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Friday, July 30, 2010

郑有文:雪州民联违反 “还富于民”政策malaysiakini

马青雪州州团署理团长郑有文谴责民联雪州政府滥用公款,动用州资源来打资讯战以巩固政权,同时证明民联的“还富于民”的口号,只是用来欺骗选民的花招而已。


郑有文说,大臣卡立这项决定,显示他大权已旁落,被迫向逼宫派的公正党内人士俯首称臣,动用州政府资源来巩固本身的政治地位。


“早在今年5月召开的公正党全国大会上,就有代表炮轰卡立的媒体宣传不足,并要求他动用州政府资源来巩固党在雪州的地位。”


“据了解,刚受委州政府宣传主任的巴鲁阿敏所率领的超过50人宣传工作队,其开销就是来自这笔1500万拨款。”

郑有文指出,这笔1500万拨款只是公正党掠夺州资源的开始,除了偷沙课题,也应关注“州库通党库”滥权事件。

“令人遗憾的是,行动党竟然对此事坐视不理。”

他说,大臣卡立指以雪州520万人口来计算,1500万只是每人3令吉而已,但精打细算的卡立,难道不知道1500万可以每年兴建357间廉价屋,造福人民吗?

郑有文也质疑民联把钱用在传播讯息,其实是公器使用,志在攻击不同政治立场的政党和个人,因此人民应该勇于反对。



Thursday, July 29, 2010

malaysiakini 郑有文: 陈国伟应该向卡立和邓章钦学习

马青雪州州团署理团长郑有文认为,民联政治人物应该向雪州大臣卡立学习,说话开诚布公,而不是转弯抹角,不知哪句真话,那句才是假话。



也是马华雪州联委会副秘书郑有文是针对民主行动党纪律委员会主席陈国伟,评论卡立说话缺乏技巧,词不达义,发表文告如是指出。


“陈国伟又说,卡立虽是杰出商人,但不意味着懂得政治领域的说话技巧。”


郑有文反问陈国伟,难道把黑说成白,白说成黑,就是所谓的政治人物说话技巧?还是陈国伟故意把同僚刘天球、郑文福伪造信笺事件扫入地毯下,所以责怪卡立说真话在先?


他说,卡立不会说动人的政治话,至少反映出他是个有话直说的人,总比那些唱高调,说得特别好听的政治话值得信赖。


套句话说,“一个人敢于说实话,敢于得罪群众,必须心里没有恐惧.必须光明磊落,没有见不得光的事。如果自己屁股底下有一堆屎,一定会遮遮掩掩,避免把自己暴露在公众的目光之下,以策安全。”


郑有文指出,雪州立法议会议长邓章钦感叹有关事件对雪州政府的破坏,就如同“一滴蓝靛弄坏一缸牛奶 (nila setitik rosak susu seberaga) ”,如同白衣上的一个小黑点,并形容这是一起不幸的事件。


“比起邓章钦,陈国伟就显得缺乏前者的真性情。”

1千5百万的宣传费,民联老黄卖瓜自赞自夸:malaysiakini

(莎亚南廿八日讯)

马华雪州联委会副秘书郑有文指出,公正党青年团宣传主任李凯伦所发表党团的文告,欢迎雪州政府每年花费1千5百万的宣传费措施,除了是老黄卖瓜自赞自夸,同时更证实民联州政府高层向党内压力低头,开始党政不分地使用州政府资源的说法。



也是马华雪州青年专才局主任的郑有文表示,公正党之前的代表大会中,卡立被炮轰没用州政府资源来壮大民联的事件发生后,就有“15议员倒卡立”,到如今局势逆转为滥用州政府拨款,导致雪州人民必须为民联政治宣传而买单,最后由公青团发文告以合理化有关预算,这就是民联党意架空州政府的预兆。


他说:“根据公青团的文告,他们试图抬出知情权来合理化有关的预算,可是如果民联的领袖包括州议员都不认同该预算,证明这个措施确实不可行,以及是一个不实际的方案。”


他指出,“民主行动党雪州议员李映霞今日在电台访问中承认,有关1千5百万的宣传预算确实有点高,如果能够使用在民生福利上,会比单纯使用在宣传上来得有效果。”


