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Saturday, July 30, 2011

争取非华裔选票牺牲华人, 陈清凉:行动党以华制华

 马华槟州妇女组主席陈清凉炮轰槟州在民联执政后
州内5县治水工程竟连一个华裔承包商也没有该州首长林冠英难咎其职,印证了行动党以华制华,上台后华裔的权益反而受到威胁。

“我知道行动党洞悉了一项事实,那就是不能只靠华人来巩固其政治势力。在大选即将来临之际,希望行动党不要为了讨好非华裔而牺牲华裔的权益,”

也是马华中委及妇女组副总秘书的她批评,行动党之前打出“改变”的口号,在砂拉越州选举华人选区中击败大部份人联党,但事实上并不能改变什么,反而形成华裔在朝失去代表权的局面。
她指出,林冠英宣布,州内5县治水工程的承包商都是马来人、土著及印裔回教徒,其中,女性土著承包商占20%,并强调这些承包商都是马来人、土著及印裔回教徒。


GUAN ENG : MEMANG HAK AKU NAK BAGI SIAPA SAJA!!!! 你吹啊??


她说:“我不明白为什么这么一个以华裔为大多数人口的槟州,竟然没有一名华裔承包商标得工程,难道所有华裔承包商都不知道这些治水工程正在进行招标?抑或他们的申请完全不受理?”


她认为,身为一名首长及州议员,他应该让全民了解有关工程,除了让各族拥有公平的竞标能力外,也同时需确保有关工程能顺利完成、不会出现任何问题,以确保槟州的基本设施包括治水工程的素质良好,以及人民的福利和安全有所保障。







让我们一起迈向美丽的福利回教国。。DAP 万岁!










Friday, July 29, 2011

zakaria DAP di selangor...........




(吉隆坡29日讯)

马华雪州联委会副秘书郑有文博士对于在紧急法令下被扣留的社会主义党和丰区国会议员再也古玛将在扣留所内绝食抗议,直到政府释放他与其他5名同僚的行为,表示关注。

也是马青雪州州团署理团长的他认为,国大党要求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迅速释放有关6人的诉求,应该受到政府的认真探讨。

他发表文告指出,国大党是印裔社会的最大政党代表,他们的要求,相等于反映了普遍印裔社会的心声,必须受到政府重视。
更重要的是,6名社会主义党成员被扣留的事件,已受到各界人士的关心。”
他也认为,这6人 若是涉嫌任何罪行,就应被提控上法庭,让大马的司法做出最公正的裁决。

“如果政府执意继续长时间扣留这6人,公众将会受反对党的渲染影响,误会加深,产生越来越多民怨。”他指出,再也古玛会做出绝食的下策,可见他已对此不再妥协,政府不能对此视若无睹,必须做出解决及应对方案

“这不能被视为对”威胁”手段的让步,因为在首相提倡的一个马来西亚理念,以及以民为本的政策之下,政府本应听取人民的心声。”

他认为,一个民主的国家如大马,任 何问题都应该拥有和谐的谈判空间。

“如果立场过于强硬,造成人命伤亡的不幸事件,人民必定会怪罪政府,而最终造成“两败俱伤”。”

华人必阅,华社须深思!

       纵观大马政治局势, 目前华人陷入困境. 2008年308政治大海啸, 华人大幅度的支持反对党造就了民联执政五州的局面. 尔后历经13次的补选, 民联先盛后衰, 在最后的几场补选都失败. 成绩显示巫/印选票大幅度回流是主要原因. 公正党和回教党已经不能再保持及吸引巫/印的票源,民联只能依靠行动党保持华人票的支持. 局势发展至今,华人求变心态显露.


     目前华裔占全国总人口的25%, 也算是少数民族了.华人在马来西亚的经济领域还是领头羊. 但是75%的华人公务员却选择当教师, 使到政府公共服务领域大致上都由马来人掌管. 单一族群的垄断也使到行政的偏差频频发生.


    基本上华人对政府的不满是因为行政的偏差, 也不满意公务员的服务态度. 华人把不满的情绪发泄在选票上..., 也算是体现民主精神.

      在行动党的号召下,华人是308政治海啸的先锋队, 也造就了民联执政五州的成就. 直至今日, 根据独立民调显示, 大部份华人还是选择反对党, 但是公正党和回教党不能够被极大部份的巫/印选民所认同. 如果这种情况一直保持到下一届大选, 那将形成巫/印在朝, 华裔在野的局面. 这将使华人陷入困境. 一些种族极端份子将向政府施压, 导致很多不利华社的政策将层出不穷.


