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Friday, June 25, 2010

雪大臣TAN SRI KHALID 遭「逼宮」

企业家从政的悲哀
(吉隆坡24日訊)

在人民公正黨實權領袖拿督斯裡安華夫婦出國期間,一直暗潮洶湧雪蘭莪公正黨突然傳出「逼宮」行動,包括盛傳有15名該黨國會議員聯署,準備推翻雪州州務大臣丹斯裡卡立。

傳言指,一批以公正黨副主席兼鵝嘜國會議員阿茲敏阿里為首的15名該黨國會議員,準備聯手「逼宮」,迫使雪州大臣卡立下台。

公正黨目前共有25名國會議員,若真有15名國會議員聯署倒卡立,相信是卡立這2年來所面對的最大政治挑戰。

消息指稱,參與「倒卡立運動」的國會議員包括格拉那再也的羅國本、加埔的馬尼卡瓦沙甘、直落甘望的卡馬魯巴哈林、安邦的祖萊達等。

多名公正黨國會議員今日在國會受媒體追問此事時,儘管紛紛做出否認,但並無否認黨內確實存在不滿卡立的情緒。

其中,關丹國會議員兼公正黨選舉主任傅芝雅在受詢時,耐人尋味地表示,雖然15名國會議員聯手逼宮的消息並非實情,但關於黨內有人不滿卡立的說法,卻「不是沒有根據」。

不滿聲音浮出檯面

事實上,卡立自2008年308大選後上任以來,黨內對他不滿的聲音,一直都時有所聞。上個月在哥打峇魯舉行的公正黨代會大會上,不滿卡立的聲音開始浮出檯面,不少中央代表接二連三批評卡立。

不過,安華和旺阿茲莎身為公正黨最高領袖,卻表態繼續支持卡立的領導,也讓這股「倒卡立」的暗流,一直都在公正黨高層的調解下沒有進一步升級。

而今次新一輪的逼宮危機之導火線,是源自本週二晚上,卡立突然宣佈撤換政治秘書,由旺阿茲莎的政治秘書法依卡,取代其原有的政治秘書聶納茲米。

次日,阿茲敏也突然呈交辭職信,辭去雪州發展局主席一職。到了今天,15名國會議員聯手準備推翻卡立的消息便盛傳開來。身為傳言中的主角阿茲敏在受訪時,卻矢口否認與任何其他國會議員推翻卡立。

他也否認,辭去雪州發展局主席職,與這起「倒卡立運動」有任何關聯。

他說,若要推翻卡立,應在308大選剛完成後就展開。現在距離下屆大選已近在眉睫,大臣的任期也所剩無幾,不可能選在此時推翻卡立。

當記者進一步追問,究竟是否真的有一場會議時,他反問:「一定有,否則哪來15名國會議員?」

另一方面,傅芝雅指出,關於15名國會議員聯手推翻卡立的傳言並非事實,但有人不滿卡立領導的說法,卻並非空穴來風。即使是卡立本人也曾承認,處事時會忽略黨內的同志。

不過,她認為,公正黨的領袖不會以激烈手段推翻卡立。出現這項傳言,也可能與國陣有關,因國陣不斷以各種手段試圖推行雪州政權。

此外,峇都國會議員蔡添強、梳邦國會議員西華拉沙及班底谷國會議員努魯依莎,則矢口否認這項傳言。

Friday, June 18, 2010

刘天球不应“宽以待己,严以律人”。

马青巴生区团团长郑有文认为,如果民联是如刘天球所说的是民主政府,刘天球就应该针对其本身“开空头支票”,无法兑现大选允诺而引咎辞职。

他说,刘天球常把 “民主”挂在嘴巴,只是在滥用民主,企图当人民,尤其是班达马兰州选区选民是“傻瓜”。

郑有文劝请,刘天球的政治技俩只是可以用一次,不要低估巴生人民的智慧,否则被选民唾弃并被当 “球”般踢出巴生,甚至是雪州,这是迟早的事。

郑有文也是国阵班达马兰发展协调官。他是针对巴生多个地区选民,近日炮轰刘天球失职,没有实现诺言及服务人民,发表文告如是指出。

郑有文说,刘天球在处理公务上,应树立良好示范,而不是“宽以待己,严以律人”。

“不严格要求自己,却严格要求他人,这是做人的最大败笔。”

