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Tuesday, September 29, 2009

蔡细历言不对心

婉婉 9月14日 傍晚 7点42分

我真的不明白,遭纪委会开除党籍的前马华署理总会长蔡细历一再的公开踩马华,骂马华,扁马华,抨击马华,却另一边厢要回马华,想做马华的船长(因为他骂翁诗杰不懂得扮演船长的导航角色)。

唉!你今天把马华踩到一文不值,万一你做了马华的总舵手又如何自圆其说呢? 蔡细历周五在八打灵再也一家酒店,接受《当今大马》中英文版和网络电视的独家专访时,把国阵在308大选后8场补选内所蒙受的7场败绩,一句:华社已经“不那么在乎马华”,全都算在马华的账上来了。把华裔选票不投国阵归咎于总会长翁诗杰的领导。

蔡细历同时也说:现有的党争已经为(马华)带来许多伤害,可是,他却忘了这一场党争是誰开始点燃的?又是誰?从一开始就没有安份守己的扮演好老二的角色? 蔡细历更一再的强调,也公开承诺,一旦“倒翁”成功,蔡派将会奉行集体领导,绝对不会秋后算账,对付挺翁派成员。可是却言不对心的抨击,那些围绕总会长身边的受委领袖皆是“盲从之母”(Mother of Yes Man)。

他也说那些受委领袖,现在有司机和车载送,人们会开始问他们到底是从哪里获得这些利益?他们已经变成“盲从之母”。 可是啊,蔡细历啊,蔡细历!你有没有看回那些围绕在你身边的所谓支持者,在你已经不是部长,已经没有官职,甚至也不是州联委会主席的这一刻,还那么的卖力捧你,他们又是什么呢?“盲从之父”(Father of Yes Man)?

我们可不可以说:他们今天之所以会变成“盲从之父”,是因为今天他们没有被委任,没有官做,没有司机和车载送,所以把这赌柱一次过全压在你身上,你赢即也是他们也赢,从此再恢复以往的有司机和车载送的日子。 蔡细历及他的一班“盲从之父”,口口声声说是爱党救党,可是今天的一切所做所为,却是在把这个党摧毁,殘踏到体无完肤!

马华党员和中央代表们,醒醒吧!爱党不是挂在嘴巴上的,救党不是用“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方式去搞对抗。即使给你赢了又如何?剩下的只是半壁的江山啊!

“煮豆燃豆簊,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黄家定入主柔佛州引爆决裂!!!!!!

黄家定入主柔佛州引爆决裂
蔡细历:他不适合领导华社
黄凌风 3月31日 下午 4点33分

选后入主柔佛州的决定,让马华前副总会长蔡细历与马华总会长黄家定公开决裂!蔡细历 今日炮轰黄家定亲自出任柔佛州联委会主席,目的就是要分裂蔡氏在该州的势力,更直指黄家定可能适合领导一个政党,但是却不配领导华社。本月25日起接任马华柔佛州联委会主席的黄家定,昨日在主持首次会议后宣布柔州联委会改组后的新阵容,把早前受委为顾问的蔡细历除名。此外,黄家定也安插本身的人马入主柔佛州联委会关键职位,包括对调原任州副主席何襄赞和原任州秘书郑修强的职务,以及委任原任组织秘书邓文村取代卷入公寓门亮枪风波的刘德贤,转任州财政。郑修强和刘德贤皆是蔡细历的中坚支持者,黄家定所宣布新阵容被视为是以明升暗降的方式排挤蔡细历的人马。蔡细历在今年1月爆发性爱光碟风波后,宣布辞去马华副主席和柔州主席职,由原任署理联委会主席陈国煌暂时接管柔佛州。他今日在接受《当今大马》电询时表示,已经收到许多区会领袖和柔佛议员们的投诉,他们皆不满黄家定接掌柔佛州联委会主席。黄家定放弃其他输掉州属蔡细历说,虽然黄家定身为马华总会长,有权力到任何州属担任主席,但是后者选择在此时出任柔州主席,却属于不合时机之举。黄家定说,他不要担任部长,是因为要重建马华。但是,柔佛州马华在本届大选获得超过85%的胜利,是最不需要黄家定来领导的州属。但是,他本身领导的森美兰州只输剩下一个议员,更需要他老人家的才华和组织能力。他也可以去雪州、霹雳和联邦直辖区。根据我所了解,他在昨日的会议上表示,他要确保柔佛州这个堡垒,不会在下届大选沦落在反对党的手上。这番谈话意味着,日后有任何成就,就是归功于他的领导。所以,结论就是说,他已经放弃了其他输掉给反对党的州属。蔡细历也以措辞强烈的语气抨击黄家定,选择出掌一向来非常团结的马华柔佛州,目的就是要制造分裂。因为我有一股势力在柔佛,因此他进来之后,将会有人不喜欢我的人,到时候将会出现分裂。根据《东方日报》今日报道,蔡细历昨晚在双溪大年出席一项活动上,也公开放话形容黄家定作为一个天兵,勿把任何事都当作理所当然,假如他在接管柔州马华后,搞分裂或小集团是没有意义的。领导层不肯检讨以免人头落地他也批评说,虽然有一些人认为黄家定可能有能力领导一个党,但是却绝对没有能力领导整个华社。接受英文教育的蔡细历,也以英文重复其说法,he may be suitable to lead a party, but definitely not to lead the chinese community
询及黄家定没有能力领导华社有何根据时,蔡细历回答说,如果他有能力领导华社的话,国阵就不会输到那么惨。他们整天在怪巫统,但是你是代表华人,却不能够反映华社的不满,没有反映华社不能接受希山慕丁举马来短剑,没有反映巫统议员把国会当作游戏。黄家定无法有效的领导华社,如何作为华社与政府飞沟通桥梁?这使到巫统认为华社没有问题。《当今大马》曾经在上周六独家报道中,引述一名马华中委的匿名谈话,透露说马华在上周四和周五举行的脑力激荡会议上,把国阵及马华在本届大选的败因完全归咎于巫统,却不肯探讨检讨党内既存的弱点。唯马华妇女组主席黄燕燕却否认这项报道,指马华把败因全归咎于巫统,是一项很严重的指责。蔡细历认同说,马华领导层根本没有针对败选进行自我检讨,因为如果自我检讨的话,很多人头就要落地。询及他是否同意黄家定应该为大选败绩引咎辞职时,蔡细历笑说,党选要到了,这给中央代表决定。我讲了也没用,他也不会辞职的。当记者再三求证其激烈的批评是否可以见报时,蔡细历强调,当然可以,我昨日与中文报也是这么说,我一向来都是有话直说的。

