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Monday, October 31, 2011

(吉隆坡讯)


雪州马华副秘书郑有文抨击家长教育行动小组(PAGE)发表“要挟论”,将数理英化课题政治化,当成该组织支持国阵的筹码深表遗憾。


也是国阵雪州青年团宣传主任的郑有文说,有关组织不但暴露了该组织缺乏专业性,而且欠缺理性思考,这种言行是无法令人苟同的。


郑有文是针对家长教育行动小组主席诺阿兹玛,警告政府必须给予家长选择权,否则他们来届大选就会把票投给在野党,让国阵无法重夺三分之二多数议席,发表文告这样表示。


他说,诺阿兹玛曾语带“要挟”表示,“如果这是政治问题,请让我们在中小学拥有英文教数理的选项,而我们也会给你三分之二多数议席,请不要逼我们把票投给反对党。”


郑有文认为,民间组织绝对有义务和权力向政府当局提出诉求,但如果是将之政治化,动机令人质疑。


他说,政府应该集思广众,接受各造包括民间组织的意见,寻找一个有效途径,解决这项课题。


“我们了解父母们关心子女学业和前途,但意气用事并不能解决问题。”


“无论如何,教育乃建国之本,国家教育政策不应朝令夕改,毕竟人生没有几个十年,莘莘学子不该成为‘白老鼠’。”


郑有文认为,面对全球化时代,我国要用善多元文化、语文的有利条件,培养多语人才,与世界接轨。


“数理科英化的政策的其出发点是好的,不过却必须考量其弊和利,避免两头不到岸。”

Monday, October 24, 2011

A-Z man, Azman Ching 有学博才,文韬武略: 郑有文:唯有赏罚分明的监管制度才能有效纠正弊病。

A-Z man, Azman Ching 有学博才,文韬武略: 郑有文:唯有赏罚分明的监管制度才能有效纠正弊病。: (吉隆坡讯) 马青总稽查郑有文博士表示,政府必须采取 赏罚分明 的监管制度,才能 有效纠正 总稽查司所揭露的弊病 , 挽回公务员的士气和民心 。 也是国阵雪州青年团宣传主任的郑有文,是针对2010年国家总稽查司报告,再度揭发多个 公共机构管理不当 ,出现滥用巨款和...

郑有文:唯有赏罚分明的监管制度才能有效纠正弊病。


(吉隆坡讯)


马青总稽查郑有文博士表示,政府必须采取赏罚分明的监管制度,才能有效纠正总稽查司所揭露的弊病挽回公务员的士气和民心


也是国阵雪州青年团宣传主任的郑有文,是针对2010年国家总稽查司报告,再度揭发多个公共机构管理不当,出现滥用巨款和“小拿破仑”状况,发表文告这样表示。


他说,总稽查司所揭发的舞弊事件,对于大部分尽于职守的公务员的来说,在士气上无疑是一项巨大的打击,因此检讨现有的关键指标和赏罚制度是必要的。

郑有文说,不论人民或政府本身,都不想看到“年年岁岁弊相同,岁岁年年习不改”,一小撮官员中饱私囊事件一再重演,而当局在对付有关官员却显得“雷声大雨点小”。


“无论如何,我们对2010年总稽查报告提及,17个政府部门表现卓越有进步,截至2011年4月30日为止,2008年度的总稽查报告中的174项改善建议中,共有172项已获得落实,当局采取行动处理了98.9%的弱点表示赞赏。”


“在2009年,总稽查报告共提出250项改善建议,而当中共有220项已获得执行,占了总数的88%。”


另一方面,也是马青雪州州团署理团长的郑有文也对2010年国债逼近顶限,攀升12.3%达4070亿令吉表示关注。


他说,为了避免过高的债务拖累我国财政和经济表现,无论政府或民公众,改善财务管理,开源节流是当务之急。

Wednesday, October 19, 2011

天大的笑话!!!

http://www.nanyang.com.my/node/388632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178133

Tuesday, October 18, 2011

郑有文:一滴蓝靛坏了一锅牛奶!

