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Tuesday, July 31, 2012

批准关丹独中证明纳吉开明领导,郑有文调侃行动党只会捞取宣传


(吉隆坡30日讯)

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秘书拿督郑有文说,随着关丹中华独中已正式获批,再一次证明首相纳吉的开明领导;而行动党却在这时站出来乱放马后炮图捞取宣传,是可耻的行为。 他揶揄,如果行动党要证明他们对华教有一点贡献,如今应该通过他们的党捐出建校基金,而不是只有口来说。 “关丹独中获批最大功劳肯定是多年来一直付出的一批华教人士,他们的精神是可喜可贺及值得其他人学习的。” 他说,如今下一步要走的是如何协助关丹独中落实,而不是在鸡蛋里挑骨头,故意刁难。 “行动党也请不要转移阵地,去纠缠昔加末独中的课题。如果行动党这样做,便应验了他们是真正的投机政党,那里有利益有宣传,他们就会蜂拥而去,这是可笑的。” 也是雪州国阵青年团宣传局主任的他讽刺,行动党在民联内部根本不能发挥什麽影响力,也没有实际的行动来支持华教的发展,只是通过发文告来搏宣传。 “如果行动党真的关心华教的发展的话,何以到现在还不把制度化增建丶拨款丶搬迁华教等等事项列入《橙皮书》?为何至今他们还在以模拟两可的态度来推搪回应这些问题?是因为行动党没有能力,还是因为这些都不是民联的共同宣言?” 他抨击,民联三党除了行动党之外,其余友党皆没有公开支持过华教的建设和发展,显然这些都只是行动党的个人意见,并没有获得友党的支持。因此,行动党如果真心要为华教作出贡献的话,他们首先就应该把议程列入《橙皮书》内。 他说,行动党一直只会讲而不做,人民就应该趁这个时候看清楚行动党虚伪的一面。

Tuesday, July 24, 2012

雪州民联一直在滥用州政府权力为“自己人”办事


(吉隆坡18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秘书拿督郑有文针对雪州民联行政议员哈丽玛指责,雪州大臣政治秘书法依卡为一名亲戚写一封“推荐信”给州政府子公司,已再一次证明雪州民联一直在滥用州政府权力为“自己人”办事;而且民联里也一直存在着“支持信”及“推荐信”的照顾朋党文化!
他揶揄 ,雪州政府於早前通过“我的雪兰莪”福利拨款,拨出1千500万令吉来打击贪污,分发奖金奖励成功检控贪污者的人士,是不是也要“支持信”及“推荐信”!
他说,民联自从执政雪州过后,便一直打造出一副虚假伪装的面貌,来欺骗人民。
“民联领袖可以把自己赞得有多清廉丶乾净,但是事实已一而再证明,他们都是权力狂,除了将雪州政府当作是自己个人的权力斗争擂台,也企图利用雪州政府的资源,来照顾朋党。”
他说,之前巴生前市议员郑文福“支持信”事件发生后,行动党为保护“主流派”,未有采取行动对付其他人,如今这个问题依存在,雪州民联大臣卡立必需负上全责!
他也挑战卡立,拿出气概下令,指示往後无论州行政议员丶州议员或高官,都不可为任何人写推荐信,以免让雪州人民的福利继续遭民联剥削。
“如果不是民联本身的行政议员揭发此事,到了这一刻,人民都被民联所瞒骗,原来民联做官的,这些年来依旧有为人写推荐信或支持信。”
也是雪州国阵青年团宣传局主任的他说,任何涉及商业性质的推荐信,对一个强调公正透明的政府来说,都是不应该的。一个做官的,为一个人或一个公司写商业性质的推荐信,这也证明官商勾结,最终受害及遭殃的,只是人民。
“民联一直都是假公平丶假透明的休假政府,在执政多年之後,存在的问题依然存在丶滥权也无法解决!”
他抨击并要求民联领袖及雪州一众的民联行政议员站出来,让大家知道民联政府的行政议员丶州议员和高官在这些年来究竟发出了多少的推荐信和支持信。
“他们也要出示证据,证明他们写出的推荐信的用意!”
雪州行政议员哈丽玛表示,雪州大臣政治秘书法依卡日前被指,为一名亲戚写一封“推荐信”给州政府子公司,要求考虑其求职资格的事并无不妥,因为不是要求该公司一定要聘请有关人士。
她要求雪州大臣丹斯里卡立下令,日後无论是州行政议员丶州议员或高官等,都不可为任何人写推荐信。

