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Saturday, May 19, 2012


吉隆坡19日讯)
马华雪州副秘书郑有文质疑,雪州政府宣布解冻网络咖啡座执照及推出“健康网座”背后的动机,因为雪州目前非法网咖的数量已完全不受控制,在非法网咖问题未能解决前却开放新的网咖申请,只会令到问题越来越严重,后果不堪设想!
  他说,掌管雪州地方政府事务的行政议员刘天球必需解释这项决定的动机,同时也要求刘天球勇敢面对问题,包括先解决目前雪州“一排店铺5间非法网咖”的情况。
  他说,刘天球指全雪州共有约600间持牌网座,但是非法网座有多少?难道他不懂?至少有3000间以上!
  “雪州政府不应该一直制造问题,过后解决问题的责任便抛给警方,这是非常不负责任的!”
  他说,刘天球就与其他民联议员一样,天天都躲在冷气的办公室里,对于外面的世界一无所知。
  “目前,针对网咖的课题并不是合法与不合法的问题,而是雪州已遭非法网咖‘淹没’,到底雪州政府要如何解决?”
  他说,警方负责打击罪案,也一直积极取缔各种非法架步,这可以从天天报章上所登出的取缔行动见证,但是许多网咖在被扫过后一天,便可以迅速起死回生,这情况让人感到怀疑。
  “我们都知道,只是依靠警方一个单位的力量根本无法将这些非法网咖赶尽杀绝,民联管辖的地方政府必需配合,包括断水停电,并且对付相关店铺的业主,才能解决这个问题。”
  他说,刘天球企图将全部责任推到警队的头上,自己便坐享其成,这是不负责任及没有资格当行政议员。
  他挑战刘天球,出示相关法令和条规,以便证明警方需要全权负责取缔和解决非法网咖的问题;否则刘天球需即刻下台!
  雪州政府日前宣布,解冻网络咖啡座执照,及推出“健康网座”指南!
 雪州政府冻结发出网络咖啡座执照已6年,掌管雪州地方政府事务的行政议员刘天球宣布解冻,他说,今後凡新申请者必须符合指南下的软硬体规格。

Tuesday, May 15, 2012

副主席东姑阿都阿兹日前宣布退出行动党

(吉隆坡15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秘书拿督郑有文抨击,随着曾在428黄绿大集会发表与行动党立场不一言论的该党副主席东姑阿都阿兹宣布退出行动党,再一次证明行动党只是名副其实的“假民主”,该党根本容不下任何不同意见。 
 
“这正是最独裁丶最专制的政党,只要党中有人拥有与主流派不相同的意见,除了发封口令,便是‘赶尽杀绝’,不留馀地。”
 
 
 
他说,过去多宗事件已可以见到行动党的处事作风,只是维护包庇朋党,对于非主流派不是开除,便是逼下台,最佳案例便是前巴生市议员郑文福与雪州行政议员刘天球之间的“支持信”风波。
 
 
 
“有人在此事件成了‘替死鬼’丶有人做错了却逃过被对付的命运,这种无法接受异议的作风,难道可以领导一个州,甚至一个国家吗?试想想,如果人民连自己的想法都不可以表达,这样的国家不就是在开倒车吗?”
 
 
 
他说,这也可证明行动党的“双面人”真面目,行动党领袖在人前便声称捍卫言论自由,还示威游行,抛头颅丶泼热血;可是实际上他们却连发表自己的意见也不被接受。
 
 
 
他也说,行动党内有许多让人敬佩的领袖,包括这名前副主席东姑阿都阿兹和党主席卡巴星,他们敢怒敢言的作风,是许多政治人物学习的典范,但是他们却不被党内的主流派接受,包括林吉祥和林冠英这对父子。
 
 
 
“一个体系健全的政党,掌权者应该是党主席,而不是秘书长及秘书长父亲。”
 
 
 
也是雪州国阵青年团宣传局主任的他说,卡巴星多次为维护非穆斯林权益而坚持不认同伊斯兰党的回教国及回教刑事法的落实,可是林冠英和林吉祥却只会躲躲避避,不敢发言。
 
 
 
“林冠英甚至在伊斯兰党声称非穆斯林不得当副首相时,便早早表明自己没有资格当副首相,而只想当槟州首长已足够,这等奴性如何能维护及捍卫非穆斯林权益?”
 
 
 
曾在428黄绿大集会发表与行动党立场不一言论的该党副主席东姑阿都阿兹日前宣布退出行动党,他是在接受ntv7电视专访“与东姑阿兹一席谈”节目时说,他会辞去他在行动党的党籍。-

行动党想将大马打造成回教国!

(吉隆坡13日訊)马华雪州副秘书郑有文挑戰公正黨,針對行動黨全國主席卡巴星否決伊斯蘭黨哈迪阿旺要落實回教法截肢法的言論表明立場,是支持伊斯蘭黨或者是卡巴星一人!