     华人求变的态度是民主的体现, 必须受到尊重. 但是, 在多元种族的国度 里, 民主求变的过程中, 各种族的步伐必须是一致的. 最近几场的补选显示巫/印族群选民看清楚民联,已经放缓求变的步伐, 那么华人看到了什么?认清了真相吗?华人是否应该继续当急先锋?让行动党“以华制华”的伎俩继续得逞!同胞们,在作出选择之前, 华人必须考虑的是……别把自己陷入困境

Wednesday, July 27, 2011

廖中萊:13成員黨聯手照顧人民 馬華支持“一個國陣隊”

(吉隆坡25日訊)馬華全力支持國陣政府提出的一個國陣隊伍”理念。


 馬華署理總會長拿督斯里廖中萊指出,國家目前致力于轉型政策,包括政府轉型、經濟轉型,政治轉型也是其中重要一環。

“國陣成員黨如果僅致力于黨內事務,不能產生巨大政治力量;但如果13個成員黨結合一起,將可照顧到全國人民。”

競選機制啟動

 廖中萊今日出席“TLC第2季愛心承諾”活動后,受詢及馬華如何看待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呼籲國陣成員黨團結,讓國陣以“一個國陣隊伍”的姿態迎戰即將來臨的大選時,這么說。

SEGALA JANJI AKHIRNYA MAKAN DIRI SENDIRI

video

1.SONGKOK ADALAH ADAT ISTIADAT ATAU KEBUDAYAAN TIDAK SEPATUTNYA DIGUNAKAN SEBAGAI ISU MENGADAI  MARUAH BANGSA.

2. LESEN PENJAJA SELANGOR DIEKSPLOTASI OLEH KERAJAAN TEMPATAN

3. PASIR JANJI DAPAT MENGUNTUNGKAN 150 JUTA SETAHUN, AKHIRNYA DAH MERINTAH DAPAT 5 JUTA SAJA!!! INIKAH PEMERINTAH PALING BAIK???????

蔡細歷:棕油局不合理新條例 國家經濟理事會討論

 (峇株巴轄26日訊)

馬華總會長拿督斯里蔡細歷指出,他將把馬來西亞棕油局(MPOB)本月15日開始實施一些“不合理”新條例的事件,帶入國家經濟理事會討論,並安排油棕果收購商與部長及當局對話,尋求解決方案。

 蔡細歷今早在峇株巴轄,與逾百名全國各地的油棕果收購商對話后指出,他認同有關新條例“不合理”,可能導致一些油棕果收購商生計受影響而結束營業


他說,馬來西亞棕油局本月7日通知油棕果收購商,將于本月15日實施多項新條例,包括收購商之間不可買賣油棕果、收購商每年交易量頂限為5萬噸、不成熟油棕果可被充公等,讓收購商感到不滿。


他指出,收購商不可將油棕果賣給其他收購商,必須直接賣給棕油廠,無形中將造成一些棕油廠壟斷市場。


“一些收購商每年交易量可達10萬噸,若頂限為5萬噸,意味著他們營業五六個月就必須休息。”


至于不成熟的油棕果,他說,以往慣例,棕油廠若發現不成熟油棕果可拒收,但新條例將允許當局充公有關油棕果。


蔡細歷指出,國內約有2300名有執照的油棕果收購商,其中以華裔為主,而他們僱用的員工約有7萬人,收購商擔心新條例將導致生計受影響,並形成棕油廠壟斷市場的局面。


他批評一些官員不瞭解相關行業或市場上的實際情況,過于理想化,制訂一些“不利商”條例,導致國家領導人被責怪。

認為官員應通過對話,事先瞭解業者們的意見,才制訂條例

Tuesday, July 26, 2011

卡巴星:民聯執政中央 吉祥將任副揆( NAMA KIT SIANG TAK BOLEH PAKAI LAGI)

25/07/2011 18:04
 (北海25日訊)行動黨主席卡巴星說,一旦民聯在下屆全國大選取得中央政府執政權,該黨國會領袖林吉祥將擔任副首相


他也勉勵霹州前大臣拿督斯里莫哈末尼查和人民,不要氣餒,因為民聯有望在來屆大選,取得中央政府執政權。

卡巴星也是武吉牛汝莪區國會議員。他昨晚出席行動黨北賴才能園支部,籌募大選基金政治聯歡宴會時,這么說。

除了為民聯同僚打氣,卡巴星也吁請檳州印裔選民繼續支持民聯領袖,共同朝向布城,達成執政中央目標。

 檳州首席部長林冠英說,行動黨不分種族和宗教,是全民的政黨。


 “國陣禁止‘干淨’,民聯則要當個‘干淨’的政府。”

 行動黨檳州主席曹觀友說,首相應與民同在,体恤民心,縮短意大利的假期是必須,非犧牲。

JANJI MANIS ANWAR IBRAHIM

   



video
RAMAI BANGSA INDIA MENARUH HARAPAN PADA ANWAR IBRAHIM YANG BERJANJI PADA MEREKA AKAN MENJAMIN KAMPONG BUAH PALA TIDAK AKAN DIROBOHKAN SEKIRANYA GANG MEREKA MENANG DALAM PRU-12,
 TETAPI SEGALA HARAPAN MEREKA  HANCUR DAN BERKECAI  

(吉打‧雙溪大年25日訊)公正黨實權領袖安華說,一旦民聯奪下中央政權,民聯將在24小時內宣佈所有物品價格保持原狀不漲價。( JANJI DULU PUN TAK TUNAIKAN, JANJI BARU PULAK NI!!!!)   RAKYAT TAK BODOH LAGI SELALU DITIPU ANAWWWAR LAGI.......