Friday, September 25, 2009

malaysiakini:槟州人民的悲哀“骂工一流,做工不能”的首长与州政府. Pemerintah Yang Bodoh dan Bingai


槟州港务局主席陈清凉揶揄林冠英自打嘴巴,“骂工一流,做工不能”,因槟城港口业绩与州内经济系系相关。她是针对林冠英指槟城港口吞吐量下降24%,需要拯救槟城港口的说法,发表文告作出回应。她指出,一个港口的吞吐量全赖有关区域的经济发展与投资,所以槟城港口的吞吐量与槟州工业与制造业的投资,绝对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林冠英刚上任的两个月,就宣布找到100亿令吉外资;而根据投资槟城执行委员会主席李家全指出,槟州今年首半年的投资额记录仅达10多亿令吉,足见林冠英领导的槟州政府管理不当,才会导致外资急降。”她希望林冠英不要再找借口,把责任推说是世界经济不景,而且之前也把前朝州政府找回来的100亿外资之功绩,占为己有


同时,她炮轰林冠英所提出的数据有误,因所谓的槟城港口第二季报告,并未加入6月的吞吐量;实际上,确实数据应是增长13%,并非下降。她揶揄说,早前提出有关错误数据的官员已在事后做出纠正,但是林冠英却没有调查清楚的情况下,发表有关声明,可能是贵人事忙,也可能是故意吹毛求疵。


她说,林冠英应向槟城港口有限公司求证,再不然也可向港务局确认;不过,如果林氏看不顺眼身为港务局主席的她,也大可向身兼港务局董事的槟州秘书再纳确认。“国阵执政槟州时,外资成绩单是蓝色的,而且还让民联接手了100亿令吉的外资;但今年首半年的投资额仅达10多亿令吉,整张成绩单明显变成了满江红。”她也回应“2009年9月将建竣瑞典咸码头沦为空头承诺”的说法,表示目前9月尚未结束,林冠英迫不及待“落井下石”、“推人下井”的心态非常不正确;而且当她接任主席职时,有关计划已停工18个月,所以她已尽量挽救延后的工程,总经理甚至在开斋节也没拿假,每天督工赶工。


因此,她奉劝林冠英,不要整天把问题政治化,也不要整天骂人,导致吓跑外资;不然,拥有这种“骂工一流,做工不能”的首长与州政府,真是槟州人民的悲哀。#

Tuesday, September 22, 2009


马华雪州联委会署理主席拿督廖润强呼吁,蔡派人马凡事应以理性角度设想,不要钻牛角尖,这样下去仍旧无法彻底的解决问题。他强调,中委会所作出的决定都以党章为依归,一切都符合党章所赋予的权利。
“蔡细历不应通过媒体隔空谩骂、指桑骂槐、制造乱局,扰乱中央代表们的判断。既然总会长已经毅然全盘接受蔡派的提案,但是蔡派却一而再,再而三的转移视线,不断指责总会长“滥用党章”、“弄权”等,这样只会引起更多的混乱。既然中委会已网开一面为蔡细历减刑,为何他们不能欣然接受,反而却不断制造课题呢?”

他说,根据党章45.24条款,中委会必须得到出席会议的三分之二中委的同意才能暂停或开除中央代表票选职员的党籍。该最终决定则是完全依据所有出席中委会中委的集体意愿,而并非如蔡细历所指的沦为总会长拿督斯里翁诗杰的“一言堂”。
“无论如何,一切的争端,最终必须回到特大,让所有中央代表去表决。中委会的决定不能超越2377名中央代表的最终决定。”
他续称,
希望这一次特大后,一切事情可以做出最后的了断。不管结果如何,他衷心呼吁所有党员重新归队,上下团结一致,全力支持马华重振旗鼓,朝改革之路迈进。

马来人在朝,华人在野的政治景观!!!!!

文:林钊盈

一直以来,我们都在谈论国家民主的进展、平等与人权,尤其是知识分子,对于这类课题的讨论,显得特别积极。记得有人指出,知识分子便是社会的眼睛、社会的良心,一语涵盖了知识分子所扮演的角色。
自从我国出现两线制雏形之后,这类的讨论频频以批判霸权的形式出现,配合了当前的政治局势,而非常受落。从一些讨论中,我们不难梳理出,不少评论人都对民联的崛起寄以厚望,相信两线制的形成,可以促成民主与公平的大环境,一如国外的政治制度一般。
持续改革力量

国人有这样的想法在情理之中,他们对国阵施政的不满,这里不必赘言。但是,我们需要探讨的是,任何形式的改革,不能由单一种族来完成,而必须整合全民的力量,尤其是3大种族的共识,才有望达到成功。
308大选的成绩,清楚表达了人民求变的思维,其中华人表现最为积极,成为求变的一股显著力量。在一些华人区,国阵华基政党的支持率,剧跌到15%至35%之间。马来票基本上维持在“半壁江山”的局面,因此分析改革的前景,绝难脱离这个政治现实。倘若华人持续改革的力量,舆论下定决心撑起民联,那么我不妨大胆预测会发生什么情况。结果是国阵的华基政党力量持续削弱,甚至是议席的数量或沦为可有可无,反对党则将从中得益。

另一边厢,马来舆论界的动向,也值得我们关注。他们已经大量书写非马来人得寸进尺的要求,这些或可稍微增加巫统的力量。况且,华人的选票大量集中于反对党,也间接影响马来人的政治取向,而使得选票回流巫统。

影响政治取向

即便巫统的支持率没有增加,以目前半壁江山的局势,巫统恐怕无法单独执政,届时巫统极有可能寻求其他政党的合作。说到马来人的纯度与文化,在众多政党中以回教党为最高,巫统把她视为首选,完全不出奇。况且,双方早前有意无意亮出的巫回会谈,明显有迹可循

