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Thursday, December 29, 2011

A-Z man, Azman Ching 有学博才,文韬武略: (巴生讯)班达马兰州选区协调官郑有文博士说,中央政府高度注重教育领域的发展,同时扶助来自贫穷家...

A-Z man, Azman Ching 有学博才,文韬武略: (巴生讯)


班达马兰州选区协调官郑有文博士说,中央政府高度注重教育领域的发展,同时扶助来自贫穷家...
: (巴生讯) 班达马兰州选区协调官郑有文博士说,中央政府高度注重教育领域的发展,同时扶助来自贫穷家庭的学生,协助他们掌握知识,脱离贫困。 郑有文亲自为学生背上书包,右为纳莎鲁丁 。 也是马青巴生区会团长的郑有文表示,政府十分关心学生的学习情况,特别是贫苦学生。 ...

马台互相承认学位,独中生有更多的升学管道和出路

(巴生讯)
班达马兰州选区协调官郑有文博士说,中央政府高度注重教育领域的发展,同时扶助来自贫穷家庭的学生,协助他们掌握知识,脱离贫困。

 
郑有文亲自为学生背上书包,右为纳莎鲁丁

也是马青巴生区会团长的郑有文表示,政府十分关心学生的学习情况,特别是贫苦学生。
郑有文是日前在甘榜拉惹勿达,颁发100个书包予贫苦学生,致词时如是表示。
他勉励学生要牢记知识可以改变命运的教诲,勉励他们刻苦学习,掌握知识与技能,回馈社会和国家。
“儿童是祖国的希望和未来,同学们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不辜国家的希望,成人成才。”

全体师生与班达马兰州选区协调官郑有文和嘉宾们合照。


除了为孩子们带来了新书包,郑有文也和出席仪式的家长们亲切交谈,详细了解学生的学习、生活状况,勉励学生们过一个快乐、充实、有意义的假期。


此外,郑有文也勉励学校提高教学素质,注重学生身心健康,培养孩子们多方面的兴趣,充分展示孩子们的才华,让孩子们健康快乐的成长。
另一方面,在谈及马来西亚学术资格鉴定机构与台湾评鉴中心,已就互相承认学位达成协议一事。郑有文认为,我国目前有6000名学生在台湾深造,一旦马台互认文凭后,留台生的就业机会将大为提高。

“这也意味者,我国学生,尤其是独中生有更多的升学管道和出路。”
出席当天仪式者包括巴生巫统暑理主席纳莎鲁丁和社区领袖。

Thursday, December 22, 2011

笑话

活在当下的槟城真好、什么笑话都有,最近林首长就来这么一个!他说他的海底隧道收费肯定比原有的大桥来得高,理由是不收费的话、“将导致另外两条大桥没有车辆使用”!


天呐!火箭308前不就是打着反对收费而赢取民心的吗?怎么屁股下的椅子一换,思维也变到完?林首长不也常对槟威大桥收费及年限左鞭右挞吗?既然号称“讲人民的话、做人民的事”,那怎么不弄条免费隧道来“顶死”那可恶的大桥收费?再说,槟城人最精打细算,那贵过大桥的隧道又要让谁用?会不会是一条养在北海底下的白色海象?


当然大家都知道,这天下除了善堂派免费饭之外,没有其他的免费午餐,穿桥过路也是一样,你要一路顺畅直通车,当然要收费,分别在向人民收或者是用者付费,总之那维持费不会从天上往下掉。但政治最讲究原则,当年你火箭反槟岛外环公路(PORR)反得响彻云霄,今天揸Fit了、当权了,就挟持民心有恃无恐“我们会尽量让3条内环公路免费通车,即使要收费也会确保是最低的收费”?


先不说收费数目是多少,只要告诉人民这标准该如何定、是老百姓的标准还是林首长的程度?还记得当年许子根一间几十年的老爷屋子,被黄伟益猛轰为豪华“帮阁楼”,更神秘兮兮的对记者出示谷歌地图以示确有其事,但今天对自己的豪宅则低调的形容为“豆干厝”,这要人民如何评定猫政府的标准?


再来一个笑话是林首长说,海底隧道的筹建,是因为“前朝与中央签约限制,兴建大桥需要中央批准”。OK,我们倒要问问林首长,现任槟州政府几时正式向中央提呈第四通道计划(其他三项为两条大桥与渡轮,奇怪的是林首长向来只强调两岸三通一个槟城,历史最悠久的渡轮是假的啊?)?又什么时候接到中央政府的申请回绝书?都没有是不是?那林首长怎么可以以己度人、以自己习惯性爱搞对抗(一马脚车那标新立异的制服就是最佳例子)来“强奸”中央不支持第四通道?如果“想当然尔”或做梦梦见也可以当隧道计划的主因,那不是笑话又是什么?


