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Monday, July 18, 2011

许国伟: 阻止回教化,岂能只是尽力一劝?


















2011年7月16日
中午 12点59分

分享 196以回教党为主的吉打州政府来搞回教化政策了

为什么说又?从广告牌使用爪夷文、土著购屋固打制剧增至70%、拆除州内唯一宰猪场、倒数迎新男女分开坐、非回教徒小贩跟随回教徒在祈祷时间休息15分钟等,然后现在又是禁止州内13种娱乐场所在斋戒月期间营业。

虽然行动党主席卡巴星信誓旦旦地向吉州人民保证,说火箭会尽一切努力说服州政府收回成命。但吉州政府也有他的难处,如果火箭出面就收回成命,势必又成为巫统攻击月亮听命火箭的话柄。


再说,丹州政府全面禁赌包括禁彩票,火箭在民联输了万里望补选后直言会影响华人票,也派人到丹州了解情况,最终也无法改变丹州政府的决定。


毕竟,回教党也有自己的政治算盘要打。


1999年最惨痛教训


回教党背着盟友行动党推出回教化政策,也不是今时今日才有的事,行动党最惨痛的教训应是1999年大选投票倒数前3天,回教党为了要攻下登嘉楼而在该州宣布一份《与回教并进》的竞选宣言,主张确立以《可兰经》《圣训》言行法规为基础的政府,也就意味着全面回教化的政府,而这件事竟然是瞒着行动党做的。


当年大选,火箭大败,回教党果然大胜一举夺下丹登两州,大行回教化政策,每一步都不理火箭反应,以致最后当时的火箭秘书长郭金福宣布中委会的决定,即行动党退出替阵。


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不顾盟友的政治利益,这种苦头火箭也尝到了滋味。只是火箭尚属 “五十步”,因此还能大声取笑在国阵里尝尽这种苦头的“百步”──马华。


巫统同样也有不少回教化措施,都有自己的政治算盘要打,也不必跟马华商量就自行推出,而马哈迪当政时更鸭霸到马华不能说“no”。这也使到马哈迪的“9.29回教国”宣布,迄今都让火箭一直炮打马华,即使明知马哈迪版回教国与回教党的回教国,是两个不同层次的回教国。


回巫竞相打回教牌


这也形成了2004年大选,巫统与回教党竞相打回教牌局面,阿都拉打出“现代化回教”概念,在登州执政的哈迪阿旺却说回教法至上,要修改联邦宪法,规定只有回教徒当首相,首席大法官及国安首长,才能充份体现马来西亚是回教国;聂阿兹也说投回教党死后上天堂…… 回教化竞争,回教党比阿都拉更清楚,争取保守的马来选民支持,才是正道。


这也为后来两者的回教化竞争,日趋保守及不轻言妥协,埋下伏笔。


因此,每当巫统与回教党有回教化政策出现引发争议时,就出现火箭挑战马华向巫统呛声,或马华挑战火箭向回教党呛声,往往都沦为政治秀。因为,当马华与火箭为了自己政治利益在反对时,巫统与月亮也会为了本身政治利益而坚持到底。


要追溯这个国家的回教化竞争的历史与问题,那是长篇累牍,罄竹难书。因为回教化的范畴,小至个人吃喝玩乐受影向,大至原本世俗宪法赋予的权利,会否改变?这才是更令人关注的。


吉打回教化到何地步?


今天吉打州政府推出一系列回教化措施有些像之前回教党执政下的登嘉楼州,越接近大选打造成为“回教模范州”形象更迫切。当年登州通过实施回教断肢法算是走到极致,在这种竞争氛围中,吉打州政府接下来回教化政策会走到什么地步?不知道!


回教党领导层在党选展现的开明作风,原本是可以不理会巫统挑衅竞争回教化,毅然中止回教化竞争的希望,但是吉打州政府的行为又戳破这希望。行动党当年可以退出替阵,来抗议反对回教党厉行回教化政策不果,今日难道还能以退出民联来抗议吗?


当年,郭金福沉重地说:“我国面对最大困难,来自种族极端主义和宗教狂热主义的双重危机,行动党必须阻止这两股反动势力抬头。”


今天,当行动党一再指责巫统是这两股反动势力罪魁祸首时,请别忽视回教党也跟巫统玩着“割肉自啖”的危险游戏。


请阻止回教党,而非只是 “尽力一劝”,国家与人民的利益该置政党利益之上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