当然,要回教党抛弃民联确实不易,但是他们留在民联所面对的矛盾,例如和行动党的激烈矛盾、和公正党争抢老大的地位等,都是极大的排斥力。回教党一旦和巫统结盟,马来人大团结的景象陡然出现,形成马来人在朝,华人在野的政治景观。

回巫会谈非偶然

虽然目前仍然还没有这样的条件,但不能保证将来仍然是天方夜谭。巫统和回教党的高层嗅觉灵敏,一早便察觉这种可能性,因此巫回两党会谈的动作,绝非偶然。

当然,许多人会质疑这未免危言耸听,但是我要重复我一再提出的论点。


第一,华人单方面的求变取向,将让回教党壮大。大家不必对这个论点感到匪夷所思,最近几场补选的成绩,已经用事实解释了我的分析。

第二,马来人虽然动心,但是显然还没有下定决心把前途交给民联,因此华人持续选择民联,或最终造成马来人在朝,华人在野。

第三.马来人出走的选票大致上是因为反对贪腐,也反对财富分配不均,没有一丝抛弃土著固打制、追求民主公平的强大意愿。这个态度也可从回教党的代表大会中看出,他们仍然主张维护马来人的利益。因此,只要巫统拿出马来人大团结,巩固马来人议程的大旗,巫回合作在旗帜下一拍即合,也不是完全没可能。

因此,我们有必要了解这种趋势,任何的求变,华人绝对无法单独完成。
选民如果无法确认其他族群愿意求变,那么就有必要衡量在朝的华人力量,是否有必要一再削弱下去。

Monday, September 21, 2009

维护民主,遵从程序, 少数必须服从多数!



减刑是阴谋或民主?
何启斌 20-09-09

由全国中央代表选出的中央委员会(中委会) ,决定把会长理事会的先前议决:开除蔡细历党籍,修改为 “冻结党籍4年” 。这是一项折衷性的减刑方案,主要在于遵从许多中央代表们的要求,符合民主程序。

对于会长理事会,这不算是“不信任” ,而是证实其“判刑” 的正确决定,只不过是不同意“开除” ,所以决定“冻结党籍” 或减刑。中委会的决定受到大多数的委员一致同意,除了1位“弃权” ,3位“退席” 。从记者招待会的照片来看,中委会“站(坐) 在一起” ,同心协力共进退,准备面对蔡细历的个人挑战!

肯定的是,以上的减刑决定,会把党争大幅度降温对党团结有决定性作用,应受到中央代表们完全一致接受,不容置疑。马华不会再面对可能的“分裂形势” ,除非代表们相信了蔡派人马的“阴谋论” 。蔡派人马,不接受中委会的民主决定,还把它指责为“政治阴谋” ,是要阻止蔡细历重出。

蔡派人马说此举目的要;毁了蔡细历的政治前途。蔡派人马忘了蔡细历不断地宣称要 “生为马华人,死为马华鬼” ,只要求继续成为党员无他想。现在中委会已经符合了他的心愿,把“开除改为冻结”,蔡细历不就是党员了吗?性光碟案”他有错,受刑罚被冻结,理所当然,何以来“阴谋” ?蔡派人马的指责,再度证明了他们还要“重出江湖” ,要“夺权” 的企图。

中委会由代表们选出,代表了多数中央代表。这个是马华的“民主程序” :代表制的体系,也充分的体现了民主精神。如果中委会的这个“减刑决定” 是一项“政治阴谋” ,那么,他们也必须要面对中央代表们的“最后裁决” ,这就是代表大会的权力。它可以是“常年大会” (AGM)或“特别代表大会”(EGM) ,如一些少数代表们 (800多名) ,所要召开的特大那样。党中央也应此民主要求,筹备在10月10日召开。这也符合民主程序啊!何来阴谋?谁制造了这些阴谋?“民主程序” 变阴谋,何为?欲夺权?

党内如果有任何阴谋,这应是蔡细历不断在制造,多次在渲染,才有今天的恶劣形势和乱局。好了吧,蔡派应“见好就收” ,别再搞局了。代表们也应以党前途为重,为了党团结同志和气,让中委会去执行其任务。如果还要特大,请让代表们表决 :“一致支持中委会的决定” ,别再节外生枝了。马华不能再分裂了,党必须要重建,还要团结,更要民主。

维护民主,遵从程序,
少数必须服从多数!
捍卫党的尊严和传统

“马华是民族先锋,我们是国家栋梁” 。

Saturday, September 19, 2009

假博同情真夺权 ! 何启斌 18-09-09

蔡细历全国走,大谈“生为马华人,死为马华鬼” ,令许多中央代表感动,正准备把票投于他。这个“退百步,进百一步” 的策略的确有效,连一些中委会成员都被它软化。所以有一些人认为必须在中委会上,对他“减刑” ,或只判他“冻结党籍” ,取消先前的“开除党籍” ,另个理由是这招可以软化中央代表在特大对翁总的反感。
表面看来,这个分析正确,深一层去看,它完全错,还是大错呢。何以见得?理由如下:
1. 蔡无诚意。蔡细历至今尚未提到要求“取消” 特大内的任何条件。如果他是真的“只要回家(马华) ” ,为什么完全不提改变特大的条文?可见其所谓的“死为马华鬼” 的言论,纯粹是“博取同情” 的手段,完全无诚意之举。任何相信他“只要回家” 的领袖,必然会最终后悔,甚至会被他“干掉” 。
特大内的第一条文“白纸黑字”,明显要把翁诗杰给“干掉” 。如果蔡细历只要“回家” ,为什么不要“即刻” 向中央代表请求取消这个“议程” ?

