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Wednesday, March 10, 2010

拟花红奖励村委监督偷沙


马青雪州署理团长郑有文呼吁雪州州务大臣卡立依布拉欣(Khalid Ibrahim)收回派“花红”予村委会的建议,避免有取悦或“收买人心”之嫌。他批评,此建议明显与民联所谓的撙节及善用公款施政方针背道而驰。

郑有文也是马青区团团长兼国阵班达马兰发展协调官,他批评大臣的建议出发点显而易见,有讨好有关人士之嫌,且怀有隐政治议程。

郑有文(左图)今天发表文告表示,卡立周一在集会上建议把管理雪州沙石事务的Kumpulan Semesta私人有限公司(简称KSSB)去年所赚到的10%盈利,派发给总共446个华人新村及马来甘榜,包括村长及委员超过5000人,当作是他们监督地方偷沙事件的“花红”。

他质问道,雪州议长邓章钦在雪州议会能力、公信力与透明度委员会(SELCAT,简称透明度委员会)听证会上,讥讽政府高官应好好看管公款,不能随便做“财神爷”的话言犹在耳,大臣这种做法,是否也应该受到同样指责呢?

他指出:“其实,偷沙事件很多是涉及地方上人士或领袖,州政府应该缩小目标展开调查。”

郑有文认为,村委会成员包括村长及委员们应有“服务人民”精神,而且他们也享有固定津贴和福利,为何村委会还可以获得花红。

他批评说:“不少村委会在冬眠,领导更是不见人影,不用说去监督偷沙!州政府应该先提高村委会的服务素质,才论功行赏,而不是大派每个村委会‘花红’。”

他也抨击卡立:“此外,大臣也不时强调‘还富于民’,州财富必须公平分配,把沙石收入分给村委会,是否对其他团体公平?”

抨击偷沙更猖獗

郑有文表示,民联强调执政下的挖沙事业,将为雪州带来更多收入。自KSSB独家垄断了全雪州的挖沙事业后,已引起更多的不满,而且偷沙事件更猖獗,收入也大不如前。

他也挑战民联公布KSSB的财务报告:“KSSB是否有达到预期的收入目标? 而大部分收入去了哪里?民联有必要作出解释!”

2008年民联执掌雪兰莪州后,成立了州政府关系企业KSSB,以垄断管理州内采砂活动,遏止非法采砂与管理采砂税收。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