话说回头,没有谁会反对一个真正利民的发展计划,而且除了火箭朋友之外、也不会有谁敢说出“XX计划一旦建成,就会跳桥”或拿头撞隧道之类的话,虽然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纯粹是大选花招,不然何必现在就宣布一个2015年才开工的计划?但问题还是回归到原点,就是原则!林首长上任将近四年,期间作出不少于五项重大建设计划,如老虎园、高尔夫球场、空中客车、租期地契转换为永久地契及最新这个海底隧道,几乎大部分都以笑话收场。


老虎园是说都不必说、反正连猫都不见一只;高球场比较刺激,还记得当年(2008年11月28日)林首长与韩国DKENC公司主席召开联席新闻发布会,一起宣布耗资三亿六千万的峇都交弯高球场大计,如今怎么连三毛六都不见?


空中客车也很隆重,根据光华日报2008年11月11日的大字标题:“槟城料出现全马首部空中客车(AEROBUS)! ”,新闻发布会是在林首长办公室召开、“正式公开及对外发表有关空中客车计划”,陪同该美国公司市场发展部董事拿督阿礼宾出席的还有第二副首长拉玛沙米。发布会也提及:“该公司早前已获得联邦政府发出的营运执照,加上根本无需动用到中央拨款,为此,此计划最终能否落实,关键在于州政府的决定”,OK,槟州猫政府最终的决定又怎么啦?说到天花乱坠的空中客车难不成被大卫高博飞变走了?


在这里又想起林首长在报章上的一句话:“我们得大胆去做,宁愿尝试后失败,也不要没有尝试”,当然有进取心是好事,但槟城多的是手停口停的劳动阶级朋友,林首长要玩白老鼠自然谁也不敢阻止,就算心有余,也未必阻止得来,就像曹观友先生说,“兼顾公开招标珍惜土地禁收费站”,到了林首长手上就变成“即使要收费也会确保是最低的收费”!


一旦林首长坚持落实收费,当年在“我要做”之下只能写文章发泄的曹先生又奈林首长何?更别说我们这些升斗小民,到时到候,大家都成了林首长的笑话!#


http://sbpgrm.blogspot.com/

http://chenjialiang.blogspot.com/

笑话

活在当下的槟城真好、什么笑话都有,最近林首长就来这么一个!他说他的海底隧道收费肯定比原有的大桥来得高,理由是不收费的话、“将导致另外两条大桥没有车辆使用”!


天呐!火箭308前不就是打着反对收费而赢取民心的吗?怎么屁股下的椅子一换,思维也变到完?林首长不也常对槟威大桥收费及年限左鞭右挞吗?既然号称“讲人民的话、做人民的事”,那怎么不弄条免费隧道来“顶死”那可恶的大桥收费?再说,槟城人最精打细算,那贵过大桥的隧道又要让谁用?会不会是一条养在北海底下的白色海象?


当然大家都知道,这天下除了善堂派免费饭之外,没有其他的免费午餐,穿桥过路也是一样,你要一路顺畅直通车,当然要收费,分别在向人民收或者是用者付费,总之那维持费不会从天上往下掉。但政治最讲究原则,当年你火箭反槟岛外环公路(PORR)反得响彻云霄,今天揸Fit了、当权了,就挟持民心有恃无恐“我们会尽量让3条内环公路免费通车,即使要收费也会确保是最低的收费”?


先不说收费数目是多少,只要告诉人民这标准该如何定、是老百姓的标准还是林首长的程度?还记得当年许子根一间几十年的老爷屋子,被黄伟益猛轰为豪华“帮阁楼”,更神秘兮兮的对记者出示谷歌地图以示确有其事,但今天对自己的豪宅则低调的形容为“豆干厝”,这要人民如何评定猫政府的标准?


再来一个笑话是林首长说,海底隧道的筹建,是因为“前朝与中央签约限制,兴建大桥需要中央批准”。OK,我们倒要问问林首长,现任槟州政府几时正式向中央提呈第四通道计划(其他三项为两条大桥与渡轮,奇怪的是林首长向来只强调两岸三通一个槟城,历史最悠久的渡轮是假的啊?)?又什么时候接到中央政府的申请回绝书?都没有是不是?那林首长怎么可以以己度人、以自己习惯性爱搞对抗(一马脚车那标新立异的制服就是最佳例子)来“强奸”中央不支持第四通道?如果“想当然尔”或做梦梦见也可以当隧道计划的主因,那不是笑话又是什么?