马华雪州副秘书郑有文博士对明年度财政预算案中的中小学生获100令吉津贴,并没有包括独中生大表失望之余,并形容为“一滴蓝靛坏了一锅牛奶”。(Nila Setitik  Rosak Susu Sebelanga)

郑有文说,明年预算案整体来说是一项惠民预算案,但有关宣布不但对独中生不公平,对强调公平社会的“一个马来西亚”口号来说,更是当头棒喝,无疑是“一滴蓝靛坏了一锅牛奶”。
郑有文是针对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宣布,明年度财政预算案中宣布的中小学生获100令吉津贴,并没有包括独中或私人学校学生,发表文告这样表示。
郑有文说,副首相的这项宣布不但否定了独中的贡献,同时也对华社拨了一盆冷水。
他说,独中是民办学校,却不是以盈利作为目标贵族学校,而且政府这些年来,对独中的资助,可说是杯水车薪
也是马青雪州分团署理团长的郑有文说,全国中小学学生约有530万人
独中生只占了6万人每个人100令吉相等于600万令吉,难道不值得政府投资?
“如果不是华社秉着再穷不能穷教育的理念,独中就不会走到现在,为国家社会培育无数人才。”
郑有文说,独中教育强调多元开放,成人成才,完全符合“一个马来西亚”理念。因此,政府除了责无旁贷协助独中,更应承认统考文凭。

郑有文:“一个马来西亚人民商店”在全国展开之前,应从长计议。

马华雪州联委会副秘书郑有文博士认为,“一个马来西亚人民商店”应该在利惠消费人,不影响传统杂货商的生存的大原则下设立。


郑有文是针对“一个马来西亚人民商店”的设立,将打击全国逾5万家小型杂货商的生存空间的报道,发表文告发出上述呼吁。


也是班达马兰州选区协调官的郑有文说,受打击的5万家小型杂货商,联同他们的家庭成员,受牵连者达数十万人,是一项非常严重的问题。


他说,传统杂货商目前背腹受敌,城市地区被霸级市场抢滩,如果在乡区又受到“一个马来西亚商店”侵蚀,如果当局不正视问题,剩下的2万华裔小型杂货商不久也将消失。


有鉴于此,郑有文呼吁政府在“一个马来西亚人民商店”在全国展开之前,应先听取传统杂货商业者的意见,从长计议。


“我们并不反对政府实立‘一个大马人民商店’,毕竟它是为协助贫苦人民购买到便宜的货物,减轻生活压力,不过必须考虑地点和杂货店的利益。”


另一方面,提及国内参与转型计划的270间传统杂货店,其中华裔经营杂货店只有区区26间,郑有文呼吁华裔积极响应,与时并进,进行改革,提升能力面对市场的竞争。


他说,为了避免传统杂货店后继无人,政府应提供资金上的援助,以实际行动协助业者转型

Friday, October 14, 2011

(吉隆坡13日讯)
马华雪州副秘书郑有文炮轰民联,这边厢声称会增加政府开销而大声抗议政府要调升国会议员的津贴;转个身,雪州民联政府在那边厢竟宣布将分别增加州议员10万令吉行政议员20万令吉拨款!

 他挑战雪州每一名行政议员及州议员,详细列出他们过去3年所获的拨款总额及这些拨款的用途和去向,以便证明在目前这个全球经济不明朗的时刻,是否真的须要增加议员拨款来服务人民。

 一旦拨款在下周发出后,这也意味着,行政议员的年度拨款将60令吉增加至80令吉;州议员拨款则从50令吉增加至60万令吉

 “他们有必要即刻公布每一名行政议员的拨款用途,我们不希望民联州政府假公济私,以雪州人民的钱来作为民联的 “私人用途”,甚至用作他们应付下一届大选的竞选基金!”