“大馬法律已被濫用或變質,因此,我希望執法單位能夠專業處事。執法當局應保障人民安全,無論是民聯或國陣執政,他們都應該為民效命。”

他希望民聯能讓國民充滿信心地迎接改朝換代的時刻,唯有這樣才能還政予民。

Monday, July 25, 2011

雪首次村长直选提名 陈贞兴换地址惹争议( CARA KOTOR DAP TERHADAP CALON)

 2011-07-24 18:49

(仁嘉隆/巴生24日讯)

兰莪仁嘉隆新村及吉胆岛渔村今日举行全国首次村长直选提名,仁村原村长陈贞兴提名后引争议,吉胆岛则形成“原村长对垒前村长”之战。

地址改为新村老家

仁嘉隆的陈贞兴早前受限于“身分证地址在当地新村,并在新村定居超过2年”等参选条件,无法参选,今早出人意表的临时更换身分证住址,把住址从住宅区改为新村老家,解决居地争议问题,从而提名。


他在没有对手的情况下,提名为仁嘉隆新村直选村长候选人,然而,其候选人资格却惹非议,民主行动党瓜拉冷岳国会联委会拟向州政府抗议,要求宣布其提名无效( kerja BODOH)。




该联委会主席刘再荣质疑陈贞兴已搬离新村老家20余年,不符合提名资格,直斥其提名有欺骗之嫌。




                       吉胆新旧村长对垒


                                                       蔡进松(右)提呈提名表格。


(吉胆岛24日讯)吉胆岛渔村村长直选今日正式提名,寻求蝉联的原任村长谢琼利面对蔡进松的挑战,使这场渔村村长选举出现一对一的对垒战。

挑战者蔡进松也是3年前,即民联在3·08大选后接管政权后,公正党所推荐的热门村长人选之一,但最终回教党支持者俱乐部代表谢琼利脱颖而出,受委为村长并担任至今。

吉胆岛渔村战情则如岛民所料,上演“一对一”戏码,寻求蝉联的原任村长谢琼利对垒前村长蔡进松。





Saturday, July 23, 2011

悔不当初; 投回教党等于投行动党的火箭。


吉打州斋戒月娱乐禁令撤销,青天白月大佬哈迪阿旺与吉打州务大臣阿兹然不约而同强调回教党并非因为火箭叫“反对”而急刹车。

哈迪还“厚颜无耻”地说:我们撤销它其实是为了纠正前朝政府的错误。

噢,原来施行前朝并未实践过的法令,后来在招来各方反对后打退堂鼓,唱那么大场戏只是为了“纠正前朝错误”。

再来,通过回教党支持者俱乐部来宣布撤回禁令,而把该州华人事务委员会以及行动党摆在一边又是怎样的用心良苦呢?



其回教化政策不会因为盟党的任何反对声浪而却步。
一般上来说,民众将其剖析为回教党想向人民展现“我们不怕行动党”的定位,其回教化政策不会因为盟党的任何反对声浪而却步。







然而星斗市民,应该很期望听到哈迪的“另类解读”喔!


禁止娱乐业者在斋戒月更新执照不许营业,险些害死了州内的戏院、卡拉ok、保龄球场、桌球场……今经马华、民政、娱乐业者等的狂烈狙击鸣鼓收兵,乃属全民的胜利。


无奈的是,在此事上本来想表演“拉头马”的行动党,却在被回教党扫到满脸灰后面容黯淡。


看来,当初落力替青天白月拉票,喊着:投回教党等于投行动党的火箭,实在悔不当初。

PAKATAN RAKYAT " 一場政治把戲"

蔡細歷‧一場政治把戲  


2011-07-22 18:48

吉打民聯州政府宣佈撤銷齋戒月娛樂禁令,這絕對不是甚麼皆大喜歡的雙贏局面,它只是一場由回教黨主導,再由行動黨來唱大結局的政治把戲,根本就是項莊舞劍,志在爭取更多華裔支持的政治伎倆。


經過3年的執政,吉打州務大臣阿茲然才發現有這麼一項條例,然後突如其來宣佈禁令,令吉打州娛樂業者措手不及;行動黨也即刻跳出來疾聲反對,該黨主席卡巴星更指禁令違憲,恫言要把事件帶上法庭。


這一齣唱雙簧的戲碼,回教黨搖身一變成了俯順民意的開明政黨,符合了回教黨在改選後被粉飾成為擺脫宗教色彩的開明形象;行動黨更被塑造成有能力阻止實行回教法的華基政黨。當然民聯最利害的一招是把責任推卸給前朝政府,殊不知這一唱一和的把戲只是為了保住吉打州民聯政權,確保來屆大選華裔選票不會流失。


如果行動黨是堅決反對回教法,為甚麼吉蘭丹州政府禁止售賣彩票時,未見卡巴星警告說要帶上法庭,更不見行動黨靈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在推特放話要和回教黨脫離關係呢?禁售彩票和娛樂禁令同樣是侵犯非回教徒的權益和違反憲法賦予的自由,行動黨卻是採取兩面三刀的應對方式,在不同的州屬有不同的立場,民聯不是說要在執政的4州劃一制度嗎?