2. 难安现状 。蔡细历不可能安于现状。其野心勃勃必再大干几场。马华可以再面对几次这样的“几场斗争” ?别忘了,这次特大的“基础” 建于“恨” 。证据是:投不信任票。如果不恨,何必要赶走翁总诗杰?这个“恨” 难消,不弃,仍在。因此翁蔡之争,必永存直到其中一人退。马华只剩15个国会议席,已半死不活了。

3. 分裂继续 。国阵主席那吉肯定要挽回面子。所以他还会继续委任蔡细历为国阵全国联络主任。别忘了,这个才是整个“翁蔡斗争” 的最后导火线。因为蔡细历“随棍上” ,利用此职位到全国马华去搞“反翁活动” ,准备夺权,翁总岂可不反击?那吉先失算,不知会有此劣果。现在他要回面子,还需委任蔡细历。马华呢?将永无宁日,继续分裂。

4. 开除理事会。如果中央委员会对蔡细历“减刑” ,就直接对总会长理事会投不信任票或要把它给开除。中委会有这个权力,也可以这样作。对于翁诗杰,是最大打击,会长理事会必须总辞。要“对蔡减刑” 的中委中了“蔡的魔道,魅力和媚眼” :失去主见。

5. 特大蔡全胜 。翁派人马的天真的认为:减刑后,特大翁总机会好,还赢。;错了!当中央委员会“决定减刑” ,代表们肯定会认为“翁诗杰失控” ,不再主导。他们必会在特大时倒向蔡细历,这个才是“权力斗争” 的“真谛” 。代表们不会支持“败者” 或“犹疑不决” 的领袖。当年李金师开始一说“不打” ,他已经败了。所谓“三打三不打” 是后来的“插曲” 而已。1993年安华也在表态“打嘉华巴巴” 后,大部分代表即刻公开支持:不打而胜。

翁总错在开始“独裁,武断,和霸道” 。蔡细历又如何?同类中人。两个都是“鸵鸟蛋” ,够硬,所以硬碰硬,岂能不破?也破。马华中央代表们,现在唯一的解决方法是:选择其一,而全力支持他!古人说:择善而固执之,善也。少了团结的马华,将任人宰割啊!别忘了过去的斗争历史。去问问前总会长李三春巴。

Friday, September 18, 2009

翁诗杰是马华浴火重生的契机


你可以说翁诗杰英雄气短,你也可以说翁团队不足;不过,难以说,翁没有原则。国阵各成员党内忧外患,巫统继续操弄种族宗教情绪课题,博取马来人最后的同情;马华勇于内斗,当权派意在“清理门户”;国大党的三美回魂有术,重返换汤不换药时代;民政党在无法影响国阵与巫统开放门户的窘境下,显然失去斗争的方向。

看来看去,仍然坚持支持马华的华人似乎看到马华还有一线微弱的希望。这个巨变的年代要找到一个着重原则的领袖,特别是国阵既定权利架构内,既得利益与斗争一体化已非易,已是公开的秘密。谁能重新界定利益与原则的藩篱,让马华重新出发,肯定的翁一个人不能,既使翁派获胜,也难以扭转乾坤,这是大局所趋。问题是如果蔡派获胜,马华与仍然坚持支持马华的华人,连买个希望的机会都没有!实际上,在民主议会两党制的感召下,马华在这个关头的确能够扮演一个稳定与催化甚至平衡两线制的出炉。

在既定利益的右左下,没有人能预知两三年后的全国大选,以种族为基础的国阵成员党失去斗争方向后,重新定位之前的过渡时期,我国的政坛预见的权力的转移会如何发生;显然的,巫统仍然抗拒这样的巨变,既定利益的驱使下,还是守住单一种族与宗教的权术操弄的策略;马华则身不由己沦为夹心人,在改与不改之间的犹豫,还能把持多久。“不改”肯定是死路一条,“改”还是看到一丝曙光。老树盘根,执政了超过半个世纪的种族政党的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阶段,“不改”会猝死,“改”要趁早,不要等到只剩下的约30%的华人再次蝉过别枝,树倒猢狲散,那时的马华真的要却哭无泪,无语问苍天了。对于大多数已放弃种族政党路线的华人,马华党争的意义已不大,问题是马华能重振旗鼓吗,能够浴火重生吗?这样的问题只有马华党员,特别是2400中央代表才能决定,这是一个良知与利益的“煎熬”,以便重新争取部份华人社会的归队,不致于造成两线制的一面倾斜。这可能是这次马华党争放在马来西亚政治变迁引发的大格局视野。内外交瘁,速战速决,翁派的背水一战,让马华浴火重生,还是与其他种族伙伴政党一道走进历史的终结?

10月10日的马华中央代表特别大会,昭示的这场马华世纪决战,不再是翁诗杰与蔡细历个人或派系的去留问题,决定的不只是马华的命运,也是马华是否还有给予自己一个最后的机会重建能力与社会公信力,去挽回仍然相信种族政党的华人的委托。这才是现阶段马华要重生的历史性挑战。

它的结果同样昭示着,这一群马华代表的智慧“定义”是基于既得利益的延续,还是果敢抉择原则的斗争目标,让这个全球第三大华人政党还有一个明天。

Wednesday, September 16, 2009

总会长以大局为重,一次性解决马华党内纷争


马青署理总团长拿督马汉顺州行政议员欢迎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翁诗杰尊重和体恤基层的意愿,当机立断,力促马华召开一个特大,尽速解决马华党内目前的僵局。

“总会长为求快速解决党内纠纷,顾全大局,果敢接纳蔡派的所有提案,是他一贯敢做敢为的作风,勇于面对任何挑战。”

马汉顺说,我们感谢总会长体恤中央代表面对舟车劳顿的疲惫,特别是外州如东马的中央代表,决定召开一个特大,一劳永逸解决马华目前的纷争。”

“虽然基层对总会长的决定出人意表,但这不失是总会长以大局为重,一次性解决马华党内纷争,我们中央代表都乐见其成。”

马汉顺说,尽快召开特大是杜绝马华分裂恶化、解决内部矛盾的最佳途径。他希望两派支持者勿造谣节外生枝,维护党的尊严和威信,一切就等待特大举行时,由中央代表以手中一票,以民主的程序去表决。

他呼吁中央代表本着爱党的心,在特大召开时要为党的未来做出明智的决定。

“现在是马华生死存亡的关键,中央代表应以华社及广大人民的利益作为出发点。我相信马华所有2400位中央代表拥有足够智慧去评断,投下将决定马华走向的重要一票。”

马汉顺强调,一旦有关特大成功召开,任何一方都不能再有异议,必须马上归队,重新团结一致面对外来的挑战。//

Tuesday, September 15, 2009

终亮底牌图倒翁 - 证明一切事故絕非巧合‏!!


