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Thursday, December 29, 2011

A-Z man, Azman Ching 有学博才,文韬武略: (巴生讯)班达马兰州选区协调官郑有文博士说,中央政府高度注重教育领域的发展,同时扶助来自贫穷家...

A-Z man, Azman Ching 有学博才,文韬武略: (巴生讯)


班达马兰州选区协调官郑有文博士说,中央政府高度注重教育领域的发展,同时扶助来自贫穷家...
: (巴生讯) 班达马兰州选区协调官郑有文博士说,中央政府高度注重教育领域的发展,同时扶助来自贫穷家庭的学生,协助他们掌握知识,脱离贫困。 郑有文亲自为学生背上书包,右为纳莎鲁丁 。 也是马青巴生区会团长的郑有文表示,政府十分关心学生的学习情况,特别是贫苦学生。 ...

马台互相承认学位,独中生有更多的升学管道和出路

(巴生讯)
班达马兰州选区协调官郑有文博士说,中央政府高度注重教育领域的发展,同时扶助来自贫穷家庭的学生,协助他们掌握知识,脱离贫困。

 
郑有文亲自为学生背上书包,右为纳莎鲁丁

也是马青巴生区会团长的郑有文表示,政府十分关心学生的学习情况,特别是贫苦学生。
郑有文是日前在甘榜拉惹勿达,颁发100个书包予贫苦学生,致词时如是表示。
他勉励学生要牢记知识可以改变命运的教诲,勉励他们刻苦学习,掌握知识与技能,回馈社会和国家。
“儿童是祖国的希望和未来,同学们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不辜国家的希望,成人成才。”

全体师生与班达马兰州选区协调官郑有文和嘉宾们合照。


除了为孩子们带来了新书包,郑有文也和出席仪式的家长们亲切交谈,详细了解学生的学习、生活状况,勉励学生们过一个快乐、充实、有意义的假期。


此外,郑有文也勉励学校提高教学素质,注重学生身心健康,培养孩子们多方面的兴趣,充分展示孩子们的才华,让孩子们健康快乐的成长。
另一方面,在谈及马来西亚学术资格鉴定机构与台湾评鉴中心,已就互相承认学位达成协议一事。郑有文认为,我国目前有6000名学生在台湾深造,一旦马台互认文凭后,留台生的就业机会将大为提高。

“这也意味者,我国学生,尤其是独中生有更多的升学管道和出路。”
出席当天仪式者包括巴生巫统暑理主席纳莎鲁丁和社区领袖。

Thursday, December 22, 2011

笑话

活在当下的槟城真好、什么笑话都有,最近林首长就来这么一个!他说他的海底隧道收费肯定比原有的大桥来得高,理由是不收费的话、“将导致另外两条大桥没有车辆使用”!


天呐!火箭308前不就是打着反对收费而赢取民心的吗?怎么屁股下的椅子一换,思维也变到完?林首长不也常对槟威大桥收费及年限左鞭右挞吗?既然号称“讲人民的话、做人民的事”,那怎么不弄条免费隧道来“顶死”那可恶的大桥收费?再说,槟城人最精打细算,那贵过大桥的隧道又要让谁用?会不会是一条养在北海底下的白色海象?


当然大家都知道,这天下除了善堂派免费饭之外,没有其他的免费午餐,穿桥过路也是一样,你要一路顺畅直通车,当然要收费,分别在向人民收或者是用者付费,总之那维持费不会从天上往下掉。但政治最讲究原则,当年你火箭反槟岛外环公路(PORR)反得响彻云霄,今天揸Fit了、当权了,就挟持民心有恃无恐“我们会尽量让3条内环公路免费通车,即使要收费也会确保是最低的收费”?


先不说收费数目是多少,只要告诉人民这标准该如何定、是老百姓的标准还是林首长的程度?还记得当年许子根一间几十年的老爷屋子,被黄伟益猛轰为豪华“帮阁楼”,更神秘兮兮的对记者出示谷歌地图以示确有其事,但今天对自己的豪宅则低调的形容为“豆干厝”,这要人民如何评定猫政府的标准?