吉打州務大臣說撤銷禁令無關行動黨壓力,但他卻是否認不了回教黨干預的事實。該黨主席哈迪阿旺在主持黨中央工作委員會會議後指示吉打州政府改變初衷,美其名是尊重不同種族的權利,這根本是以黨干政,往後是吉打州政府說了算數,或要等待回教黨點頭呢?


人民更應看清楚另一隱憂,一旦回教黨主導的民聯執政中央政府,那意味著回教黨最高領導層次的長老會將凌駕國家行政體制。屆時政府實行的任何條例,如果長老會認為不符教規或教義,就隨時可以推翻或更改,換言之這就是“以教治國”的神權回教國制度了。

回教黨即然可對吉打州政府下達命令,民聯入主布城並由哈迪阿旺出任首相後,到時哈迪阿旺成了“一家之主”,但他的話也不能作準,因為回教黨長老會有絕對權利否定一切,最後國家政策必朝令夕改,人民也無所適從,國家又將何去何從?


吉打的娛樂禁令反反覆覆,是回教黨在投石問路,反彈太大就縮手,在吉蘭丹就沒有這種顧慮而一意孤行實行禁賭,華社千萬不要對這一場政治把戲掉以輕心,若讓回教黨勢力坐大,後果不堪設想!

(星洲日報/言路)

Friday, July 22, 2011

行动党帮回教党欺骗华人的证据

行动党帮回教党欺骗华人的证据


(1)大力提倡爪夷文广告牌与路牌。

(2)提高土著购屋固打制。


(3)拆除吉打州唯一的宰猪场。


(4)元旦庆典男女须分开坐。

(5)街舞运动男女须分开跳。


(6)男女购物须分开付款。


(7)规定非回教徒小贩在祈祷时间休息、熄灯15分钟。


(8)禁卖彩票。

9)推行禁酒令。


(10)反对庆祝情人节,因这是不道德行为。


(11)反对丹麦MLTR乐团、加拿大流行歌手艾薇尔、美国流行歌手亚当兰柏及蕾哈娜来马开 演唱会。


(12)禁止所有卖酒场所聘请回教徒。


(13)规定非回教徒女记者须戴头巾才能进入会场采访回教党大会。


(14)发传票给穿短袖衣的回教徒美容院女员工,员工不还罚款,业者就 被对付。

                             最新的一项是

(15)斋戒月期间,娱乐中心业者不可更新娱乐执照,所有娱乐中​心都需停业。

Wednesday, July 20, 2011


马华巴生区团针对雪州民联政府将于七月及八月在三个华人新村落实村长直选,发表文告评击雪州民联政府玩弄新村人民,误导华社民联正落实地方选举,揶揄欧阳捍华只在华人新村演政治秀却不敢到马来甘榜玩村长直选游戏。



区团团长郑有文指出民联领袖,尤其是行动党在308大选时向选民承诺落实地方选举,但三年已过去了,民联执政的州一字不提地方选举。由于来届大选近在眉睫必须向人民有所交代,因此便以班达马兰,仁嘉隆和吉胆三个有问题的华人新村落实村长直选,意图瞒天过海,误导人民民联政府已落实地方选举。


郑有文说班达马兰民联村长因涉嫌推介信获取工程被开除,而行动党各派人马对村长一职早已虎视眈眈。现任仁嘉隆村长来自民间团体(NGO)虽深得民心但却得不到党心,吉胆是华人占多渔村,但村长是由回教党委派,欧阳捍华又不敢向回教党施压,唯有将村长一职交由村民投票决定。


郑有文续称由于民联执政的村委会无法获得州政府的拨款来改善新村的基建,已沦为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有鉴于此,民联政府为了向人民交代,以鸡肋(村长)当地方选举,一旦失去村长也不会影响民联的执政权,若失去县市议会控制权,有如一支没有脚的螃蟹。州政府将动弹不得。因此落实村长直选,只是民联领袖的政治伎俩。


虽然民联不断强调会保留县市议员固打给民间团体(NGO)但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所谓民间团体的代表几乎都是友党。


郑有文亦非议参选村长并龄限于21—60岁,最少二年居住在新村,换句话说民联
否定了六十岁以上村民对新村所作出的贡献。


五十年前这些乐龄村民曾披荆斩棘,不知流下多少血汗开拓新村,却没有资格参选村长。反而只居住在新村二年者便有权参选,这不但剥夺宪法所赋予的选举权利,也抹杀他们对新村所作出的贡献。


欧阳捍华指出限六十岁以上村民参选村长是沿续前朝年龄限制。郑有文反击说,前朝村长是委任制,非直选,既然是直选,在宪法赋予权力下,凡二十一岁以上村民都有权参选。如果欧阳捍华认为前朝对六十岁以上不公平,为何民联政府还要沿续

今天权利掌握在欧阳捍华手上,他可以改天换地,很遗憾的,他不敢去改变事实。“改变”是行动党讨华社欢心的口号,但却无法改变六十岁以上村民的命运,足以证明“改变”是行动党捞取政治本钱的口号,也证明欧阳捍华无能。

Tuesday, July 19, 2011

DAP : PRU13 派狗上阵也可中选?