郑有文说,刘天球日前指地方政府有三分之一的主管和高级官员是某个政府党员,由于一些老树盘根的官员阴奉阳违,逼不得已下将他们互相调换。

郑有文认为,民联州政府应有本身一套的赏罚分明制度,而不是因为政治背景不同而下定论。

他说,所谓 “上梁不正下梁歪”,做为这些地上议会官员的上司,刘天球应该非常了解这个道理,他理应引咎辞职以示负责。

“其实刘天球也是在自打嘴巴,因为在民联州政府里,目前也拥有民联政党背景的官员,刘天球是否也会建议辞掉他们,以示公正廉明,大公无私呢?”

“最近传出行动党基层领袖基于刘天球表现差劲,引起党内外人士诟病,要对调刘天球和郭素沁的两人职务,从这证明刘天球的确是有‘问题。”

郑有文认为,如果民联州政府强调透明与问责施政,刘天球早就应被革职,而不只是调职。他举例,巴生市议会最近实施的自行呈报产业估价事件,朝令夕改,劳民伤财,刘天球只是轻描谈写,还表示不明白巴生人为何有这样大的反应,道歉根本没有诚意,显示刘氏两面三刀、口是心非、表里不一!

欢迎听证会复会

马青雪州州团署理团长郑有文对雪州立法议会公信力、能力及透明度特别遴选委员(SELCAT) 将在近期再度召开盗沙事件听证会表示欢迎,并认为这有助于该会摆脱被指“保帅”之嫌。

郑有文指出,由于SELCAT听证会还没有结论便休会,难免人民会怀疑KSSB沙石涉嫌舞弊事件并“没那么简单”。因此SELCAT主席邓章钦表示,听证会可能将在下星期复会,是一项正确的决定。

“ SELCAT之前曾被指不够独立,并企图转移视线,把目光集中在KSSB管理弊端,被指有维护大臣之嫌。”

他说,由于雪州政坛盛传大臣因为偷沙事件,遭到党内自已人“逼宫”,因此听证会半途煞车,难免令人感到怀疑。

郑有文也是国阵班达马兰州选区发展协调官。他表示,SELCAT听证会今次复会应该逐一厘清疑点,避免予人感觉民联有“保帅”之嫌。”
针对现阶段人民受促别先下定论,别把KSSB沙石事件当做“丑闻”,郑有文认为,只要一天相关疑点还未厘清,即表示KSSB尚存弊端,人民不可能把沙石事件当做“一桩美事”来看待。

Sunday, June 6, 2010

采沙公司派未来钱,有违“还富于民”施政。

马青雪州州团署理团长郑有文表示,雪州采沙石公司成立不到一年便变摇身变成“财神爷”,大派花红人人有份,对大企业管理出身的大臣卡立来说,无疑是最大的讽刺。


他说,卡立不时强调他在经济管理上表现出色,还喊出“还富于民”口号,人民也“放心”把州财富交给民联政府管理,但摆在眼前的事实证明,大臣机构 属下的采沙公司竟然是“财神爷”,刚成立4个月就慷慨大派2个月花红,其中执行董事蓝里更在2009年的获得8万2000令吉花红,令人惊叹不已!

郑有文认为,在经济尚未走出低迷时刻,雪州采沙石公司这种“一掷千金”,把州财富当花红大派的做法,是否符合雪州民联政府的撙节施政?

“更令人感到惊讶的是,该公司的高层是由州政府委任,并由卡立亲自签字批准发给聘书,但事件被揭发后,竟然没有一位高官首先引‘疚’辞职,还诸多藉口企图逃避责任,证明民联所强调的问责施政,只是取悦人们的口号。”

郑有文说,行动党此刻应学习加埔国会议员马尼卡华沙甘般大义灭亲,不畏强权,挺身表明立场,而不是噤若寒蝉。

他说,为了确保采沙公司不是孤立事件,州政府,尤其是卡立本身必须彻查大臣机构属下的多家公司,没有如采沙石公司般出现“先派未来钱”的情况。

他说,民联执政雪州显得问题多多,行政议员差强人意表现,反映出民联雪州政府之前所发表的政绩,充其量只是美丽的数字和不切实际的口号。

“人民应该看清楚事实,下届大选不再投选民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