话说回头,没有谁会反对一个真正利民的发展计划,而且除了火箭朋友之外、也不会有谁敢说出“XX计划一旦建成,就会跳桥”或拿头撞隧道之类的话,虽然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纯粹是大选花招,不然何必现在就宣布一个2015年才开工的计划?但问题还是回归到原点,就是原则!林首长上任将近四年,期间作出不少于五项重大建设计划,如老虎园、高尔夫球场、空中客车、租期地契转换为永久地契及最新这个海底隧道,几乎大部分都以笑话收场。


老虎园是说都不必说、反正连猫都不见一只;高球场比较刺激,还记得当年(2008年11月28日)林首长与韩国DKENC公司主席召开联席新闻发布会,一起宣布耗资三亿六千万的峇都交弯高球场大计,如今怎么连三毛六都不见?


空中客车也很隆重,根据光华日报2008年11月11日的大字标题:“槟城料出现全马首部空中客车(AEROBUS)! ”,新闻发布会是在林首长办公室召开、“正式公开及对外发表有关空中客车计划”,陪同该美国公司市场发展部董事拿督阿礼宾出席的还有第二副首长拉玛沙米。发布会也提及:“该公司早前已获得联邦政府发出的营运执照,加上根本无需动用到中央拨款,为此,此计划最终能否落实,关键在于州政府的决定”,OK,槟州猫政府最终的决定又怎么啦?说到天花乱坠的空中客车难不成被大卫高博飞变走了?


在这里又想起林首长在报章上的一句话:“我们得大胆去做,宁愿尝试后失败,也不要没有尝试”,当然有进取心是好事,但槟城多的是手停口停的劳动阶级朋友,林首长要玩白老鼠自然谁也不敢阻止,就算心有余,也未必阻止得来,就像曹观友先生说,“兼顾公开招标珍惜土地禁收费站”,到了林首长手上就变成“即使要收费也会确保是最低的收费”!


一旦林首长坚持落实收费,当年在“我要做”之下只能写文章发泄的曹先生又奈林首长何?更别说我们这些升斗小民,到时到候,大家都成了林首长的笑话!#

http://sbpgrm.blogspot.com/

http://chenjialiang.blogspot.com/

Thursday, December 8, 2011

人民连同马华呼吁奏效,雪州政府网站撤下华文版

马华雪州副秘书郑有文博士揶揄张念群和雪州民联华裔国州议员在人民揭发和马华多天的呼吁和催促下开始奏效,雪州政府在不动声色的换下雪州政府网华文版,这也一再的证明雪州华裔国州议员在雪州政府的行政管理办理成效上启着一定的监督角色,那么他们就必须向雪州人民清楚交代这个事件的来龙去脉,而不是草草的换下华文版就能解决根本问题。

他表示,雪州政府信誓旦旦花费1500以作为雪州的宣传费用,但是雪州最根本代表州政府形象的官方网站华文版网站却一开始就不伦不类,雪州人民怎能期待州政府在推广华文华教上能有什么好的成绩呢?

“我在这里强调的是问责文化,张念群和民联华裔国州议员必须清楚交代谁应该为整起事件负责,而不是在暗地里更换和撤下有出问题的华文版就能解决,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是现在雪州政府的最大问题”.

也是马青总稽查的他质问张念群虽然雪州政府已经换下州政府网站华文版,但是什么时候正确无误的华文版才能出现?还是依然采取“拖字诀”试图让时间把一切都淡化,人民也将随着时间流逝而淡忘雪州政府的这个“凸槌”事件?

他强调雪州马华将随时跟进有关事件的进展,倒数正式华文版的正式启用时间,以华文版何时启用作为雪州民联华裔国州议员办事效率的其中一项关键绩效指标。

Thursday, November 24, 2011

羅厘司機全家陷困‧賣米換肉菜求溫飽 變賣捐贈品.

男子中風瀕斷炊‧善士送米無配菜‧一家六口以米換菜過活

2011-11-24

黃光鳳被迫“以米換菜”,否則發育中的孩子每天只能吃白米和快熟麵過日子.
(圖:光明日報)


自從謝亞基(前左2)中風後,謝家就失去了經濟枝柱,符式利(前右起)和鄭有文贈送白米解決燃眉之急。後左起為黃光鳳、謝月娥、國仁及國順(前左)。(圖:光明日報)


(雪蘭莪‧巴生24日訊)一名羅里司機中風後失去工作能力,令一家六口面對斷炊窘境。為了生活,他的妻子在照顧他之餘接些手工回家做,長子則被迫輟學打散工,連年屆七十多歲的母親也要到巴剎售賣“自種菜”幫補家用,但3人一個月的總收入加起來都不到1000令吉,無法應付開銷。幸好平時有好心人送上白米,但一家人卻沒菜配飯,被迫“以米換菜”讓一家人獲得充足的營養,否則一家人得被逼吃白米飯和快熟麵過日子。