2011/07/17 5:58:38 PM
●钱为天


最近在面子书上看到某位民主行动党的基层领袖与支持者对话,内容是下届大选反风非常盛,尤其是华裔选民占多数的选区,即使派一条狗上阵也能够中选!虽然这是具有调侃意味的对白,但是心里总觉得不是味道。


这一方面显示行动党的领袖已经开始自我膨胀,将民意操弄在手上,认为华裔选民的支持是理所当然;另一方面,我们可以说,这简直就是在侮辱华裔选民的智慧!


较后时,在中文报的言论版上获悉雪州议长邓章钦狠批中文报,将中文报记者批得一文不值。


开始时,笔者确实感到费解,作为一个资深的政治工作者,作为一个华裔的代议士,任何政策的传达或选区的工作都需要中文媒体向华社转达,得罪中文报记者到底有什么好处?难道他已“修道成仙”,可以将中文报丢掉?又或者他已不需要中文报向华社宣传?这些种种疑问总算让笔者想通了。


如果联系上述“派狗上阵也能够中选”的逻辑思维来看,邓大人大概以为下届大选即使不用中文报的宣传,他照样可以中选当官,因为如果连狗都能够中选,好歹他老邓比起狗来,至少强上几十倍,那还要中文报来干什么?就把中文报记者“甩”个稀巴烂,那也无所谓了!

未到大选头脑已发热


看来民联的领袖,尤其是行动党的领袖还没有大选已经“头脑发热”,自认为有民意的支持,已可稳坐“钓鱼台”。


套用张木钦先生的一句话:“而且已经有人认为神器在握,华文报可以弃之如敝屐了”。

张木钦先生所谓的神器到底指什么?是指网络媒体还是民意?一时之间确实颇费猜疑。


不过,根据目前的局势来看,张老的“神器”应该是指民意。网络媒体未必有通天的本领,可以影响全部民意。



所谓得民心者得天下,这话不错,但是自以为得民心者却未必可以得天下!得民心的前提还是必须踏踏实实的为选民服务,而不是单凭煽动或喊话就能够获得民心。


如果对民意连基本的尊重都没有,认为民意的支持就是理所当然,随意践踏民意那也未免太过托大,太过小看华裔选民了!

Monday, July 18, 2011

许国伟: 阻止回教化,岂能只是尽力一劝?


















2011年7月16日
中午 12点59分

分享 196以回教党为主的吉打州政府来搞回教化政策了

为什么说又?从广告牌使用爪夷文、土著购屋固打制剧增至70%、拆除州内唯一宰猪场、倒数迎新男女分开坐、非回教徒小贩跟随回教徒在祈祷时间休息15分钟等,然后现在又是禁止州内13种娱乐场所在斋戒月期间营业。

虽然行动党主席卡巴星信誓旦旦地向吉州人民保证,说火箭会尽一切努力说服州政府收回成命。但吉州政府也有他的难处,如果火箭出面就收回成命,势必又成为巫统攻击月亮听命火箭的话柄。


再说,丹州政府全面禁赌包括禁彩票,火箭在民联输了万里望补选后直言会影响华人票,也派人到丹州了解情况,最终也无法改变丹州政府的决定。


毕竟,回教党也有自己的政治算盘要打。


1999年最惨痛教训


回教党背着盟友行动党推出回教化政策,也不是今时今日才有的事,行动党最惨痛的教训应是1999年大选投票倒数前3天,回教党为了要攻下登嘉楼而在该州宣布一份《与回教并进》的竞选宣言,主张确立以《可兰经》《圣训》言行法规为基础的政府,也就意味着全面回教化的政府,而这件事竟然是瞒着行动党做的。


当年大选,火箭大败,回教党果然大胜一举夺下丹登两州,大行回教化政策,每一步都不理火箭反应,以致最后当时的火箭秘书长郭金福宣布中委会的决定,即行动党退出替阵。


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不顾盟友的政治利益,这种苦头火箭也尝到了滋味。只是火箭尚属 “五十步”,因此还能大声取笑在国阵里尝尽这种苦头的“百步”──马华。


