷污了华教的声誉。

他说,蔡细历接获的恐吓信,信封內附上冥钞及一篇董总主席叶新田详述申办昔加末独中过程,及驳斥蔡细历內容的新闻剪报。

郑有文说,有关寄信人的行为低俗,而且与流氓无异。

“马华是不会因此向发出恐嚇信件的匿名者低头,反而会站稳一直以来维护华教立场。”

“更甚的是,寄信人在这起事件中,企图把华教牵扯在一起,不过这不但帮不上华教的忙,反而玷污了华教的良好声誉!”
郑有文认为,有关人士如果对蔡细历有任何不满事项,应该通过正确渠道申诉,不应采取消极与低俗手段,助长暴力文化。

他说,虽然蔡细历表示不会就这起接获恐嚇信,向警方备案,但这类事件应该受到社会人士谴责及遏止,尤其是涉及华教课题。

Tuesday, September 11, 2012

白米换番薯


郑有文(左)移交献捐予孙福宫,中为主席柯福春,右为黄石俊

(巴生讯) 雪州人民受促关注达南土地交易课题,阻止州财富疑被滥用的事件一再发生。

 班达马兰州选区国阵协调官拿督郑有文博士说,马华一再揭发被形容为“白米换番薯”的达南土地问题,然而雪州大臣不但没有正面回应,也不敢接受挑战公开辩论,显示在逃避问题。

 郑有文认为,身为州政府最高负责人的卡立,只要把真相交代清楚,再由人去判断就可解开谜团,不必另请4名与土地课题无关的潘俭伟等人士当“官方代言人”,做挡箭牌。

 “论资格,身为雪州经济顾问的安华,比该4人更有资格够代表州政府,为何前者噤若寒蝉?”

 郑有文是日前出席班达马兰第一区孙福宫晚宴,如是指出。

 他说,马华揭发达南土地课题无关政治。由于涉及雪州资源,身为纳税人和大众利益,任何一方都有权提出质问,避免州财富被滥用。

 他说,马华较早前揭发,在达南课题的13个地段中,有些超过60%的“土地”是被水所覆蓋、水塘或废矿湖,令人质疑如何符合经济效益。

 “如果卡立认为州政府向达南追討总额高达3亿9700万令吉债务中,所有交易都是光明正大,那么卡立就不必逃避公开辩论,以便清楚向人民做出交代。”

 “此外,马华青年专才局主任拿督蔡智勇,日前再揭露雪州民联政府以高出2亿3200万令吉的价格,即3倍价格,2010年向达南集团购买6片位于乌鲁雪兰莪县武吉布伦东2的地段。”

 另一方面,郑有文在晚宴上,宣布献捐1000令吉与牌匾予孙福宫,并赞扬孙福宫在推广正信不遗余力。


 此外,他呼吁民众提高警惕,勿信“邪教”或过度迷信,以免“7人闷死小童”事件重演。

Thursday, September 6, 2012

事情发生后会用各种借口来隐瞒,再来便是推卸责任给前朝,最后就是封口令拒绝回应,以为这样就能瞒天过海。



(吉隆坡6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秘书拿督郑有文揶揄,民联的雪州大臣卡立对于达南集团的稽查报告一拖再拖,更已不只一次“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很明显该分报告含有“不可说的秘密”,卡立是希望直到大选过后才公布!

  他炮轰说,卡立由去年年中已一直说要公布报告,但是却不懂到底是报告“难產”,或者是卡立本身故意有事隐瞒,还是雪州根本没有要做报告,只是企图一拖再拖,拖到人民忘掉了这起风波。

  “民联做事手法都是如出一彻的,即事情发生后会先用各种借口来隐瞒,再来便是推卸责任给前朝,最后就是封口令拒绝回应,以為这样就能瞒天过海。”

  他挑战卡立,如果报告没有问题,為何不直接公布内容,以示清白?如果案件没有内情,為何卡立身為资深的领袖,会害怕接受副农业部长蔡智勇的辩论挑战?

  “雪州政府手上的资源是全部属于雪州人民的,可是民联却将整个雪州当作是自己的,钱财乱花,这已完完全全辜负了雪州人民的委托。”

  他也说,针对雪州政府在州国庆倒数活动未邀苏丹出席,而让民联实权领袖安华“骑劫”一事,身為大臣的卡立还是一直在“闪”,也未正面向苏丹道歉,进一步显示卡立的无能及软弱。


  他讽刺说,在卡立中此事只是小事一桩,但在雪州人民眼中,卡立企图让安华取代苏丹作為典礼的主宾,是大家都不可以接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