救蔡特大工委会经过三个星期的布署,直接改为倒翁特大,剑指中原直取翁诗杰,以推倒翁诗杰让蔡细历以署理总会长身份,接任总会长职


蔡派的这项终极目的,在这几天浮现。实际上这是蔡派的隐议程,早在三月份蔡派在前总会长敦林良实的指挥,就开始这项行动。借着纪律委员会的斩蔡行动,蔡派的倒翁提早浮上台面。 目前和蔡派势力结合的力量,包括了敦林良实过去领导的老A队成员,一股商界力量,特别是在吉隆坡政商界特别吃得开的丹斯里T,更是攻势凶猛。 消息透露,敦林良实最近频频召见旧部属,说服参与倒翁行动。蔡细历则全国走动,接见中央代表拉票。


翁倒,蔡细历自然成为总会长马华的政治生态自然改变,交通部长换人,PKFZ丑闻盖棺定论,张庆信继续呼风唤雨,这是蔡派意料的结局。 三月就开始的倒翁行动,不过遇上翁诗杰不顾一切的斩蔡,提早爆发。由前总会长敦林良实主导的倒翁行动,不是今天才开始,就如我在三月的一篇贴文中所说,倒翁总协调陈财和与另两名大将卢诚国和余金福,在那个时候就开始行动。 因此,将六月成立的的爱国党(PCM),张庆信等人,和蔡细历联合在一起,不是发白日梦的推敲,而遇完全有根据的分析。 蔡细历阵营的大将,到今天为止,都认定蔡细历在不超过两个月的时间内,可以当上总会长,取代翁诗杰。蔡派的许多场合,或真或假,以总会长称呼蔡细历。 蔡细历昨日接受当今大马时的谈话,都是以总会长的身份来发表谈话,蔡细历的总会长攻防策略终于浮现。


自蔡细历八月底被开除之后,他和翁诗杰就展开殊死战。这场殊死战,现在到了最后关头。蔡细历终于亮出底牌,他最终的目的就是倒翁,就是他要当总会长。 蔡细历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发表的谈话,直接和简单的表露出这项意愿。 两个星期来的斗争,提案,汉奸,鹰犬,狗等谈话,都是烟幕,蔡细历的最后目标,是要倒翁,并在翁诗杰离去之后,以署理总会长之名,顺理成章接位成为署理总会长。 来自蔡营的消息说,翁诗杰是导致今天局路面的罪魁祸首,除非翁诗杰下台,否则马华无救。蔡营甚至说,即使第三股势力浮现,以廖仲莱或江作汉,都无法领导马华,唯有蔡细历是真命天子。 因此,蔡派要召开的特大,是以倒翁为首,救蔡为次。只要通过倒翁,蔡细历就是名正言顺的总会长,就可以进行大洗牌。 这也是马华党章赋于的权限,倒翁即成,就是蔡细历出任总会长的最佳时刻。


目前蔡派召特大的提案,都是以倒翁为主旨。 因此,蔡派要求召开的特大,会以倒翁为主旨。只要成功倒翁,那就是蔡细历复辟。 这场党争,都是以蔡细历出任总会长为最后目标,蔡派的人,从陈财和到卢诚国,还有支持他的区会主席,都不忌讳的说,蔡细历即将是总会长,翁诗杰是死鸡撑饭盖,撑不了多少时候。

摘自:透视大马

Sunday, September 13, 2009

翁诗杰就是那么硬!!!!!

正在猛烈轰击翁诗杰的马华领袖,已经忘记了翁诗杰曾经做过的正义好事,忘记了他在当上总会长之前揭露“华小拨款被骑劫”的事件……。
翁诗杰就是那么硬,为了人民的利益与社会正义,他勇敢的揭露社会舞弊事件,搞到自己面对各种势力的威胁,甚至自身的安全。
当时,翁诗杰勇敢将“华小拨款被骑劫”弊病公开让社会人士看清楚,导致朝野对他猛烈轰击。
然而,今天政府立下规定条例华小拨款可以直接交到华小董事会,这个成果又是谁的功劳?谁的政绩?
翁诗杰将巴生港口自贸区舞弊案揭露出来是为了向人民交代、向贪污宣战,可是却引起马华党内旧势力、外来势力结合,以如雷贯顶的强势向他攻击。
一些马华元老也看不惯这些恶势力的做法,纷纷表态、发言支持翁诗杰,勇敢、坚决不向恶势力低头!
元老们都希望中央代表们看清楚敌人的真面目,团结起来打击罪恶,打破敌人的阴谋。
马华前总秘书陈忠鸿也是其中一位站出来讲良心话的长老,相信还有更多长老会陆续发言。

Saturday, September 12, 2009

Semangat 1 MALAYSIA yang BENAR


Tunku Abdul Rahman's great granddaughter
Sharyn Lisa Shufiyan, 24


“Both my parents are Malay. My mum's heritage includes Chinese, Thai and Arab, while my dad is Minangkabau. Due to my skin colour, I am often mistaken for a chinese. I'm happy that I don’t have the typical Malay look but I do get annoyed when people call me Ah Moi or ask me straight up "Are you Chinese or Malay" Like, why does it matter? Before I used to answer "Malay" but now I'm trying to consciously answer Malaysian instead. There's this incident from primary school that I remember till today. Someone told me that I will be called last during Judgement Day because I don’t have a Muslim name. Of course, I was scared then but now that I'm older, I realise that a name is just a name. It doesn’t define you as a good or bad person and there is definitely no such thing as a Muslim name. You can be named Rashid or ALI and still be a Christian. I’ve heard of the 1Malaysia concept, but I think we don’t need to be told to be united. We've come such a long way that it should already be embedded in our hearts and minds that we are united. Unfortunately, you can still see racial discrimination and polarisation. There is still this ethno-centric view that the Malays are the dominant group and their rights must be protected, and non Malays are forever the outsiders.