巫统同样也有不少回教化措施,都有自己的政治算盘要打,也不必跟马华商量就自行推出,而马哈迪当政时更鸭霸到马华不能说“no”。这也使到马哈迪的“9.29回教国”宣布,迄今都让火箭一直炮打马华,即使明知马哈迪版回教国与回教党的回教国,是两个不同层次的回教国。


回巫竞相打回教牌


这也形成了2004年大选,巫统与回教党竞相打回教牌局面,阿都拉打出“现代化回教”概念,在登州执政的哈迪阿旺却说回教法至上,要修改联邦宪法,规定只有回教徒当首相,首席大法官及国安首长,才能充份体现马来西亚是回教国;聂阿兹也说投回教党死后上天堂…… 回教化竞争,回教党比阿都拉更清楚,争取保守的马来选民支持,才是正道。


这也为后来两者的回教化竞争,日趋保守及不轻言妥协,埋下伏笔。


因此,每当巫统与回教党有回教化政策出现引发争议时,就出现火箭挑战马华向巫统呛声,或马华挑战火箭向回教党呛声,往往都沦为政治秀。因为,当马华与火箭为了自己政治利益在反对时,巫统与月亮也会为了本身政治利益而坚持到底。


要追溯这个国家的回教化竞争的历史与问题,那是长篇累牍,罄竹难书。因为回教化的范畴,小至个人吃喝玩乐受影向,大至原本世俗宪法赋予的权利,会否改变?这才是更令人关注的。


吉打回教化到何地步?


今天吉打州政府推出一系列回教化措施有些像之前回教党执政下的登嘉楼州,越接近大选打造成为“回教模范州”形象更迫切。当年登州通过实施回教断肢法算是走到极致,在这种竞争氛围中,吉打州政府接下来回教化政策会走到什么地步?不知道!


回教党领导层在党选展现的开明作风,原本是可以不理会巫统挑衅竞争回教化,毅然中止回教化竞争的希望,但是吉打州政府的行为又戳破这希望。行动党当年可以退出替阵,来抗议反对回教党厉行回教化政策不果,今日难道还能以退出民联来抗议吗?


当年,郭金福沉重地说:“我国面对最大困难,来自种族极端主义和宗教狂热主义的双重危机,行动党必须阻止这两股反动势力抬头。”


今天,当行动党一再指责巫统是这两股反动势力罪魁祸首时,请别忽视回教党也跟巫统玩着“割肉自啖”的危险游戏。


请阻止回教党,而非只是 “尽力一劝”,国家与人民的利益该置政党利益之上

KARPAL SINGH YANG BERANI BERSUARA, GUAN ENG KATA PENANG LAIN KEDAH LAIN!!!!! DAP KEDAH KUAT MAKI BN TAK BERANI MAKI PAS PULAK?????

" DAP DAN PAS SEDANG BERSANDIWARA "





Oleh MOHD. SHARIZA ABDULLAH
utusankedah@utusan.com.my

ALOR SETAR 16 Julai - Kerajaan Pas Kedah akhirnya tunduk kepada bantahan pelbagai pihak terutama sekutunya DAP apabila hari ini memutuskan untuk menimbang semula keputusan melarang pusat hiburan di negeri ini daripada beroperasi sepanjang bulan Ramadan nanti.

Menteri Besar, Datuk Seri Azizan Abdul Razak berkata, pada masa sama, pihak pentadbiran kerajaan negeri juga telah diarahkan supaya mencari jalan penyelesaian yang mampu menggembirakan semua pihak.

Menurut beliau, satu pertemuan dengan pengusaha pusat hiburan yang terlibat juga akan diadakan dalam tempoh terdekat bagi menyelesaikan isu berkenaan.

"Saya fikir kita telah menemui satu jalan penyelesaian seperti menetapkan syarat-syarat tertentu dengan pengusaha pusat hiburan tidak membenarkan premis mereka dikunjungi mereka yang beragama Islam.

"Semua ini akan ditentukan dalam perbincangan antara pentadbiran kerajaan negeri dengan pengusaha terbabit nanti," katanya kepada pemberita selepas menerima kunjungan wakil Dewan Perhimpunan Cina Kedah yang turut menyerahkan memorandum jawatankuasa penyelaras pengusaha hiburan mengenai isu berkenaan di Sri Mentaloon di sini hari ini.

Kerajaan Pas Kedah Rabu lalu mengumumkan keputusannya menguatkuasakan larangan terhadap 13 jenis pusat hiburan beroperasi sepanjang bulan Ramadan ini mengikut Enakmen Hiburan dan Tempat-tempat Hiburan 1997.

Keputusan itu bagaimanapun mendapat bantahan pelbagai pihak termasuk DAP dengan Pengerusinya, Karpal Singh semalam dilaporkan memberi kata dua supaya kerajaan negeri Kedah menarik balik larangan berkenaan.

Azizan berkata, berikutan perkembangan terbaru itu, isu berkenaan boleh dianggap selesai dengan pihak yang terlibat hanya perlu menunggu arahan terbaru daripada pihak pentadbiran negeri selepas mengadakan pertemuan dengan pengusaha pusat hiburan dalam tempoh sehari dua lagi.