                                            謝亞基(右)中風後不良於行,連走路都需靠人攙扶;左為符式利。


來自高陽苑斯里央佳瑟廉價組屋的謝亞基(47歲),是於4個月前上廁所時突然中風,過後行動不便,失去了工作能力,導致謝家頓時失去了這個經濟支柱。



老母親種菜賣


謝亞基與妻子黃光鳳(46歲)育有4名兒女,即長子謝國勝(16歲)、次女月娥(15歲)、三子國仁(14歲)及幼子國順(13歲),母親則居住在班達馬蘭老家。


自從謝亞基中風後,謝家一家六口便失去了經濟來源。儘管黃光鳳過後在家裡做點包裝蛋糕紙墊的手工,但一個月收入只是約200令吉,家人被迫一直向親朋戚友借錢度日。而他的長子國勝也被迫輟學從事拉電散工,一個月僅賺取區區約300令吉的收入。


眼看著謝亞基一家人生活陷困,原本在老家享福的老母親,唯有把家裡自種的青菜拿到巴剎售賣,但一天的收入只有約10至20令吉。
這也意味著,儘管謝家有3名家庭成員工作,但每個月的總收入平均不到1000令吉,處境堪憐。


另外,謝家次女在過去4個月因為無法繳交學雜費而被迫停學,加上是女生及年紀小的原故,次女無法外出打工幫補家用,至於謝家兩名幼子則如常上學。

根據謝亞基指出,他在中風前擔任羅里司機時,每月有約3000令吉的收入,一家人的生活還算過得去。如今他無法工作,以致家裡每月約300令吉的房屋貸款、逾百令吉的水電費及一些日常生活開銷都無法應付了。


謝家3人每月不到1000令吉的收入,有一半是用來繳還房貸和水電費,剩下的一半,僅足夠供一家六口餬口而已。


一包白米換兩餐豬肉青菜
謝家的苦境引起熱心人士的惻隱之心,紛紛送上白米和乾糧,但在解決白米問題後,謝家又面對只有白米可煮、沒配菜配飯的問題,最後這家人唯有把一部份白米賣掉,以換取蔬菜。
謝亞基指出,4名孩子還小,不可能要他們一直只吃白飯。因此,家人決定把一部份的白米賣掉以換取配菜,避免還在發育中的孩子們健康面對問題。


只有晚餐才煮飯
據知,謝家是把10公斤裝的白米賣給雜貨店或朋友,換取20至25令吉的現金;有時則直接拿到巴剎“物物交換”,一包白米可換取兩餐的豬肉、青菜、豆腐等配菜。


為了節省白米,家人一天最多只有晚餐才煮飯,早餐和午餐都是吃快熟麵或以餅乾果腹。”
最令謝亞基心痛的是,年屆七十多歲的老母還要常常在巴剎賣菜,但賺取的收入也不多。


親友怕借錢不聽電話
謝家生活開支入不敷出,被迫常常向親朋戚友借錢度日,但久而久之親友們就開始感到不耐煩,並且開始躲避他們,連他們打來的電話也不敢接聽。


謝亞基指出,他的親戚大多是窮人家,在金錢上的資助有限,他絕對能夠理解。


“過去4個月,我們把家裡可典當的東西,例如金飾都當掉了。”
被詢及是否有保險賠償時,他表示,賠償還在申請當中,拖了4個月還不知道到底有沒有得賠;若是沒保險賠償,他們一家人的生活將會更加痛苦。


謝亞基表示,他現在別無所求,只希望一家人,尤其是孩子們三餐溫飽,就非常足夠了。
鄭有文送4包米500元


國陣班達馬蘭州選區協調官鄭有文週四再度前往探防謝家,同時送上4包白米和500令吉現金,希望協助謝家解決燃眉之急。
他說,他對謝家變賣白米一事深感驚訝,並聲明馬青會盡所能繼續援助;較早前,馬青已送上多包白米、沖泡飲料、乾糧及快熟麵等。


“我將協助謝亞基申請福利金,一旦獲批,相信每個月會有300令吉的補貼。雖然數額不多,但希望能協助謝家解決部份的生活開銷。”
針對輟學的次女謝月娥,鄭有文表示,他將安排校方為她輔導,希望2012年讓她如常上學。(光明日報)