 他说,如果过去3年这些行政议员和州议员的拨款都去向不明而不愿公布拨款的用途,雪州人民便有权怀疑,如今他们增加拨款,是另有企图的!

 “雪州人民也要知道,那些常获得州议员拨款的团体和组织,是否与民联“特别”亲近;而不与他们“特别”亲近的团体,是否也将获得相同的待遇。”

他也要求,既然雪州政府也有提及这笔总额高达数百万令吉的拨款,是要“在各州选区进行小型工程,回馈给雪州人民”,州政府也应该透明化处理每一项工程的投标和工程发放的程序。

“若56名州议员每个月需要10-20万令吉的津贴,雪州政府1年就得缴付
6720至逾亿令吉的开销,是一笔大数目。

 这些钱来去不明,州议员也没有做到民联政府提倡的透明化;钱到底花在哪里,都没有网上公布,何来说钱不够用?”

 他说,民联在执政雪州不久,已调高了县市议员的津贴,想不到现在就连州议员也要求调高津贴,胃口还真不小。

 也是雪州国阵青年团宣传局主任的他说,雪州政府去年通过了资讯自由法令,当时他们声称这是全国首个州属拥有此法令,并且答应所有雪州人民都有权知道每一项他们想要知道的资讯,可是,至目前为止发出最多“封口令”的州属,竟是雪州莫属,这是非常可笑的。

 “雪州政府须证明给人民看,他们的工程投标是否公平让每一名有能力的发展商竞标,同时,雪州大臣卡立也须保证这些工程投标,不会出现任何的担保信或者靠朋党关系取得,否则他必须立刻下台,以示负责!”

 他说,雪州人民有理由怀疑雪州政府行政议员的诚信,因为根据赵明福案件的皇家调查委员会调查报告,民主行动党加影市议员李继香终在皇委会听证会上已承认皇委会第36证人李维荣是她的叔叔。

 “也是林吉祥前政治秘书的李继香,早前却不敢向媒体承认李维荣是她叔叔,心虚的心态表露无疑。”

他说,李维荣也承认,他是在没有经过竞标的情况下,获得由民主行动党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发出的选区工程及项目,因此他担心随着行政议员的拨款增加近半倍,拨款遭滥用和工程滥发等滥权事件会继续发生。




Wednesday, October 12, 2011

伊斯兰刑事法是实施在穆斯林身上,它和非穆斯林,如你和我等,没有关系????

聂阿兹长老说,非穆斯林害怕伊斯兰刑事法(断肢法),好像是小孩怕鬼。这个比喻很有趣,也有很大的想像,以及解释空间。


到底是这个世界没有鬼?还是鬼不可怕,可能比人类更加善良可爱?或者说,人和鬼,活在不同世界,各有一片自由的天空;人不犯鬼,鬼不犯人,彼此相安无事?


回教法不影响非回教徒?不管是哪一个说法,聂阿兹强调说,伊斯兰刑事法是实施在穆斯林身上,它和非穆斯林,如你和我等,没有关系。唔,我相信聂长老的诚信,我也知道他是好人;从过去他的表现,显示他不是极端人物,反而有其开明和中庸的一面。但是,聂长老也有一个特质,只要是宗教课题,他会很执着,坚持到底。

问题是,聂长老也会有一些盲点,有时,未必跟得上时代;有时,并不真正了解非穆斯林的处境。有时,也不清楚大马立国的精神,以及多元化的基础。保证伊斯兰刑事法不实施在非穆斯林身上,人们可以相信聂阿兹,但是,一旦落实,聂阿兹也帮不了非穆斯林。


假设,一个非穆斯林女子被强暴了,施暴者包括穆斯林男子。在伊斯兰刑事法下,要有4名证人(必须都是穆斯林男子),才能成功定罪。如果证人不足4人,或是4名证人之中,其中有非穆斯林,譬如受害者的家人或朋友,他们不符合证人资格,无法上庭作证。还有其它复杂的状况,例如没有足够的证人,但有DNA等证据;在普通刑事法之下,可以采信,但是,在伊斯兰刑事法之下,缺乏作用。到时,这位非穆斯林女子,就成为牺牲者。