这也说明了民联内部领袖的潜意识中,也认为将1千5百万落实在民生福利措施,如降低门牌税以及减轻人民负担等,比起使用1千5百万在政治宣传费上,更有利于雪州人民。

有鉴于民联政府当初答应选民的种种利民政策落空,郑有文建议民联政党应该让雪州政府先履行大选的承诺,而不是忙着做政治宣传,否则下届大选民联无法向选民交待。

因此,郑有文也要求公青团的李凯伦,无需抬出大道理来唬人,因为民联的这套说法,如果连内部都不相信,又如何能够骗得了人民,因此应该先说服社青团的李映霞,才发出文告抨击马华及国阵。


Add caption

Friday, July 23, 2010

马青总稽查兼雪州州团署理团长郑有文博士怒斥人民公正党青年团宣传主任李凯伦的针对性言论,并对他这种“对人不对事”的针对性做法感到不满。



“李凯伦日前指出巴生区会主席拿督郑敬保在雪州政府大厦示威时,现场出现土著权威组织成员,就武断地指责马华与土权勾结,这是非常主观和具有政治针对性的看法。”


郑有文表示,郑敬保已经澄清说他是因区部巫统的邀请,基于国阵精神的考量下才一起到雪州政府大厦针对偷沙事件示威,他是到现场后才发现有土权成员在场,但在“对事不对人”的原则下,只要对偷沙事件不满的人都有权利出席上述示威活动,这并无不可告人的所谓勾结行径。


“事实上,马华和马青对于土著权威组织的种族性言论的立场是势不妥协的,郑敬保出现在示威现场只是针对偷沙课题,反观民联政客就因为现场出现土权分子就把风马牛不相及的两样事情扯在一起谈,以便制造马华勾结土权的假象,并转移民众对偷沙课题的视线。”


郑有文强调,相对于公正党和行动党公然地与鼓吹建立回教国的回教党抱在一起,这才是人民的心腹大患。雪州回教党在刘秀梅事件和禁酒令事件上已经显示其极端的本质,郑有文劝请李凯伦必须先盯紧其盟友回教党,不要再以似是而非的言论来转移视线。

Add caption

Wednesday, July 21, 2010

郑有文: 欢迎刘天球俯顺民意,取缔非法娱乐中心

马青雪州州团署理团长郑有文博士表示,他对雪州行政议员刘天球俯顺民意,随队取缔非法娱乐中心的作法表示欢迎,并认为这一切都是拜人民力量所赐。

郑有文发表文告说,根据媒体报道,刘天球在上周五,随队取缔八打灵再也市政厅区内多间非法网咖,桌球中心等。

他说,刘天球之前说地方政府没有执法权而一直推卸责任,如今却“痛改前非”,随队取缔非法娱乐中心,证明刘天球前言不对后语,之前都在欺骗人民。

他说,做为刘天球的下属,甘榜动姑州议员刘永山及八打灵再也市议员张菲倩,早在2个月前已亲自带队,直捣双溪威的非法娱乐场所。

“作为上司的刘天球珊珊来迟,但迟到好过没到,最怕是刘天球只是因为剧情需要‘做戏’而已,取缔行动只是三分钟热度。”

郑有文指出,资料显示自民联2年前执政雪州后,州内非法娱乐中心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目前至少有1800间非法网咖,非法按摩中心和其他非法娱乐场所据估计也有数千间,严重影响青少年和家庭关系。

郑有文说,马华在非法娱乐中心课题上,一直与人民站在一起,共同发挥人民的力量,向雪州民联政府施压,终于看到一些成绩。

另一方面, 针对欧阳捍华指国阵在门牌税调涨事件混淆人民,郑有文希望欧阳捍华先回答,民联州政府是否有兑现减低20%门牌税的大选诺言, 才有资格批评他人,否则只是自爆其短。

郑有文说,巴生市议会在人民大力反对下,取消调涨门牌税先兆的巴生市议会自行重新产业估价,还有蕉赖11里新村门牌税调涨事件,如果不是马华和人民站在一起反对抗议,恐怕“米已成炊

Tuesday, July 13, 2010

satu artikel yang patut direnung: PASIR SELANGOR

看了今天的报道,卡立澄清武吉长岗采沙活动属于合法。第一阶段涉及60英亩地段。自今年一月操作以来共有40万吨沙石被售。价格为700万零吉。

新闻:南洋雪隆版,13.7.2010 B4

但是,奇怪的是,以60英亩地段,挖了30尺深。理应开采了1千3百万吨沙石



60 acre = 242,811sqm

30m deep

7,284,330 mcube

Density of sand = 1.9 tan/cu.m

Produce = 13,840,227tan

以市价每吨RM22。那么,total revenue = RM304,484,994。
就算是开采结果,只有30%沙石可以售卖;那么,就应该是约1亿零吉的收入。20%盈利,也应该有两千万零吉。这还只是一个沙场的盈利。卡立说《州内》采沙只有700万盈利??问题很明显,不必多说!!