Tuesday, November 22, 2011

Majlis Graduasi Pelajar Pidato Umum Klang dan Pertunjukan Pelajar-pelajar









马青吧生区团今日发表文告,挪揄郭素沁是双面人,企图把霸级市场和小贩玩弄于股掌间。



郑有文发表文告指出,郭素沁在几天前要贸消部检讨批准执照准证,必须考虑霸级市场是否过多,影响小贩等生意。


马青巴生区团团长郑有文指出,雪州民联州议员每个月都有几回发放100令吉购物券给乐龄人士,并陪同他们到超级或霸级市场“走,一起购物”,其中可能还包括郭素沁在内。


“郭素沁这番言论,可见民联议员口是心非,讲一套做一套,这边厢要贸消部检讨批准执照给霸级市场,那边厢却给钱鼓励乐龄人士到霸级市场消费,简直在玩弄小贩。”

也是班达马兰州选区协调官的郑有文说,郭素沁身为雪州高级行政议员,应以身作则,并训示其他民联州议员,以实际行动陪同领获乐龄基金者到小贩中心支持小贩或到杂货店购物,非为了政治利益,扮猫哭老鼠,不但没为小贩和杂货店解决问题,反而为霸级市场搞宣传!


此外,郑有文也认为,时代不断在变迁,人民对生活的素质和条件的要求也随着时代不断提高。因此,郭素沁责无旁贷,应善用州政府的税收来协助小贩及传统杂货店转型,提升竞争力,以面对霸级市场挑战,而不是睁眼说瞎话。

Monday, November 21, 2011

郑有文: 勉励老师引领特殊学生健康成长


         郑有文主持特殊学生毕业典礼鸣锣仪式,勉励老师引领特殊学生健康成长

班达马兰协调官郑有文博士勉励特殊学校老师,引领特殊学生健康成长,像普通学生一般,培养他们成社会有用之才。



他说,老师是特殊儿童的引路人“,他们需要有爱心和献身精神的老师,引导他们走向成功的道路。


郑有文是日前为巴生县特殊教育主持毕业典礼兼颁发杰出学生奖,致词时勉励在座的特殊教育老师。


“老师肩负着伟大使命,特别是特殊教育老师,他们必须付出更多的爱心和耐心,我对老师们的奉献精神和辛勤工作致予万二分的谢意。”


他说,只要教育得好,所有人成为人才。因此希望老师们在特殊教育上多下功夫,将特殊学生培养成社会、国家栋梁。



另一方面,郑有文也勉励特殊学生勇敢的去“筑梦”和实现梦想。


他说,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梦想,这样人生才会充满希望。

郑有文同时也鼓励毕业的特殊学生自强不息,给他们加油,并献上祝福。


出席当天毕业典礼者包括巴生县教育局副

局长苏古米及巴生县特殊教育教师协会主席罗斯兰。郑有文也宣布拨款2000令吉给该协

会。



Saturday, November 19, 2011


ALC COLLEGE学院生将于11月27日(星期日)在巴生百利广场(Klang Parade)附近的High School大草场举办“把希望延续下去”慈善嘉年华会,诚邀民众携老扶幼共襄盛举,为慈善活动出一份绵力!



大会主席尤宝嘉指出,这项慈善嘉年华会的宗旨除了是让学生充分体验筹办活动的乐趣,也借此筹募善款帮助更多需要被关怀的人。


“这次活动所筹募的款项将通过ALC学院捐献给肾脏中心、残障中心、孤儿院及泰国曼谷难民等。我们希望能够通过这项活动帮助更多有需要的人,希望热心人士多多益善,让希望与爱延续下去。”


大会也诚邀班达马兰州选区发展协调官拿督郑有文博士为当天活动主持开幕仪式。


当天除了有多种美食让民众大饱口福,现场也备有各种游戏节目,让民众玩得尽兴而归。此外,嘉年华会上的节目精彩丰富,除了乐团表演、大胃王竞赛,大会还成功邀请 大马创作才子凌加峻到场助兴,相信将掀起一番热潮。


慈善嘉年华会将从早上8时开始举办至下午3时,每张票价为10令吉,欲购票者或查询任何详情者,请拨电016 – 3173178 (凯伦)或浏览Facebook网站“Keep Hope Alive Carnival 2011”。



Friday, November 18, 2011

贫困是可以通过自己的勤奋与努力而改善,最怕的是悠游岁月无所事事,荒废一生。

(巴生讯)

郑有文博士颁发毕业证书予其中一名毕业生,并祝愿她前程似锦。



班达马兰州选区协调官郑有文博士指出,学生们应规划人生路线图,对自己人生做出选择,把握机会充实自己,以便掌握成功的未来。



他说,惟有树立远大目标,顺序渐进,扎扎实实去执行,切勿梦想一步登天,才能掌握成功的人生。


也是马青巴生区团团长的郑有文,于日前受主持班达马兰东姑安潘哲玛阿中学(sekolah menegah kebangsaan Tengku Ampuan Jemaah Port Klang )毕业典礼上,致词时,以这番话与出席的600名学生和师长们互相勉励。出席者包括校长朱基菲。
 他说,知识可以改变人生,所谓“人穷志不穷”,贫穷并不可不怕,因为贫困是可以通过自己的勤奋与努力而改善,最怕的是悠游岁月无所事事,荒废一生。
 