这个例子说明,在大马的多元社会,无法实施一国两制。况且,法律之前,人人平等,这是基本而重要的法治基础,怎么可能一个国家,有两套法律准绳。一国两制的两套标准,可能对非穆斯林不利,同样的,也会对穆斯林不利。阿里、阿华和姆都结伙偷窃,被捕之后,依不同法律审讯。阿华和姆都在普通法庭被判罪名成立,各罚款1千令吉;缴纳罚款后,获得自由。阿里被送到伊斯兰法庭,在伊斯兰刑事法下被控,罪名成立,被处砍掉一手。同一宗犯罪,一方的惩罚是1千令吉,另一方是一只手。这个国家,将产生很大的矛盾,后患无穷。

当然,我国的宪法,也不允许两套刑事法依不同宗教而落实。看来,这些都是聂长老不了解的事。


(星洲日报/马荷加尼‧作者:郑丁贤‧《星洲日报》副总编辑)

Monday, October 10, 2011

郑有文: 为了反对而反对,民联讲一套,做一套

马华雪州联委会副秘书郑有文揶揄民联讲一套,做一套,这边厢大幅调高所执政的雪州议员津贴逾50%,这一边却为了反对而反对,拒绝预算案调整国会议员薪金和津贴调整的建议。



郑有文指出,透过报章表达不认同薪金和津贴调整的包括国会反对党领袖兼巴东蒲国会议员安华、槟州首席部长兼巴眼国会议员林冠英、回教党秘书长兼古邦阁亮国会议员沙拉胡丁、公正党署理主席兼鹅唛国会议员阿兹敏阿里和回教党中委兼瓜雪国会议员祖基菲礼诺丁。


“基于无法说服全体国会议员认同提升薪金和津贴调整的措施,首相署部长纳兹里议决撤回要求调整国会议员薪金和津贴调整的建议。”

郑有文指出,雪州适耕庄州议员黄瑞林在这之前曾 “狮子开大口”,提议将州议员津贴从每个月4千令吉,调高至8千到1万令吉。

“雪州立法议会已在今年4月通过‘州行政官员及州议员津贴修订法案’,将雪州议员每月津贴4113令吉上调至6000令吉,涨幅达45.8%。”


郑有文指出,安华贵为雪州经济顾问阿兹敏阿里领双薪,又是国会议员兼国际山庄州议员,郭素沁身兼国州议员及高级行政议员,也没有反对调整州议员津贴。


“议员津贴涨幅逾50%,难道雪州比较有钱?”


也是雪州国阵青年团宣传主任的郑有文说,以上的例子证明,民联是“双面人”,见缝插针,根本没有立场,为了“讨好”民众,为了反对而反对。


无论如何,郑有文认为,调高津贴涉及巨额拨款,因此中央政府应该根据目前的实际情况,深入考虑是否要调整国会议员津贴及福利















Wednesday, October 5, 2011

一步步走进伊斯兰党掌心,若当家作主,“非马来族将被赶回中国或南海地区”

林放: limfang.blogspot.com

政党和政治人物如果把他所有的文告重新整理,就会发现今天的主张否定昨天的理论,明天所倡导的理念又可能因后天的种种因素而随机应变。为了赢取政权,他们都得权衡时势不断自我调适策略以虏获民心


刚从回教党易名的伊斯兰党(PAS)的前身泛马回教党(PMIP)于1959年选举时扬言,若当家作主,“非马来族将被赶回中国或南海地区”。 1974年,该党又提出建议,要求修改宪法以确保只有马来人才可担任首相和部长职务。然而,聂阿兹却不断强调平等,伊斯兰党不会侵犯非穆斯林的权益。