再来一个笑话是林首长说,海底隧道的筹建,是因为“前朝与中央签约限制,兴建大桥需要中央批准”。OK,我们倒要问问林首长,现任槟州政府几时正式向中央提呈第四通道计划(其他三项为两条大桥与渡轮,奇怪的是林首长向来只强调两岸三通一个槟城,历史最悠久的渡轮是假的啊?)?又什么时候接到中央政府的申请回绝书?都没有是不是?那林首长怎么可以以己度人、以自己习惯性爱搞对抗(一马脚车那标新立异的制服就是最佳例子)来“强奸”中央不支持第四通道?如果“想当然尔”或做梦梦见也可以当隧道计划的主因,那不是笑话又是什么?


话说回头,没有谁会反对一个真正利民的发展计划,而且除了火箭朋友之外、也不会有谁敢说出“XX计划一旦建成,就会跳桥”或拿头撞隧道之类的话,虽然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纯粹是大选花招,不然何必现在就宣布一个2015年才开工的计划?但问题还是回归到原点,就是原则!林首长上任将近四年,期间作出不少于五项重大建设计划,如老虎园、高尔夫球场、空中客车、租期地契转换为永久地契及最新这个海底隧道,几乎大部分都以笑话收场。


老虎园是说都不必说、反正连猫都不见一只;高球场比较刺激,还记得当年(2008年11月28日)林首长与韩国DKENC公司主席召开联席新闻发布会,一起宣布耗资三亿六千万的峇都交弯高球场大计,如今怎么连三毛六都不见?


空中客车也很隆重,根据光华日报2008年11月11日的大字标题:“槟城料出现全马首部空中客车(AEROBUS)! ”,新闻发布会是在林首长办公室召开、“正式公开及对外发表有关空中客车计划”,陪同该美国公司市场发展部董事拿督阿礼宾出席的还有第二副首长拉玛沙米。发布会也提及:“该公司早前已获得联邦政府发出的营运执照,加上根本无需动用到中央拨款,为此,此计划最终能否落实,关键在于州政府的决定”,OK,槟州猫政府最终的决定又怎么啦?说到天花乱坠的空中客车难不成被大卫高博飞变走了?


在这里又想起林首长在报章上的一句话:“我们得大胆去做,宁愿尝试后失败,也不要没有尝试”,当然有进取心是好事,但槟城多的是手停口停的劳动阶级朋友,林首长要玩白老鼠自然谁也不敢阻止,就算心有余,也未必阻止得来,就像曹观友先生说,“兼顾公开招标珍惜土地禁收费站”,到了林首长手上就变成“即使要收费也会确保是最低的收费”!


一旦林首长坚持落实收费,当年在“我要做”之下只能写文章发泄的曹先生又奈林首长何?更别说我们这些升斗小民,到时到候,大家都成了林首长的笑话!#


http://sbpgrm.blogspot.com/

http://chenjialiang.blogspot.com/

笑话

活在当下的槟城真好、什么笑话都有,最近林首长就来这么一个!他说他的海底隧道收费肯定比原有的大桥来得高,理由是不收费的话、“将导致另外两条大桥没有车辆使用”!


天呐!火箭308前不就是打着反对收费而赢取民心的吗?怎么屁股下的椅子一换,思维也变到完?林首长不也常对槟威大桥收费及年限左鞭右挞吗?既然号称“讲人民的话、做人民的事”,那怎么不弄条免费隧道来“顶死”那可恶的大桥收费?再说,槟城人最精打细算,那贵过大桥的隧道又要让谁用?会不会是一条养在北海底下的白色海象?


当然大家都知道,这天下除了善堂派免费饭之外,没有其他的免费午餐,穿桥过路也是一样,你要一路顺畅直通车,当然要收费,分别在向人民收或者是用者付费,总之那维持费不会从天上往下掉。但政治最讲究原则,当年你火箭反槟岛外环公路(PORR)反得响彻云霄,今天揸Fit了、当权了,就挟持民心有恃无恐“我们会尽量让3条内环公路免费通车,即使要收费也会确保是最低的收费”?


先不说收费数目是多少,只要告诉人民这标准该如何定、是老百姓的标准还是林首长的程度?还记得当年许子根一间几十年的老爷屋子,被黄伟益猛轰为豪华“帮阁楼”,更神秘兮兮的对记者出示谷歌地图以示确有其事,但今天对自己的豪宅则低调的形容为“豆干厝”,这要人民如何评定猫政府的标准?