郑有文也分享其个人的苦学和商场打拼的成功经验,希望家长一起关心孩子的教育,日后能够成人成才。


“学校及家庭教育同样扮演重要角色,家长忙于事业之余,也不要忽略孩子的身心灵成长。”


他说,“知识日新月异,因此无论继续深造或就业,都必须终身学习,以便时时刻刻装备自己,迎接新时代的挑战。”


“无法继续深造者,也不必感到这是‘世界末日’,反之应报读技职课程,掌握一技之长,只要是肯努力的人,在任何情况下都可以成为一名成功者。”


郑有文也希望学生学有所成后饮水思源,回馈母校和服务族群。



他也宣布拨款2000令吉予该校,并祝愿即将踏上新的征途的学生,前程似锦,成为国家的栋梁。

Monday, October 31, 2011

(吉隆坡讯)


雪州马华副秘书郑有文抨击家长教育行动小组(PAGE)发表“要挟论”,将数理英化课题政治化,当成该组织支持国阵的筹码深表遗憾。


也是国阵雪州青年团宣传主任的郑有文说,有关组织不但暴露了该组织缺乏专业性,而且欠缺理性思考,这种言行是无法令人苟同的。


郑有文是针对家长教育行动小组主席诺阿兹玛,警告政府必须给予家长选择权,否则他们来届大选就会把票投给在野党,让国阵无法重夺三分之二多数议席,发表文告这样表示。


他说,诺阿兹玛曾语带“要挟”表示,“如果这是政治问题,请让我们在中小学拥有英文教数理的选项,而我们也会给你三分之二多数议席,请不要逼我们把票投给反对党。”


郑有文认为,民间组织绝对有义务和权力向政府当局提出诉求,但如果是将之政治化,动机令人质疑。


他说,政府应该集思广众,接受各造包括民间组织的意见,寻找一个有效途径,解决这项课题。


“我们了解父母们关心子女学业和前途,但意气用事并不能解决问题。”


“无论如何,教育乃建国之本,国家教育政策不应朝令夕改,毕竟人生没有几个十年,莘莘学子不该成为‘白老鼠’。”


郑有文认为,面对全球化时代,我国要用善多元文化、语文的有利条件,培养多语人才,与世界接轨。


“数理科英化的政策的其出发点是好的,不过却必须考量其弊和利,避免两头不到岸。”

Monday, October 24, 2011

A-Z man, Azman Ching 有学博才,文韬武略: 郑有文:唯有赏罚分明的监管制度才能有效纠正弊病。

A-Z man, Azman Ching 有学博才,文韬武略: 郑有文:唯有赏罚分明的监管制度才能有效纠正弊病。: (吉隆坡讯) 马青总稽查郑有文博士表示,政府必须采取 赏罚分明 的监管制度,才能 有效纠正 总稽查司所揭露的弊病 , 挽回公务员的士气和民心 。 也是国阵雪州青年团宣传主任的郑有文,是针对2010年国家总稽查司报告,再度揭发多个 公共机构管理不当 ,出现滥用巨款和...

郑有文:唯有赏罚分明的监管制度才能有效纠正弊病。


(吉隆坡讯)


马青总稽查郑有文博士表示,政府必须采取赏罚分明的监管制度,才能有效纠正总稽查司所揭露的弊病挽回公务员的士气和民心


也是国阵雪州青年团宣传主任的郑有文,是针对2010年国家总稽查司报告,再度揭发多个公共机构管理不当,出现滥用巨款和“小拿破仑”状况,发表文告这样表示。


他说,总稽查司所揭发的舞弊事件,对于大部分尽于职守的公务员的来说,在士气上无疑是一项巨大的打击,因此检讨现有的关键指标和赏罚制度是必要的。

郑有文说,不论人民或政府本身,都不想看到“年年岁岁弊相同,岁岁年年习不改”,一小撮官员中饱私囊事件一再重演,而当局在对付有关官员却显得“雷声大雨点小”。


“无论如何,我们对2010年总稽查报告提及,17个政府部门表现卓越有进步,截至2011年4月30日为止,2008年度的总稽查报告中的174项改善建议中,共有172项已获得落实,当局采取行动处理了98.9%的弱点表示赞赏。”


“在2009年,总稽查报告共提出250项改善建议,而当中共有220项已获得执行,占了总数的88%。”


另一方面,也是马青雪州州团署理团长的郑有文也对2010年国债逼近顶限,攀升12.3%达4070亿令吉表示关注。


他说,为了避免过高的债务拖累我国财政和经济表现,无论政府或民公众,改善财务管理,开源节流是当务之急。

Wednesday, October 19, 2011

天大的笑话!!!

http://www.nanyang.com.my/node/388632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178133

Tuesday, October 18, 2011

郑有文:一滴蓝靛坏了一锅牛奶!