Dalam pada itu, mengenai kata dua yang diberikan DAP supaya Pas khususnya kerajaan negeri Kedah menarik balik larangan operasi terhadap 13 jenis pusat hiburan sepanjang bulan Ramadan nanti, Azizan berkata, beliau tidak mahu menjawab mengenainya kerana tidak mahu perkara itu berlarutan.

Katanya, sebagai orang lama dalam politik, beliau dan DAP perlu menyelesaikan isu berkenaan secara dalaman dan bukan menggunakan media untuk mencari jalan penyelesaian.

"Saya pun dikira sebagai orang lama dalam politik dan DAP pun orang lama, biar selesai atas semangat pakatanlah. Tak payah kita masuk surat khabar. Surat khabar bukan untuk penyelesaian.

"Apa yang dia orang (DAP) kata itu, dia katalah... saya tidak mahu kata apa," katanya.

Sunday, July 17, 2011

民联为什么害怕一个大马?

 
雪州民联政府禁止“一个大马”标志广告牌的措施,是民联再一次不择手段的操弄民粹手段,以分裂大马社会来达到本身政治目的的最有力证明。



中央政府提出“一个大马”理念,是希望通过结合所有族群、宗教、阶级以及朝野政党的携手合作,以实现一个多元和谐、公平民主、繁荣昌盛的马来西亚。民联在过去为了捞取选民的支持,不断操弄民粹手段,试图制造社会矛盾分裂人民,因为他们根本不想看到一个团结的大马社会,因为一个团结的国民社会将威胁民联的生存。


所以我们看到民联从一开始就极尽所能的抹黑、诬蔑和破坏‘一个大马’口号,现在甚至不惜动用州政府的行政权力,禁止‘一个大马’标志广告牌在雪州出现。这显示民联的政治斗争手法和民粹主义作风已经到了不择手段的疯狂地步,为了本身的政治利益,而不惜再次制造社会矛盾,将马来西亚人分裂成支持‘一个大马’和反对‘一个大马’的两种群体。


行动党应拒绝屈服于安华淫威


雪州行政议会里的行动党议员应拒绝屈服于安华和公正党的淫威之下,从林吉祥要求雪州政府检讨有关措施的言论来看,有关禁令根本不是行动党的立场,而只是安华和公正党的议程,因此行动党行政议员如郭素沁、刘天球和欧阳捍华等应站稳行动党的立场,在行政议会里推翻有关禁令。


安华和公正党是破坏“一个大马”的最大黑手,最显著的就是安华早前诬蔑“一个大马”与“一个以色列”和安可国际公关公司挂钩,但在首相署部长纳兹里最近公开出示两份文件后,已证明安华和公正党的有关指控为无稽之谈。她说,破坏“一个大马”主要是安华和公正党的议程,这就是为什么只有由公正党主导的雪州发出有关禁令,而由行动党和回教党主导的其它民联州属却没有跟随其步伐。






http://akhbarterkini.com/news.php?n=101&t=2

Friday, July 15, 2011

促吉政府收回斋戒娱乐禁令 林吉祥:未曾经行动党同意(火箭当家不当权,卖族求荣,以华制华。被回教党打压,不敢出声,还要恭恭敬敬 )

吉打州政府斋戒月禁止娱乐场所营业引起争议,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今日带头促请吉打州务大臣阿兹占收回成命,并表明行动党从来都不曾同意这项决定。



 林吉祥表示,吉州政府在落实娱乐场所营业禁令前不曾在吉州民联会议上讨论


他强调,行动党既不曾讨论,也不曾同意通过这项决定。


 林吉祥说,行动党吉打州主席兼哥打达鲁阿曼州议员李源益已与他取得联系,就这项州政府禁令进行沟通。


“李源益说,吉州行动党从来没有同意过此向禁令。李源益也证实,他从来没有在州议会里同意上述禁令。”


 吉民联会议不曾讨论


 “尽管这类敏感议题如斋戒月娱乐场所营业禁令,理应先在吉打州民联会议上讨论过,但是,这项议题未曾在吉打州民联会议中讨论过。”


   “吉打州务大臣阿兹占在此情况下应重新考虑这项决定,并撤销全面落实《1997年吉打州娱乐法令》。前朝国阵州政府自立法生效以来,至国阵在2008年失去州政权的11年内,都从未落实过此法令。”

行动党领袖将会在下周民联的全国领袖会议中,提出并讨论这项议题。

吉打州政府禁止娱乐业者在斋戒月期间更新执照和营业。在此新措施下,州内13种娱乐场所,包括电影院、桌球中心、电玩中心、卡拉OK中心、保龄球场及咖啡馆等都必须暂停营业1个月。

林冠英:不向吉州看齊‧檳州齋戒月不禁娛樂

2011-07-14 21:21





(檳城14日訊)吉州政府在齋戒月期間,禁止娛樂場所營業的決定引起嘩然,不過,檳民卻大可放心,因為檳州政府不會跟隨吉打步伐起舞,換句話說,檳州政府不會在齋戒月期間禁止娛樂活動。