Thursday, July 19, 2012

证明雪民联滥用全力


(吉隆坡18日讯)
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秘书拿督郑有文针对雪州民联行政议员哈丽玛指责,雪州大臣政治秘书法依卡为一名亲戚写一封“推荐信”给州政府子公司,已再一次证明雪州民联一直在滥用州政府权力为“自己人”办事;而且民联里也一直存在着“支持信”及“推荐信”的照顾朋党文化!
他揶揄 ,雪州政府於早前通过“我的雪兰莪”福利拨款,拨出1千500万令吉来打击贪污,分发奖金奖励成功检控贪污者的人士,是不是也要“支持信”及“推荐信”!
他说,民联自从执政雪州过后,便一直打造出一副虚假伪装的面貌,来欺骗人民。

“民联领袖可以把自己赞得有多清廉丶乾净,但是事实已一而再证明,他们都是权力狂,除了将雪州政府当作是自己个人的权力斗争擂台,也企图利用雪州政府的资源,来照顾朋党。”

他说,之前巴生前市议员郑文福“支持信”事件发生后,行动党为保护“主流派”,未有采取行动对付其他人,如今这个问题依存在,雪州民联大臣卡立必需负上全责!

他也挑战卡立,拿出气概下令,指示往後无论州行政议员丶州议员或高官,都不可为任何人写推荐信,以免让雪州人民的福利继续遭民联剥削。

“如果不是民联本身的行政议员揭发此事,到了这一刻,人民都被民联所瞒骗,原来民联做官的,这些年来依旧有为人写推荐信或支持信。”

也是雪州国阵青年团宣传局主任的他说,任何涉及商业性质的推荐信,对一个强调公正透明的政府来说,都是不应该的。一个做官的,为一个人或一个公司写商业性质的推荐信,这也证明官商勾结,最终受害及遭殃的,只是人民。

“民联一直都是假公平丶假透明的休假政府,在执政多年之後,存在的问题依然存在丶滥权也无法解决!”

他抨击并要求民联领袖及雪州一众的民联行政议员站出来,让大家知道民联政府的行政议员丶州议员和高官在这些年来究竟发出了多少的推荐信和支持信。

“他们也要出示证据,证明他们写出的推荐信的用意!”

雪州行政议员哈丽玛表示,雪州大臣政治秘书法依卡日前被指,为一名亲戚写一封“推荐信”给州政府子公司,要求考虑其求职资格的事并无不妥,因为不是要求该公司一定要聘请有关人士。

她要求雪州大臣丹斯里卡立下令,日後无论是州行政议员丶州议员或高官等,都不可为任何人写推荐
信。

Thursday, July 12, 2012

非夫妻关系穆斯林,需分开坐看戏


(吉隆坡12日讯)

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秘书拿督郑有文抨击,负责管理地方政府事务的民联行动党雪州行政议员刘天球,自称对“没有血缘和非夫妻关系的男女穆斯林,需分开坐看戏”政策一无所知的解释,除非是在逃避责任,否则刘天球便很可能是一直在睡觉,对于瓜雪县议会的决策竟会蒙然不知! 

他炮轰,刘天球批准州内的网咖和脚底按摩中心的数量多到每走两三步便有一间,却阻止男女在电影院内排排坐,这种根本就是本未倒置的措施。

 

“专门管理地方政府事务的刘天球对于这样的决策也会不懂,他还懂什麽?或是另有压力,造成行动党必需妥协?”