马华雪州副秘书郑有文博士对明年度财政预算案中的中小学生获100令吉津贴,并没有包括独中生大表失望之余,并形容为“一滴蓝靛坏了一锅牛奶”。(Nila Setitik  Rosak Susu Sebelanga)

郑有文说,明年预算案整体来说是一项惠民预算案,但有关宣布不但对独中生不公平,对强调公平社会的“一个马来西亚”口号来说,更是当头棒喝,无疑是“一滴蓝靛坏了一锅牛奶”。
郑有文是针对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宣布,明年度财政预算案中宣布的中小学生获100令吉津贴,并没有包括独中或私人学校学生,发表文告这样表示。
郑有文说,副首相的这项宣布不但否定了独中的贡献,同时也对华社拨了一盆冷水。
他说,独中是民办学校,却不是以盈利作为目标贵族学校,而且政府这些年来,对独中的资助,可说是杯水车薪
也是马青雪州分团署理团长的郑有文说,全国中小学学生约有530万人
独中生只占了6万人每个人100令吉相等于600万令吉,难道不值得政府投资?
“如果不是华社秉着再穷不能穷教育的理念,独中就不会走到现在,为国家社会培育无数人才。”
郑有文说,独中教育强调多元开放,成人成才,完全符合“一个马来西亚”理念。因此,政府除了责无旁贷协助独中,更应承认统考文凭。

郑有文:“一个马来西亚人民商店”在全国展开之前,应从长计议。

马华雪州联委会副秘书郑有文博士认为,“一个马来西亚人民商店”应该在利惠消费人,不影响传统杂货商的生存的大原则下设立。


郑有文是针对“一个马来西亚人民商店”的设立,将打击全国逾5万家小型杂货商的生存空间的报道,发表文告发出上述呼吁。


也是班达马兰州选区协调官的郑有文说,受打击的5万家小型杂货商,联同他们的家庭成员,受牵连者达数十万人,是一项非常严重的问题。


他说,传统杂货商目前背腹受敌,城市地区被霸级市场抢滩,如果在乡区又受到“一个马来西亚商店”侵蚀,如果当局不正视问题,剩下的2万华裔小型杂货商不久也将消失。


有鉴于此,郑有文呼吁政府在“一个马来西亚人民商店”在全国展开之前,应先听取传统杂货商业者的意见,从长计议。


“我们并不反对政府实立‘一个大马人民商店’,毕竟它是为协助贫苦人民购买到便宜的货物,减轻生活压力,不过必须考虑地点和杂货店的利益。”


另一方面,提及国内参与转型计划的270间传统杂货店,其中华裔经营杂货店只有区区26间,郑有文呼吁华裔积极响应,与时并进,进行改革,提升能力面对市场的竞争。


他说,为了避免传统杂货店后继无人,政府应提供资金上的援助,以实际行动协助业者转型

Friday, October 14, 2011

(吉隆坡13日讯)
马华雪州副秘书郑有文炮轰民联,这边厢声称会增加政府开销而大声抗议政府要调升国会议员的津贴;转个身,雪州民联政府在那边厢竟宣布将分别增加州议员10万令吉行政议员20万令吉拨款!

 他挑战雪州每一名行政议员及州议员,详细列出他们过去3年所获的拨款总额及这些拨款的用途和去向,以便证明在目前这个全球经济不明朗的时刻,是否真的须要增加议员拨款来服务人民。

 一旦拨款在下周发出后,这也意味着,行政议员的年度拨款将60令吉增加至80令吉;州议员拨款则从50令吉增加至60万令吉

 “他们有必要即刻公布每一名行政议员的拨款用途,我们不希望民联州政府假公济私,以雪州人民的钱来作为民联的 “私人用途”,甚至用作他们应付下一届大选的竞选基金!”

 他说,如果过去3年这些行政议员和州议员的拨款都去向不明而不愿公布拨款的用途,雪州人民便有权怀疑,如今他们增加拨款,是另有企图的!