再来一个笑话是林首长说,海底隧道的筹建,是因为“前朝与中央签约限制,兴建大桥需要中央批准”。OK,我们倒要问问林首长,现任槟州政府几时正式向中央提呈第四通道计划(其他三项为两条大桥与渡轮,奇怪的是林首长向来只强调两岸三通一个槟城,历史最悠久的渡轮是假的啊?)?又什么时候接到中央政府的申请回绝书?都没有是不是?那林首长怎么可以以己度人、以自己习惯性爱搞对抗(一马脚车那标新立异的制服就是最佳例子)来“强奸”中央不支持第四通道?如果“想当然尔”或做梦梦见也可以当隧道计划的主因,那不是笑话又是什么?


话说回头,没有谁会反对一个真正利民的发展计划,而且除了火箭朋友之外、也不会有谁敢说出“XX计划一旦建成,就会跳桥”或拿头撞隧道之类的话,虽然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纯粹是大选花招,不然何必现在就宣布一个2015年才开工的计划?但问题还是回归到原点,就是原则!林首长上任将近四年,期间作出不少于五项重大建设计划,如老虎园、高尔夫球场、空中客车、租期地契转换为永久地契及最新这个海底隧道,几乎大部分都以笑话收场。


老虎园是说都不必说、反正连猫都不见一只;高球场比较刺激,还记得当年(2008年11月28日)林首长与韩国DKENC公司主席召开联席新闻发布会,一起宣布耗资三亿六千万的峇都交弯高球场大计,如今怎么连三毛六都不见?


空中客车也很隆重,根据光华日报2008年11月11日的大字标题:“槟城料出现全马首部空中客车(AEROBUS)! ”,新闻发布会是在林首长办公室召开、“正式公开及对外发表有关空中客车计划”,陪同该美国公司市场发展部董事拿督阿礼宾出席的还有第二副首长拉玛沙米。发布会也提及:“该公司早前已获得联邦政府发出的营运执照,加上根本无需动用到中央拨款,为此,此计划最终能否落实,关键在于州政府的决定”,OK,槟州猫政府最终的决定又怎么啦?说到天花乱坠的空中客车难不成被大卫高博飞变走了?


在这里又想起林首长在报章上的一句话:“我们得大胆去做,宁愿尝试后失败,也不要没有尝试”,当然有进取心是好事,但槟城多的是手停口停的劳动阶级朋友,林首长要玩白老鼠自然谁也不敢阻止,就算心有余,也未必阻止得来,就像曹观友先生说,“兼顾公开招标珍惜土地禁收费站”,到了林首长手上就变成“即使要收费也会确保是最低的收费”!


一旦林首长坚持落实收费,当年在“我要做”之下只能写文章发泄的曹先生又奈林首长何?更别说我们这些升斗小民,到时到候,大家都成了林首长的笑话!#

http://sbpgrm.blogspot.com/

http://chenjialiang.blogspot.com/

Thursday, December 8, 2011

人民连同马华呼吁奏效,雪州政府网站撤下华文版

马华雪州副秘书郑有文博士揶揄张念群和雪州民联华裔国州议员在人民揭发和马华多天的呼吁和催促下开始奏效,雪州政府在不动声色的换下雪州政府网华文版,这也一再的证明雪州华裔国州议员在雪州政府的行政管理办理成效上启着一定的监督角色,那么他们就必须向雪州人民清楚交代这个事件的来龙去脉,而不是草草的换下华文版就能解决根本问题。

他表示,雪州政府信誓旦旦花费1500以作为雪州的宣传费用,但是雪州最根本代表州政府形象的官方网站华文版网站却一开始就不伦不类,雪州人民怎能期待州政府在推广华文华教上能有什么好的成绩呢?

“我在这里强调的是问责文化,张念群和民联华裔国州议员必须清楚交代谁应该为整起事件负责,而不是在暗地里更换和撤下有出问题的华文版就能解决,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是现在雪州政府的最大问题”.

也是马青总稽查的他质问张念群虽然雪州政府已经换下州政府网站华文版,但是什么时候正确无误的华文版才能出现?还是依然采取“拖字诀”试图让时间把一切都淡化,人民也将随着时间流逝而淡忘雪州政府的这个“凸槌”事件?

他强调雪州马华将随时跟进有关事件的进展,倒数正式华文版的正式启用时间,以华文版何时启用作为雪州民联华裔国州议员办事效率的其中一项关键绩效指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