台湾政治大学阿拉伯语文系教授林长宽,于2004年在行政院国家科学委员会专题研究计划下来马进行田野调查,作为局外人,他的中肯评述值得参考借镜。他的报告指出,70年代末和80年代,伊斯兰党的领导力量和发展方向发生了重大意义的转换。在1978年以前,该党的主要关注仍然以维护马来人特权的民族主义为主,其主张:马来语乃是马来西亚的国语和唯一官方语言;建立以马来文化为基础的民族文化;保持马来人特权。



1977年,伊斯兰党(PAS)与伊斯兰青年运动(ABIM)结盟,彼此的力量都得到一定程度的加强,并在两者的推动下该党成立宗教学者顾问委员会,加强伊斯兰对党的指导,从此伊斯兰党开始团结和强大,并从强调马来人特权转向强调伊斯兰认同。

林长宽的分析报告说,1982年ABIM主席安华以个人身份加入巫统,他认为加入巫统后能够在“建立一个有效的政府、制定更具伊斯兰权威的政府、反对腐败,并在保卫马来人利益方面做一些事。”因此,当今领导多元种族路线的公正党顾问安华,早在29年前已经把自已的宗教和种族排在第一位置,今时却大大转弯,拢络其他族群。


如今是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在1999年大选中PAS赢得吉兰丹州政权,和再度夺回登嘉楼州时公开指出,建设伊斯兰国乃独一神阿拉的指导,在议会民主国家中,伊斯兰信徒必须遵循阿拉教导投选,实行阿拉旨意以建设伊斯兰国的政体。伊斯兰教义涵盖各领域事务,包括法律、文化、教育、政治、家庭等事务,因此信徒并不需要世俗制度。



2001年6月28日,哈迪阿旺针对行动党呼吁伊斯兰党表明立场作出回应时,再次明确表明伊斯兰党建立伊斯兰国的政治主张,他宣称,伊斯兰党在大选若获得执政权,必定会在马来西亚建立伊斯兰国。不过,行动党过去10年来虽信誓旦旦反对神权治国,仍然在民联的矛盾架构中喘息,言不由衷。


林长宽教授的观察和研究是,哈迪阿旺在麦地那大学和爱智哈尔大学受过教育,创立一个如伊朗科梅尼领导下那样的伊斯兰共和国,哈迪阿旺是“核心人物”。因此,温故知新,伊斯兰党最近由开明派掌权只是表面现象,从伊斯兰国改名堂为福利国仅仅是幌子。林长宽教授说,伊斯兰国家中有绝对的统治权,这是不应被挑战或干涉的。这个统治权属于神所有,因为祂是造物者,律法的提供者。


最近聂阿兹再度提起在丹州实施伊斯兰刑事法,民联3党以必须修改宪法才能成其事,把问题暂时搁置以抚慰非穆斯林的恐惧和反弹。


吉兰丹州务大臣聂阿兹以其精神领袖的地位造就了吉兰丹和登嘉楼议会通过伊斯兰刑事法。事实上尽管PAS如何说明伊斯兰的包容性与对非穆斯林群体的豁免,并没赢得非穆斯林及世俗主义穆斯林对伊斯兰政治价值观的的认同。

执政吉兰丹和吉打州,PAS调整步伐,推动伊斯兰法精神中的戒律落实,例如禁止穆斯林消费酒精饮料的同时,禁制非穆斯林监督禁卖和雇用穆斯林、禁止西方的摇滚音乐会、吉打州夜市摊主在斋戒月祈祷时间熄灯非穆斯林必须遵从;尤有进者,吉打州屠猪场被铲平、以及马来人穆斯林的购屋固打提升到50%,这都是伊斯兰化对华社的冲击,非穆斯林有理由担忧,伊斯兰刑事法一朝破茧而出,在复杂的释义当中,难免受到株连。



Monday, October 3, 2011

行动党基层的满肚子怨气

维基新闻

 大选日渐近,各政党秣马厉兵,准备与对手决一雌雄。308从在野摇身变成槟州和雪州执政党的行动党,全党上下正野心勃勃,准备连同公正党和回教党联手跨步入主布城。


眼看江山即将唾手可得,党内各级领袖都在虎视眈眈,垂涎国州议员席位,希望能在来届大选获多分一杯羹。在这关键时刻,行动党主席卡巴星突然发出狮吼,建议行动党候选人不可兼打国州议席。