 “雪州人民也要知道,那些常获得州议员拨款的团体和组织,是否与民联“特别”亲近;而不与他们“特别”亲近的团体,是否也将获得相同的待遇。”

他也要求,既然雪州政府也有提及这笔总额高达数百万令吉的拨款,是要“在各州选区进行小型工程,回馈给雪州人民”,州政府也应该透明化处理每一项工程的投标和工程发放的程序。

“若56名州议员每个月需要10-20万令吉的津贴,雪州政府1年就得缴付
6720至逾亿令吉的开销,是一笔大数目。

 这些钱来去不明,州议员也没有做到民联政府提倡的透明化;钱到底花在哪里,都没有网上公布,何来说钱不够用?”

 他说,民联在执政雪州不久,已调高了县市议员的津贴,想不到现在就连州议员也要求调高津贴,胃口还真不小。

 也是雪州国阵青年团宣传局主任的他说,雪州政府去年通过了资讯自由法令,当时他们声称这是全国首个州属拥有此法令,并且答应所有雪州人民都有权知道每一项他们想要知道的资讯,可是,至目前为止发出最多“封口令”的州属,竟是雪州莫属,这是非常可笑的。

 “雪州政府须证明给人民看,他们的工程投标是否公平让每一名有能力的发展商竞标,同时,雪州大臣卡立也须保证这些工程投标,不会出现任何的担保信或者靠朋党关系取得,否则他必须立刻下台,以示负责!”

 他说,雪州人民有理由怀疑雪州政府行政议员的诚信,因为根据赵明福案件的皇家调查委员会调查报告,民主行动党加影市议员李继香终在皇委会听证会上已承认皇委会第36证人李维荣是她的叔叔。

 “也是林吉祥前政治秘书的李继香,早前却不敢向媒体承认李维荣是她叔叔,心虚的心态表露无疑。”

他说,李维荣也承认,他是在没有经过竞标的情况下,获得由民主行动党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发出的选区工程及项目,因此他担心随着行政议员的拨款增加近半倍,拨款遭滥用和工程滥发等滥权事件会继续发生。




Wednesday, October 12, 2011

伊斯兰刑事法是实施在穆斯林身上,它和非穆斯林,如你和我等,没有关系????

聂阿兹长老说,非穆斯林害怕伊斯兰刑事法(断肢法),好像是小孩怕鬼。这个比喻很有趣,也有很大的想像,以及解释空间。


到底是这个世界没有鬼?还是鬼不可怕,可能比人类更加善良可爱?或者说,人和鬼,活在不同世界,各有一片自由的天空;人不犯鬼,鬼不犯人,彼此相安无事?


回教法不影响非回教徒?不管是哪一个说法,聂阿兹强调说,伊斯兰刑事法是实施在穆斯林身上,它和非穆斯林,如你和我等,没有关系。唔,我相信聂长老的诚信,我也知道他是好人;从过去他的表现,显示他不是极端人物,反而有其开明和中庸的一面。但是,聂长老也有一个特质,只要是宗教课题,他会很执着,坚持到底。

问题是,聂长老也会有一些盲点,有时,未必跟得上时代;有时,并不真正了解非穆斯林的处境。有时,也不清楚大马立国的精神,以及多元化的基础。保证伊斯兰刑事法不实施在非穆斯林身上,人们可以相信聂阿兹,但是,一旦落实,聂阿兹也帮不了非穆斯林。


假设,一个非穆斯林女子被强暴了,施暴者包括穆斯林男子。在伊斯兰刑事法下,要有4名证人(必须都是穆斯林男子),才能成功定罪。如果证人不足4人,或是4名证人之中,其中有非穆斯林,譬如受害者的家人或朋友,他们不符合证人资格,无法上庭作证。还有其它复杂的状况,例如没有足够的证人,但有DNA等证据;在普通刑事法之下,可以采信,但是,在伊斯兰刑事法之下,缺乏作用。到时,这位非穆斯林女子,就成为牺牲者。

这个例子说明,在大马的多元社会,无法实施一国两制。况且,法律之前,人人平等,这是基本而重要的法治基础,怎么可能一个国家,有两套法律准绳。一国两制的两套标准,可能对非穆斯林不利,同样的,也会对穆斯林不利。阿里、阿华和姆都结伙偷窃,被捕之后,依不同法律审讯。阿华和姆都在普通法庭被判罪名成立,各罚款1千令吉;缴纳罚款后,获得自由。阿里被送到伊斯兰法庭,在伊斯兰刑事法下被控,罪名成立,被处砍掉一手。同一宗犯罪,一方的惩罚是1千令吉,另一方是一只手。这个国家,将产生很大的矛盾,后患无穷。

当然,我国的宪法,也不允许两套刑事法依不同宗教而落实。看来,这些都是聂长老不了解的事。


(星洲日报/马荷加尼‧作者:郑丁贤‧《星洲日报》副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