禁娛樂旨尊重齋戒月
檳州首席部長林冠英說,檳州和吉打是不同的州屬,所以檳州不可能跟隨吉打的做法。

林冠英週四在檳州元首敦阿都拉曼阿巴斯73歲華誕慶典頒發勳銜儀式後,受到媒體追問會否像吉州看齊,在齋戒月期間禁娛樂活動,斬釘截鐵地給了簡短的答案。

吉打州務大臣拿督斯里阿茲占日前宣佈,今年起整個齋戒月期間,吉州內娛樂中心業者皆不可更新為期一個月的娛樂執照,違例者一律受對付而與宗教慶典有關、網絡咖啡座及桌球場業者則可申請更新娛樂執照,交由市議會重新考慮。

“禁止更新執照一個月的娛樂活動包括卡拉ok、迪斯可、銅樂隊表演、酒店或餐館內演唱、電台及電視錄影等,包括在購物中心及店屋有關娛樂都不獲准,以表示對齋戒月的尊重。”

至於今年齋戒月落在8月初,碰上華人慶祝農曆七月中元節(7月31日至8月28日),他表示在齋戒月期間禁止娛樂活動的措施,卻可考量配合他族宗教需求而有商榷餘地,在符合不會製造混淆干擾情況下,可依特定情況向地方政府申請。

檳回委會:按種族比例不禁娛樂

檳州回教事務委員會主席阿都馬烈強調,檳州與吉打或其他州不同,最主要在檳州的種族比例中,非回教徒佔多數,並不適宜在齋戒月期間,實行禁止娛樂活動的措施。(orang cina di kedah bukan cina ke?)

“既然檳州的情況不一樣,就沒有必要仿傚吉打。”他說,根據回教教義,無論是不是在齋戒月期,一些原本禁止回教徒出沒的場所,在任何時候都是不允許回教徒光顧,這是不會改變的事實。

詢及檳州民聯政府是否會認同吉打州政府的這項措施時,阿都馬烈表示,這不是認不認同的問題,關鍵在於檳州與吉打的情況不同,同樣的措施不能一概而論。

檳城州回教黨主席沙列曼接受新海峽時報訪問時,建議檳州民聯政府仿傚吉打州政府,在齋戒月禁止娛樂活動。他說,基於檳州是一個種族混合的州屬,州政府在執行有關措施時,可以根據不同的情況作出一些調整。

他說,檳州回教黨建議州政府可以限制娛樂場所的營業時間,作為齋戒月期間的替代方案。

“我們的目的是要求回教徒把時間用在履行宗教上的責任。”(光明日報)

Thursday, July 14, 2011

PENIPU RAKYAT !!!!!! DAH SEDAR BELUM ORANG SELANGOR????

雪大臣过往演词记录被置疑偷改
曾说过1.5亿元的收入如今否认



13-07-2011 13:20 特别报道!

雪州大臣卡立否认曾说过雪州的采砂可为州政府带来1.5亿令吉的年收入,然而,国阵却找出他曾在2009年度雪州财政预算案的讲词,力证他曾说过相关言论,而大臣的团队竟然选择上网修改内容,被抨企图蒙蔽人民。


根据国阵人士的指称,卡立确实曾在2008年10月21日,于雪州议会提呈2009年度的雪州财政预算案上,表明雪州采砂可带来1.5亿令吉的收入,而截至昨日为止,相关演讲稿仍在雪州政府的官网上。


然而,今日中午,相关官网不再有这演讲稿,而有关财政预算案的录像片段也一概「失踪」,官网只剩下2011年的部份。


根据国阵人士昨日下载的演讲稿中,发现相关演讲稿竟然被「修改」,只是,有关网上的演讲稿却被指进行多次的修改,包括修改数目字,以及把相关1.5亿令吉的字句刪除掉,而本网获得的修改版本,则是相关1.5亿令吉字眼刪除。不过,有关演词在今午已看不到了。


然而,若追看回各州议员拥有的大臣原本的2009年度财政预算案演词,都不难发现,相关数目字,本来就是1.5亿令吉,而该官网上的演词,是在之后被修改的。(以下为原本的版本,证明许诺是1.5亿)

tolong cari: http://www.laksou.com/?m=nation_more&id=10320
卡立日前表明,采砂为雪州政府带来2000万令吉的收入,而这与他在之前许下的诺言,
即欲达到数倍增长至1.5亿令吉,有很大的出入,进而遭国阵的抨击。


按照卡立的演词,2007年国阵政府执政雪州时,采砂的收入为2000万令吉,而他当初许下的诺言,即要超越国阵,但如今却依然是其口中的2000万令吉而已。


不过,卡立否认自己说过1.5亿令吉收入一事,这恐怕百词莫辩,毕竟,他说过的话全都有被记录,不管再如何否认或修改,也无法遮掩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