For the concept to succeed, I think the government should stop with the race politics. It's tiring, really. We grew up with application forms asking us to tick our race. We should stop painting a negative image of the other races, stop thinking about 'us' and 'them' and focus on 'we', 'our' and 'Malaysians'. No one should be made uncomfortable in their own home. A dear Chinese friend of mine said to me once, "I don’t feel patriotic because I am not made to feel like Malaysia is my home, and I don’t feel an affinity to China because I have never lived there. I know some baby Nyonya friends who can trace their lineage back hundreds of years. I'm a fourth generation Malaysian. If I am Bumiputra, why can’t they be, too? Clearly I have issues with the term. I think the main reason why we still can’t achieve total unity is because of this 'Malay rights' concept. I'd rather 'Malay rights' be replaced by human rights. So unless we get rid of this Bumiputra status, or reform our views and policies on rights, we will never achieve unity. For my merdeka wish, I'd like for Malaysians to have more voice, to be respected and heard. I wish that the government would uphold the true essence of parliamentary democracy. I wish for the people to no longer fear and discriminate against each other, to see that we are one and the same. I wish that Malaysia would truly live up to the tourism spin of Malaysia truly Asia. Malaysians to lead - whatever their ethnic background. Only ONE NATIONALITY -MALAYSIAN. No Malays, No Chinese, No Indians - ONLY MALAYSIANS. Choose whatever religion one is comfortable with.

Friday, September 11, 2009

ONG TEE KEAT 被“解放” 或架空?



一些不了解政府操作的华文报界人士指:翁诗杰被内阁的新决定“架空” ,其主导地位已经被取代,可见首相蓄意要把他从马华党争中“抽出” ,不让PKFZ成为他的本钱,用来打击蔡细历。


以上的“分析” 有其根据。问题在于这个“根据” ,不符合政府常规,更和首相那吉的公开言论冲突如下:


1. 新委任的“内阁特别队伍(CABINET TASK FORCE) 主席是 KSN,国家首席秘书。其地位相等于首相,是国家行政首脑,由最高元首委任。他肯定超越任何一位部长,包括交长或财长。其理由简单:PKFZ 牵入多个部门。翁总的交通部是成员。交通部肯定 丧失了“主导权” ,因为现由“内阁主导” ,或简言之,翁总成功的把PKFZ 提升,可以更快更好解决。任何“成功” 都会记上他的账单上,因为是由他开始推动。华人社会不了解这个“常规” ,所以才有“架空” 的错误看法。翁诗杰无权调查前财长啊!

2. 首相那吉特别不满要离间他和翁总的询问。他特地否定翁诗杰被架空的说法。更为重要的是,他强调:不分背景,一视同仁调查其旋外之音是:翁诗杰不必去开罪马华前朝大老们。这个在在证明那吉坚决要“剿匪擒贼” 包括“大白鲨” 。之后,他可以名正言顺的“抓小鱼” (雪州议员) ,后正式“夺权” 。翁诗杰是他“执行” 此任务的好帮手。正如PKFZ 的过程所显示那样。

3. 形势上,这个“PKFZ丑闻” 的确是太大了:已经花了RM50亿,再搞不好可能再超越此巨款,到达RM100亿。以今天国家的财政紧局来看,那吉必须要“快刀斩乱麻” ,阻止再流血,还要重振,再把钱赚回来。这个任务肯定超越任何部长。经济危机已经伤害了我国的“财务形势” 。那吉必须要建立“威权” ,还要恢复健康财务。

华社舆论精英,这时不应再想“报复” 翁总的过失。他只是P牌总会长 啊!上任不到两年,比如年轻P牌驾驶员,如有“小车祸” ,未造成人命丧亡,可是大幸了。
以前马华有 L 牌(LEMBU)总会长梁维泮,如牛一般,把党搞的“乌烟瘴气” ,“七零八落” ,“四分五裂” ,才有所谓的3年“陈梁党争” 。
今天翁诗杰已展开了马华新的一页:剿匪擒贼,可要“大义灭亲” ,还有” “十面埋伏” 。华社精英,这时应给翁时杰 P 牌总会长一个机会,纠正改好。善哉,善哉!

Thursday, September 10, 2009

Parti Cinta Malaysia: malaysiakini


蔡派另起炉灶成立新党的指责甚嚣尘上。根据《当今大马》记者的探询,被媒体广泛称为“爱马党”(Malaysia Cinta Party)的新党确实存在,并且早在3个月前已获得注册。Parti Cinta Malaysia,简称PCM槟城社团注册官依布拉欣雅谷(Haji Ibrahim bin Haji Yaacub)今午向《当今大马》证实,这个新政党已取得注册。该党的正式名称是Parti Cinta Malaysia,简称PCM。


相信是直接向注册局总部申请依布拉欣雅谷指出,他并不了解这个新注册政党的详情。他解释说,若要注册政党一定要经过注册局总部的审核。一般上,若是由槟城人申请注册任何组织,都会先交给槟州办事处过目后,才呈交至总部批准,因此他通常都会知晓有关的申请详情。


但相信“爱马党”的申请注册是直接向总部申请,所以当总部批准后再将档案交回槟州时,基于已获得批准注册,依布拉欣雅谷也就没第一时间翻阅有关的文件。他笑说,至今还没真正详读注册文件的内容。


新党名灵感来自“泰爱泰”党?媒体今日报道,马华总会长翁诗杰在昨晚的雪直闭门汇报会上披露,蔡派在筹办召开特大推倒他的同时,已经为党争落败铺好出路,准备以“爱马来西亚党”注册组织新政党,或者与东渡西马的政党合并。翁诗杰也声称这个党名,是从泰国的一个政党的名字所得到的灵感。翁诗杰所指的泰国政党,应该就是泰国前首相塔信所成立的泰爱泰(Thai Rak Thai Party)党。在塔信遭军人政变推翻之后,泰爱泰也已经被判非法而解散。


蔡派否认,反指当权派放烟幕不过,蔡细历已矢口否认有关的说法,并表示这一切纯属谣言。蔡派特大副协调员卢诚国更认为,另起炉灶成立新党的传闻,是翁派所制造的烟幕,用意是转移焦点以及混淆中央代表的视线。范清渊否认幕后策划注册新党另一方面,已遭民政党冻结党籍3年的副主席范清渊今日也驳斥翁派的指责,否认新注册的“爱马党”是他与蔡细历在幕后所筹划。不过他不否认本身的确认识爱马党内的一些领袖