“卡巴星身為全國主席,已經遭到行動黨秘書長林冠英等人的排擠,因此反對回教法和截肢法的立場,只是卡巴星一人的立場,如今如果公正黨猶如行動黨其他貪生怕死,因害怕得罪伊斯蘭黨而不敢發言,便可以預見只要民聯有朝一日執政中央,大馬便會被打造成神權回教國!”

他說,卡巴星是行動黨裡唯一還敢反對回教國立場的領袖,比起林冠英、林吉祥和其他因為靠著伊斯蘭黨而獲得官職的領袖,卡巴星可說是一名正人君子。

“行動黨眾人因為靠著伊斯蘭黨,成為一些州屬的首長、行政議員、村長、市議員等,大獲好處,因此他們都不敢得罪伊斯蘭黨這個大哥。”

他揶揄,這些行動黨的領袖不但不敢反對伊斯蘭黨回教國的立場,還三番四次替伊斯蘭黨說好話,在華社面前美化回教國將對非穆斯林帶來的打擊和影響,為了好處而出賣尊嚴。

“行動黨甚至在哈迪阿旺聲稱要修憲以便全面在大馬落實回教生活化,也充耳不聞,這等鴕鳥的招式讓人看得啼笑皆非。”
他說,行動黨往往在炮轟馬華時便是強而有力,氣勢逼人,但是面對伊斯蘭黨卻唯唯諾諾。

無論如何,他也勸告,如果卡巴星繼續這樣敢怒敢言,與林冠英和林吉祥這對父子的言論有出入,很大可能將與剛剛因為發表不認同行動黨出席428大集會的言論,而遭奪走上議員職的東姑阿都阿茲一樣,遭行動黨對付。

“行動黨是最獨裁、最專制、最不民主的政黨,黨員沒有發表自己言論和意見的任何空間,一旦當內有異聲,只要不是主流派的人物便會遭到對付;反之,甚至領污濫權被捉包和證據確鑿,也可以逃過被對付的命運。”

行動黨全國主席卡巴星日前促伊斯蘭黨主席哈迪阿旺勿再代表民聯發表談話。他說,哈迪阿旺沒有權力代表民聯發言,尤其是談到民聯將落實斷肢法。

他說,哈迪阿旺的言論是花言巧語,而且欠缺理由。“我對哈迪阿旺的談話感到遺憾。我之前已說過,我現在再次強調,馬來西亞是不能落實斷肢法,而且這是明顯違憲的。”

他指出,斷肢法是伊斯蘭法令,而我國的聯邦憲法是世俗法,因為馬來西亞是世俗國。


马华雪州联委会秘书处启

Wednesday, May 9, 2012

巴生即将成为‘垃圾城’

(吉隆坡9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秘书拿督郑有文对于由雪州民联政府所委任的垃圾承包商针对巴生垃圾问题严重的解释,指是有人故意制造垃圾的说法,非常幼稚及不合理。 
 
“垃圾肯定是天天都会有,如果连天天有垃圾都不满意,民联政府还会委任这个承包商,当中原因民联政府应该解释!”
 
 
 
他说,这些承包商不但没有能力,也没有器材,甚至还要州政府了垃圾供他们做用,民联政府必需公开招标及委任过程,不要黑箱作业 。
 
 
 
他说,7家垃圾与清洁承包商昨日应市议会要求出席澄清会,但仅有5家承包商出席,另2家遭反贪污委员会调查,这显示了整个委任的过程,有很大问题! 
 
“承包商在澄清会上指出,疑有人刻意制造垃圾,营造承包商没做事的假象。承包商在清理後,隔天垃圾又无端出现,因此怀疑有人特意制造垃圾,让他们无从下手,这让人感到非常好笑及滑稽。
 
 
 
也是雪州国阵青年团宣传局主任的他炮轰,如果承包商没有能力天天清理巴生的垃圾,他应该到郊区去,而不是在巴生市区!
 
 
 
“无能的州政府委任无能承包商,这已造成巴生发生百年最严重水灾,如果这两个无能的单位继续‘合作’下去,分分钟会造成另外一次大水灾!”
 
 
 
他说,垃圾问题已困扰居民很久,如果巴生出现很多垃圾也被指责是有心人所造成,那根本是自欺欺人的说法。
 
 
 
他要求,无能的州政府应该与无承包商应该下台,以免造成巴生最终被成了“垃圾城”!

Friday, May 4, 2012

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是最大最假的“新闻自由投机客”

(吉隆坡3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秘书拿督郑有文博士揶揄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是最大最假的“新闻自由投机客”,因他最近看到新闻从业员在428黄绿静坐大集会时遭警方暴力对待,便扮正义丶装热血站出来挺新闻自由;但是他对于党内发表“记者援交论”的行动党大选文宣组长丘光耀,却视之而不见丶听之而不闻,装聋作哑纵容丘光耀,简直便是自打嘴巴! 
 