 

他挑战刘天球,无论是不知情,或者是知情不出声,都需向全雪州人民交待清楚,而不是一句“不知道”来撇开所有责任。

 

“如刘天球是毫不知情,他需道歉因为他对于人民委托他的职务上失责,他对于自己管辖范围的职务,不清不楚。”

 

他指出,如果刘天球是知情却让该项政策通过,他同样要向雪州人民道歉并解释,为何会让回教化政策在雪州这个先进州内落实。

 

也是雪州国阵青年团宣传局主任的他说,民联雪州政府已多次想要在雪州落实伊兰党一直想要的神权回教政策,包括雪州大臣也表明要在未来数年内,先将莎阿南打造成纯回教的“清真城”。

 

“雪州政府如果是为了人民的生活环境,要打造给青少年健康的生活环境,应该全力出动去打击和取缔州内的非法网咖和色情脚底按摩中心,而不是通过回教政策来阻止男女在电影院内排排坐。”

 

日前,报章揭露,瓜雪县议会在处理当地一间戏院更新营业执照申请时,附带条件要求业者装置告示牌,提醒没有血缘和非夫妻关系穆斯林男女,不能并坐看戏。

 

据悉,有关戏院营业执照届满向县议会申请更新,当局在4月致函给业者,表示申请在附带条件下获得批准,即业者必须装置告示牌,提醒穆斯林男女在戏院内必须分开坐。 

较后,针对这项政策,雪州行政议员刘天球喊停,并指示瓜雪县议会将此政策重新带往常月会议作出讨论。

 

刘天球说,该县议会在他毫不知情情况下,实行该政策,但其他方政府未有实行同样政策,为此州政府不允许,地方政府出现双重标准制度。

 

他指出,该县议会推出此政策时,也未向雪州行政议会提出此事,为此,该项政策必须从即日起暂停,并让该县议会带往常月会议做出详细讨论,再做出决策。

Friday, July 6, 2012

民联动辄通过法律起诉指责者作风

(吉隆坡7日讯)
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秘书拿督郑有文抨击,民联动辄通过法律起诉指责者作风,是打压人民求知权,暴露出他们的霸道。

他揶揄,民联一直都只会做反对党,任何事情都以为喊告,指责是前朝或别人的错,便可以解决,但是身为州政府真正的责任是要解决民生问题,而不是炒作搏宣传。

他认为,民联在人民面前便假假倡导一切民主,唯近来政治民主却开倒车,执政的州属动不动就喊告,相比执政政府半世纪来相安无事,真的差异太大。

他说,农业及农基工业部副部长蔡智勇日前公布,有消息指雪州民联政府,动用10亿令吉购买资产,要求雪州民联政府解释给雪州人民知道,因为那是人民的血汗钱。

“但是,对于雪州毫无贡献的雪州大臣卡立却在隔日表示一切法庭解决。拖了两年的调查报告,竟要再过一年才宣布,当中难道有什麽不可告人的密秘?”

他强调,从以上例子看来,显示民联倡导以民为主的政策,应受全民质疑,人民误解了民主的真义,从上届大选可以感受到人民为求民主之心已到了沸点。

他说,一个国度绝对不能完全民主,民主不能等于没有法律约束,如此一来人民将面对生活上的危险,例如抢劫杀人等犯罪行为随时会发生在生活周遭。

他指出,人类自有文明以来,以群体方式生活着,也就有法制限制,才能好好生活到现在。

也是雪州国阵青年团宣传局主任的他吁请人民在大选迫近时,慎重思量手中一票,应选出有担当的政府,并可以塑造未来愿景的执政党,为国家未来发展打下基础。

马华青年专才局主任蔡智勇再揭露,民联雪州政府与达南公司(TALAM)在进行债务偿还过程中,居然以比市价高出4200万令吉的价钱,向达南公司买下2263英亩的土地,让达南公司以1亿8100万令吉价格卖出该片属租赁的土地(leasehold land)。

他说,根据估价公司报告,上述位於Bestari Jaya的土地,市值只是1亿3900万令吉,或每英亩6万令吉;但达南公司却以每英亩8万令吉,总值1亿8100万令吉的价格,将土地转售给雪州政府。

这也是蔡智勇在周二揭发达南公司与雪州政府逾10亿令吉的交易,以拯救负债累累的达南公司免被除牌,更让该公司获得超过2亿6600万令吉的现金後,再度揭发雪州政府与达南公司的交易偏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