针对是否会加入这个新党时,范清渊笑笑回答,这个留待日后再说。他表示,本身是在6月20日遭冻结党籍,但是爱马党却是在6月8日已取得注册,因此他不可能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先行注册一个政党为自己铺路。


宣称蔡派逼于无奈推出C计划亲翁诗杰网站《透视大马》是引述内幕消息,指蔡派特工队展开的“救蔡特大”陷入困境,许多原本签名要支持的中央代表都纷纷倒戈,支持者人数大减,蔡派即将进行“C”计划。报道说,蔡派的“C”计划早就已经部署好,但这是他们最不愿意跑到一步计划。之前蔡派进行不顺利的两项计划是,(A)救蔡倒翁计划,(B)特大计划。而这两项计划都面对极大的困难,逼于无奈后推出(C)计划,成立爱马党。


有关报道也说,新党计划早在蔡派部署倒翁的时候已经开始准备,然而却不是他们的首选计划,对蔡派来说,最理想的还是留在马华当权


该计划有两个选择,成立新党是一个选择,但是有隐忧,蔡派担忧新党无法加入国阵。其二是,想与砂拉越民进党合作,如果民进党成功西渡,蔡派的人就会集体加入民进党成为西马领导层,可是该计划看来也告吹了。

那吉正重振国阵威权,翁诗杰是好配档 !PKFZ证明了这点


那吉借PKFZ重振国阵威权! 何启斌 10-09-09

昨天内阁决定把PKFZ调查提升到“内阁特别队伍”(CABINET TASK FORCE) ,以超越“各部门” 的高姿态,进行“全面” 的深入彻查。内阁特别强调,到时,只要有足够的“证据” ,必会向任何犯罪者提控,不论其地位多高。
首相还向访问的记者说:
请不要把我和翁诗杰来“离间” ,“我们在同一个政府和阵线,有共同的目标” 。所谓全面者,不单在“有问题” 的RM16亿而已,还要包括全部近RM50亿,包括从头超高价买地开始所花的钱至今。
全国CCID (商业罪犯调查部门) ,已经下手,会见了OC PG,也发了通告要请砂劳越国会议员“喝茶” 。不过,这还是在这RM16亿而已。相信其他有关人士还会在近期“排队上山顶” (BUKIT AMAN) ,被请喝茶” 。

那吉正重振国阵威权,翁诗杰是好配档 !PKFZ证明了这点。“海南仔”,敢,快,准又狠。“够姜辣” 。

对于马华全国的中央代表,尤其不肯把“党争” 和“PKFZ” 牵连起来者,以上的一些报导,应当起了一些新意义如下:
1.
首相那吉完全站在翁诗杰的后面,支持他“彻查,剿匪和抓贼” 。代表们别忘了,其中许多人物是马华前朝领袖。单单这个因素,便足以说明PKFZ 和马华的联系。

2. PKFZ是翁诗杰的党争“皇牌” ,他不断以此宣传,到底是否和马华有联系,不再重要。反之,蔡派无法反攻,反击。只好消极说说。代表们也难“辨别” 。


3. 还有许多前朝人物,不断找藉口来打击翁总。指PKFZ和党争无关。事实上,他们已经陷入刑事“旋涡” 的恐怖中。任何的发言都离不了“党争” 。

4.
翁诗杰已经被“解放” 。他可以全面去走全国去说服“半信半疑” 的中央代表。他肯定会在不断利用这个PKFZ课题,来建立他个人的威望。许多代表也看同。一些会改变立场,就算他们不要公开。


5. 代表们可能还会问,再下去“又如何” ?翁总可要好好回答,而不是重演以往的“鸟样” ,“或独裁,或武断,或霸道” 。他必须要彻底改变自己。不然的话,“英雄变狗熊” 。最了不起的英雄,还需要“受欢迎” 。首相曾强调这点: POPULARITY。

首相那吉有“伟略” ,要重建国阵的“威权” ,要赢回雪州及他州政权,还要确保再取国会2/3 的多数地位。
问题是:谁可以配合?翁诗杰已经证明了部分要求:可靠。但他必须是“受欢迎者” 。PKFZ 展开了第一步,再下去就要“强夺雪州” 。如何下手?

草根民意多支持翁诗杰


经过多天的风风雨雨,其实大家都不难发现,特大支持群有着非常大的差异,所谓的差异并不是挺蔡或挺翁!差异在于挺翁者大都是不活跃于政坛的马华党员及非党员,而挺蔡着大多是过气政客,又或者是之前在党选落败及不获分配官制的马华同胞。


马华特大最近的确成为咖啡店的热门话题,本以为当中支持蔡氏的居多,结果小弟试着融入他们的话题,当中出乎预料地发现挺翁的占大多数。大家都对蔡氏的所作所为感到厌倦与失望,而且他们当中不乏蔡氏的前支持者。 大家的感受与想法大致上接近,当中提及华人在大马从政已经很难,308之后更加难上加难,翁氏在这非常时期触及了无人敢问的自由贸易港课题,实在勇气可嘉,但是却吃力不讨好得罪的一大堆人,最可悲的是身为华族的同胞非但没有支持他还加以陷害,再加上民主行动党对他穷追猛打,实在有些可怜! 因为如此大家才认识到蔡氏的政治野心与手段,但是一切都太迟了,不愉快的双特大终于爆发!其实大家不难发现当中牵涉范围非常广,单单张庆信一个人就足以让整个马华陷入党争,但是当中可能涉及一些神秘人物,因为单靠张氏一个人的能力还是有限的,毕竟这个是牵涉整个马华的党争,并不是一两句话就可促成的! 以目前的状况,大家已不在乎蔡氏有多本事,这次的特大只是让一些有心人士利用为借口推翻翁氏,以满足自己的欲望与政治野心,什么改革都是自圆其说。


-- sebuah artikel dari MARCUS, sepatutnya diteliti dan didalami intisarinya.