毫无疑问,律师出身的卡巴星如此建议并非只是讲爽而已,身为主席,虽然实质上只是个“树胶印”,大权仍然操控在林氏父子手中,他的言论也足以在党内引起不小的骚动。各地、各级领袖开始对卡巴星的建议议论纷纷,甚至怀疑他的建议是否能够落实,即时能够讲了算数,实行起来会不会有双重标准,也是该党基层心中一个大问号。


高层国州兼打,
下层没机会上阵




讲到身兼国州议席,左右逢源,在大马政坛,如果林氏父子认第二,绝对不会有人敢认第一。《维基新闻》走访行动党基层领袖,发现他们表面对党中心耿耿,私底下却是满肚子怨气,尤其不满该党高层在议席分配上分赃不均,自己可以国州兼任,下面的人甚至连上阵的机会也没有


一般上,该党基层皆认为,不能兼打国州议席的建议,讲是容易,实行起来可要大费周章,因为如果国州议席只能二选一,林冠英将面对左右为难困境,一方面他要捍卫槟州政权,另一方面又要随“大军”入主布城。他必须两面顾全,州议席可以继续做首席部长,国议席则朝向更高的境界迈进,也许有机会成为大马首个华裔副首相。如果为了党内的公平,林冠英可能要放弃他认为“十拿十稳”的槟州议席和首席部长宝座,冒险进军中央,以便谋取当中央部长,或更高职位的机会。这情况有点像许子根当年弃州攻国一样,最后很可能是两头不到岸。
 为了让林冠英及其他高层可以例外,兼攻国州议席,卡巴星说党高层可以不受这项新规定的约束。


只准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


雪州八打灵再也一名州级领袖气愤的说:“当年我们全力支持林冠英,今天得到的是什么?连上阵的机会都没有,因为高层个个都想国州兼打,几时会轮到我们这些二线领袖?越想就越气,气到唯有高歌一曲:‘我等到花儿也谢了’。”


他认为,卡巴星这种高层可兼攻国州议席的建议,简直就是狗屁不通,根本就是“只准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


他说,行动党人才多得是,大家都应该有公平的机会,不能够说某某人可以兼攻国州,其他人一律只能二选一,而且由卡巴星说了算。


该领袖举例说:“邓章钦在行动党被标榜为‘异议份子’,可能连竞选的机会都没有,更别说要国州兼打?党内还有许多后进等着机会,例如丘超人整天喊打喊杀,说要干掉马华的老蔡,难道行动党就不能给机会小辈们表现表现?而且行动党常说国阵是家长式领导,行动党何尝不是,要出战的将军都得看林氏和卡氏两大家族的脸色,只要被视为‘异议份子’的话,在党内的前途就忽明忽暗了,这点可从邓章钦身上看得到。所以,我们也非常担忧邓章钦能否在下届大选重作冯妇?”


异议份子打入十八层地狱
他说:“雪州的领袖都非常爱戴邓章钦这位具有清官形象的领袖,只是不明白为什么中央要视他为‘异议份子’,难道讲了不中听的话,又或者不顺从中央的话,就要被列为‘异议份子’? 这就是民主的行动党吗?如果党中央一直自以为高高在上的话,那么这与马华有什么分别?”

这只是行动党内不满声音的冰山一角,下一轮《维基新闻》将会走访更多行动党基层领袖,让高高在上的党领听听更多他们的怨气。

A-Z man, Azman Ching 有学博才,文韬武略: 伊斯兰党才是民联的“掌门人”,公正党及行动党只能靠边站! 感谢聂老的“坦白”

A-Z man, Azman Ching 有学博才,文韬武略: 伊斯兰党才是民联的“掌门人”,公正党及行动党只能靠边站! 感谢聂老的“坦白”: 《三国演义》中的曹操曾经说过一句流传千古的名言: “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 一代枭雄曹操不愧是真小人,毫不掩饰自己的狠毒、嚣张及傲慢。 就这一点来说,比起一些闪闪缩缩、阳奉阴违,带着假面具的假道学、伪君子无疑更让人欣赏。至少曹操是一个坚持本身处事原则的人。 ...