我们的大会议长不让偷沙课题在州议会辩论,明显是在维护KSSB及州政府内的一些人士。

还有,希望民联拿出诚意,让偷沙课题在州议会辩论,以快速的方式解决偷沙问题。不断在报章说这是前朝的问题,不会把问题解决。民联州政府执政2年,偷沙活动比以往更为猖狂,因为,有黑色行业漂白运动!!

另外,州内采沙活动造成的环境问题。不知我们的州政府是否有设立及基金,好让改天在该区进行修复工作。这都是看不到的费用(hidden cost)。应该问问看我们的伊丽莎白行政议员,中央政府在乌雪为原住民提升道路,以方便原住民进入园丘收集收成。雨季来临时,一棵果树因土地松陷而倒塌,你“忧国忧民”地担心环境问题。引来国际环保组织关注。那么,不知为什么这片“合法”的采沙场造成的严重环境,水源污染问题,你好像盲了!!还是,你担心被黑色势力威胁,像那位国会议员一样被人泼红漆?!!

Thursday, July 8, 2010

malaysia kini :雪州民联政府“顾问团”泛滥

马青雪州分团署理团长郑有文,批评雪州政府“顾问团”泛滥, 显示民联州政府领导无方。

他说,有关委任令人怀疑含有政治企图,或收买支持者人心之嫌。


他说,从水供重组、巴生河修复计划,复兴城市计划、3个地方议会提升效率研究团、安华受为雪州经济顾问,再到大臣昨天宣布的20人地方政府顾问团等等,无一不出动到“顾问”,令人怀疑此举到底是为了照顾支持者,或证明民联领导能力有限?


郑有文认为,委任所谓的“顾问团”是政治因素多于专业考量。根据了解,一些的“顾问费”动辄数十万,有鉴于此,民联州政府应该公开利用公款支付的“顾问费”和其他开支,以示透明与问责。


另一方面,郑有文针对州政府委任7名各县新村事务协调官,指行政议员欧阳捍华睁眼说瞎话。


他说,目前州内已经有各自的州村委会,主席和秘书也领取津贴,为何雪州政府再花费另委任新村事务协调官?


“根据报道,新村事务协调官的责任是监督各村的发展,这是否说明了现有村委会没有履行责任, 或纯粹为了‘分猪肉’?”


“欧阳捍华指有关委任无关政治,其实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稍微对雪州政治有认识者,都知道雪州政府这样做,有安抚和收买人心之嫌.。”


郑有文说,由于一些州村委会令人质疑是否能提高村民的生活素质,所以联邦政府通过委任联邦村委会,扮演与联邦政府及房地部之间的桥梁角色,协助推动各项新村发展计划,这一切都是为公,为村民福利着想,何错之有


Tuesday, July 6, 2010

郑有文:民联捍卫新闻自由不应只是说说而已MALAYSIA KINI

马青雪州州团署理团长郑有文,揶揄雪州行动党当家不当权,公正党促雪州政府杯葛星洲日报,行动党的州政府高官,竟然懵然不知情!



他说,公正党策略局主任蔡添强虽不在雪州政府权力核心内,但他的权力甚至比雪州大臣和高级行政议员还大,可以代表雪州政府发言施政,而多位行动党的高官,被媒体问及才如梦初醒。


雪州马华副秘书郑有文是针对蔡添强声明,由于该党不满星洲日报对大臣卡立遭“逼官”事件的报道,因此建议雪州政府杯葛星洲日报1个月,发表文告如是指出。


“这也显示雪州民联政府三党其实是三头马车,同床异梦,公正党一党独大!”


他说,民联政府口口声说要捍卫新闻自由,但事实上却干预言论自由,从杯葛媒体事件,便可以看出民联的真面目,最没有资格说捍卫新闻自由的,是有关的民联领袖。


也是班达马兰州选区发展协调官的郑有文说,雪州民联将在本月在州立法议会提呈“自由资讯法案”,但有关法案是否只是充门面,没有实质用途,还是另有企图,雪州人民应该给予关注和监督。


“毕竟新闻与资讯自由不是讲给自已爽而已,它是捍卫人民知情权的关键,必须身体力行加以实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