Sunday, September 6, 2009

SATU MALAYSIA: BERGANDING BAHU MENYAMBUT KEMENANGAN


Dunia kian berubah

Perubahan melingkari

Melaksana hasrat hati

Kejayaan terbukti


Dunia yang megah

Dengan misi yang gagah

Kerana perpaduan

Kita masih bersama


Kita satu bangsa,

Kita satu Negara

Kita satu matlamat,

Kita satu bangsa,

satu Negara

Kita satu Malaysia


Bermulanya sekarang

Perjalanan dilaksana

Seia sekata sehati dan sejiwa


Membina masa hadapan

Menuju kejayaan

Kita semua rakyat Malaysia

Harmoni, saling menghormati


Kita satu bangsa, Kita satu Negara

Kita satu matlamat,

Kita satu bangsa, satu Negara

Kita satu Malaysia

Thursday, September 3, 2009

纳吉全力支持交通部长拿督斯里翁诗杰揭发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


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全力支持交通部长拿督斯里翁诗杰揭发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丑闻。
他表示,如果翁诗杰当时没有揭发有关舞弊案,反而试图掩盖整个案件,那有关案件就无法浮出水面。
首相署发表文告指出,有关当局,其中包括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PAC)已开始调查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中出现的舞弊案,因此理应让有关单位继续完成调查。
首相署是针对专栏撰稿人巴拉丹古布沙米在《星报》发表一则“Tee Keat takes the hard - but right - course”的稿,这么表示。
文告说:“政府决心坚持透明和公信力的原则,以附合其以民为先的焦点。”
该撰稿人指政府对处理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丑闻的态度不一之说法,具有误导性。
文告强调,政府决心深入调查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丑闻。
“该撰稿人指出,翁诗杰在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丑闻中似乎孤军作战,在处理此问题上只获得国阵和政府的冷淡支持。”
文告说:“该撰稿人还质问为何有关制度和提倡改革的主要角色并没有支持翁诗杰和其团队。”
翁诗杰昨晚在其部落格中表示:“虽然我坦承,在国阵内外都有一些人不热衷于当局调查该弊案,但首相肯定不是其中之一。”
他说:“首相一直不断地支持查明巴生港口自贸区计划的真相。他打从一开始即清楚表明其部门与他都会应对传媒和其他机构,以避免重叠及确保公众获得正确的讯息。”
翁诗杰补充说,作为国阵政府的领袖,首相是应该留意反对派不致将该问题政治化。
“我们已看到政府那一方面正积极地设法解决巴生港口自贸区问题,但反对派却一直在企图误导公众,以便从巴生港口自贸区问题中捞取政治资本。”
“我肯定首相是希望在调查工作进行和适当的措施被采取之际, 看到人民的利益受到保护。”
翁诗杰说:“我会亲自确保有关的目标被达致,并且是符合首相纳吉与国阵政府、及我领导下的马华的意愿。”

Tuesday, September 1, 2009

MCA: Mau Cari Angpau: malaysiakini



(北海31日訊)馬華“兵荒馬亂”之際,檳首長林冠英卻禍從口出,犯“衰多口”,一句“Mau Cari Angpau”引起馬華支持者不滿,更遭一名馬華支持者趨前辱罵,導致兩派人馬險釀糾紛。
林冠英昨晚出席拉惹烏達阿波羅各行業市場盂蘭勝會宴會后,前往樂達花園第6巷出席盂蘭勝會晚宴時,在台上揶揄馬華,險些“中招”。

當他說起“Mau Cari Angpau”言論后,晚宴顧問即馬華峇眼中侖支會主席陳瑞和,即走上台,要求正在致詞的林冠英控制其言論。

盡管如此,林冠英依然發表激昂演說,并宣稱民聯作為一個以民為本的政府,絕不會被金錢收買,也不會說官僚的話,只會講真話及正義的話,更強調自己個性直率。

林冠英語畢即走下台回到主桌,并與陳瑞和交談,一名身材魁梧的年輕男子突然沖向主桌,并以手指向林冠英,辱罵后者。

這名男子的行徑使到現場陷入緊張氣氛,在場的峇眼服務隊成員立即上前阻止,雙方推擠過程中,隔桌一名女子蒙受輕傷。

消息透露,該名沖向林冠英的男子被指手持酒瓶,然而其身分仍待確定,一般估計是馬華支持者。

理事會成員在事發后,曾要求林冠英離席,林冠英卻繼續逗留在現場近40分鐘才離開。


林冠英致詞內容
林冠英揶揄捲入千萬政治獻金事件的馬華,其縮寫MCA除了在英語可稱為“Money Collecting Agency”(收錢機構),換成國語也一樣通用,即可叫做“Mau Cari Angpau”(要找紅包)。

他說,盡管馬華總會長翁詩杰面對張慶信指控涉嫌收取1000萬令吉,然而正副首相和巫統領袖卻由始至終沒有力挺他,這種現象是不尋常的。

他說,翁詩杰貴為馬華最高領袖,在國會坐第3把交椅和擔任部長要職,卻反而面對一名普通國會議員的指責,并宣稱若此事發生在東姑阿都拉曼擔任首相時期,該名國會議員早被對付。

蔡德橡促慎言

峇眼區團團長蔡德橡提醒林冠英自律,出席神廟宴會時不該發表偏激及不當的言論,以示對主人家尊重。

他對林冠英在當晚宴會上,把馬華彈得一文不值表示不滿,也認為林冠英的行為有損其身為檳首長的形象。

蔡德橡當晚是以捐獻者身分受邀出席該宴會。他說,看到有人沖向主桌后,他也按捺不住情緒走上前,并告訴在場的林峰成不該在會上這么奚落馬華。

他說,林冠英的言論,是馬華的支持者都會感到生氣,要不是尊重主人家陳瑞和,可能事態會更嚴重。

他說,馬華即使在去年大選全軍覆沒,過去一年多來也一樣為民服務,并非林冠英所指般那么一文不值。

他對林冠英把馬華稱為“Mau Cari Angpau”的言論感到不滿,認為任何黨員聽到肯定都會生氣,他對此感到痛心。



YAB LIM GUAN ENG DIMANA BUDI PEKERTI ANDA???? TAKKAN DAH MEMERINTAH SEBUAH NEGERI MASIH BERANGAI SEPERTI PARTI PEMBANGK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