伊斯兰党才是民联的“掌门人”,公正党及行动党只能靠边站! 感谢聂老的“坦白”



《三国演义》中的曹操曾经说过一句流传千古的名言:“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一代枭雄曹操不愧是真小人,毫不掩饰自己的狠毒、嚣张及傲慢。


就这一点来说,比起一些闪闪缩缩、阳奉阴违,带着假面具的假道学、伪君子无疑更让人欣赏。至少曹操是一个坚持本身处事原则的人。


最近在是否实行伊斯兰教刑事法的课题上,我们看到吉兰丹州务大臣兼伊斯兰党长老协商理事会主席聂阿兹,同样是一个坚持本身理念及原则的人。



他并没有因为政治局势的改变,或为了迎合民联三党的斗争目标,为了在下届大选夺取中央政权,而牺牲自己的伊斯兰国理念。

伊斯兰党理念坚定不移

他甚至连“戏也不演”,毫不掩饰的表明自己的“真心诚意”,向天下人公告伊斯兰党的终极目标就是要建立伊斯兰国,实施伊斯兰教刑事法及伊斯兰化政策。


聂老的“坦荡胸怀”确实令人钦佩,从人格层面来说,聂老不愧是伊斯兰党的精神领袖,有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



坦白说,我们应该“感谢”聂老的“坦白”,是他让我们看清伊斯兰党的“真面目”,是他让我们及早了解所谓的福利国只不过是一个
“幌子”,伊斯兰党背后的目的就是要建立伊斯兰国,实施伊斯兰教刑事法及伊斯兰化政策。在这一点,他们从来就不“含糊”。含糊的是民联其他两个政党

我们更要“感谢”聂老在大选前就“表明心迹”,让华裔选民及早了解到伊斯兰党的“意图”,不至于“搭错班机”,不小心去到“荷兰”。



否则,大选后才发觉上错飞机,我们华裔的生活搞不好得一百八十度大转变,不但喝酒的得戒酒,吃肉的得戒猪肉,举行宗教仪式得战战兢兢,不知道什么时候一纸公文下来,连7月的“好兄弟”也得“卷铺盖走路”,自己搞定!伊斯兰党执政的州属吉兰丹及吉打已让我们领教过了。




穆斯林才能当正副首相


最后,除了聂老,我们也得“感谢”伊斯兰党处事方式的直截了当,“是非分明”,对友党毫不客气。伊斯兰党的领袖直言不讳,只有穆斯林才能当首相及副首相,直接否决了公正党领袖安华关于林吉祥可当副首相的承诺。
该党也直接警告民主行动党,如果不接受伊斯兰教刑事法,行动党要
退出民联,悉听尊便!



如此直白霸道的语气,似乎显示伊斯兰党才是民联的
“掌门人”,公正党及行动党只能靠边站


看来,对聂老及伊斯兰党的坦诚相告,我们除了谢谢,还是谢谢!




刘彦运 新闻从业员

谁说回教法不影响非回教徒吗?

智华小举办一项月光会, 丹州土地局指开智华小违反1998年娱乐管制及娱乐场所条例第6(2)条文,开智华小,将面对最高2万令吉的罚款或监禁5年,或两者兼施。


“以后不知道除夕晚要不要申请团年准证,新年要申请春节准证,元宵要申请水饺准证,清明节要祭祖准证,端午节要龙舟准证,盂兰盆节要孝亲准证,重阳节要爬山准证,冬至要过冬准证,初一十五要持素准证,831要爱国准证,916要成立准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