他说,行动党及民联自己还是名副其实的“封口令党”,每当有争议性的课题时都发封口令阻止资讯流通,根本就是在“强奸”新闻自由;如今这名“新闻自由强奸犯”却要维护新闻自由,一眼便让人看穿他见风转舵,没有立场。
 
 
 
他挑战行动党及林冠英,如果要显示他们支持丶悍卫新闻自由,便应该先对付两名曾口出狂言羞辱华文报记者的党要,并且承诺以后不再发封口令,否则更进一步显示行动党是一个投机政党。
 
 
 
“行动党根本没有资格在世界新闻自由日这天穿上黑衣丶绑黄丝带,因为那是让确确实实悍卫新闻自由的人士穿戴的;行动党只是扮出来的伪君子。”
 
 
 
他说,所谓的新闻自由是让报章媒体有权从中立及不偏帮任何一方的立场,报导新闻;可是行动党多次针对报章媒体的报导不符合他们的口味,便指责报章偏帮一方,这根本是在污辱新闻自由这四个字。
 
 
 
身为雪州国阵青年团宣传局主任的他也认为,警方在428当天值勤时的举动的确是过度暴力和不合理,因此支持政府成立独立调 委员会,揪出当天事件 的黑手,包括要查清楚当天是否真的是公正党安华和阿兹敏在现场煽动集会者的情绪,令到场面失控,最终引发让人遗憾的下场。 
 
去年雪州议长邓章钦曾在一个公开场合狠批华文报,尤其是华文报记者,批得他们一无是处。这位位高权重的雪州议会议长说,华文报记者中文差,外语差,没分析能力,没有立场,只会照单全收,没深入调查,有敲钟心态,表现不如英文报,提问题不如网络记者尖锐,总之今天的记者只是记者,不再是新闻从业员。
 
而丘光耀则是在今年初,在其面子书上指很多不自爱的记者基於同样理由,而与国阵有“援交”关系。这两人自事发至今,都不曾正式向媒体道歉。 
 

Wednesday, May 2, 2012

难道东马将已回教化?


 


 
 
 
(吉隆坡23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秘书郑有文说,随着吉打州议会通过伊斯兰顾问和宗教司理事会2012年22A条款,赋予宗教师绝对的权力,他恫言,因为行动党根本没有及无法抗衡伊斯兰党和公正党落实回教化的能力,一旦雪州在下届大选继续被民联“操纵”,雪州便是下一个吉打和吉兰丹!
 
“吉兰丹长久以来被伊斯兰党以神权统治和管理而严重回教化,因此它已是国内最落后的州属,如果雪州被民联回教化,受困的只有雪州人民。”
 
他说,如果宗教比法庭更加权威,这便将会造成不公平,试问如何可以让宗教司去决定非穆斯林是否有犯错?
 
他炮轰行动党,根本不能够抗衡伊斯兰党的霸权,行动党只能在华裔面前替伊斯兰党说尽好话,美化神权回教国和截肢法,欺骗非穆林。
 
他说,吉打州议会通过伊斯兰顾问和宗教司理事会2012年22A条款,赋予宗教师绝对的权力,证明行动党根本无法在州议会内抗衡伊党的势力,任由该条款顺利通过。
 
“在这项条款下,任何伊斯兰顾问和宗教司理事会所提供的意见和决定,不管是否在宪报上公布,都不能被挑战丶被求情丶被检讨丶被否定和被任何民事法庭和伊斯兰法庭挑战。”
 
也是雪州国阵青年团宣传局主任的他挑战,行动党林冠英和林吉祥对伊斯兰党要落实回教刑事法表明立场,包括吉打州落实影响非穆斯林的条款时,应该以退出民联,作为捍卫非穆斯林及华裔权利。
 
“通过该条款,任何人都不能质疑宗教司的决定,再次印证行动党扶持伊斯兰党政权的时候,不惜出卖华社的权益。”
 
他说,行动党不应该继续欺骗华社,以各种理由要华社投票支持民联盟党,却在获胜後任由盟党落实对华社影响深远的伊斯兰条款,这对华社是非常不公平的,他担心雪州将是下一个被民联和行动党回教化的州属。
 
他说,行动党声称在民联和其他两党平起平坐是在自欺欺人,实际上行动党根本没有权力,伊斯兰党也没有把行动党放在眼里。
 
“行动党为了讨好民联老大伊斯兰党,在州议会上不敢站起来反对,违反选民对行动党的委托及非穆斯林给予他们的信任和支持,人民享有政策自由丶公平和民主,然而22A条款看来却没有那麽公平,已影响非穆斯林的权利,因为一旦该条款在宪报上公布,若有人触犯,是无法通过民事法庭为自己辩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