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Thursday, November 24, 2011

羅厘司機全家陷困‧賣米換肉菜求溫飽 變賣捐贈品.

男子中風瀕斷炊‧善士送米無配菜‧一家六口以米換菜過活

2011-11-24

黃光鳳被迫“以米換菜”,否則發育中的孩子每天只能吃白米和快熟麵過日子.
(圖:光明日報)


自從謝亞基(前左2)中風後,謝家就失去了經濟枝柱,符式利(前右起)和鄭有文贈送白米解決燃眉之急。後左起為黃光鳳、謝月娥、國仁及國順(前左)。(圖:光明日報)


(雪蘭莪‧巴生24日訊)一名羅里司機中風後失去工作能力,令一家六口面對斷炊窘境。為了生活,他的妻子在照顧他之餘接些手工回家做,長子則被迫輟學打散工,連年屆七十多歲的母親也要到巴剎售賣“自種菜”幫補家用,但3人一個月的總收入加起來都不到1000令吉,無法應付開銷。幸好平時有好心人送上白米,但一家人卻沒菜配飯,被迫“以米換菜”讓一家人獲得充足的營養,否則一家人得被逼吃白米飯和快熟麵過日子。

                                            謝亞基(右)中風後不良於行,連走路都需靠人攙扶;左為符式利。


來自高陽苑斯里央佳瑟廉價組屋的謝亞基(47歲),是於4個月前上廁所時突然中風,過後行動不便,失去了工作能力,導致謝家頓時失去了這個經濟支柱。



老母親種菜賣


謝亞基與妻子黃光鳳(46歲)育有4名兒女,即長子謝國勝(16歲)、次女月娥(15歲)、三子國仁(14歲)及幼子國順(13歲),母親則居住在班達馬蘭老家。


自從謝亞基中風後,謝家一家六口便失去了經濟來源。儘管黃光鳳過後在家裡做點包裝蛋糕紙墊的手工,但一個月收入只是約200令吉,家人被迫一直向親朋戚友借錢度日。而他的長子國勝也被迫輟學從事拉電散工,一個月僅賺取區區約300令吉的收入。


眼看著謝亞基一家人生活陷困,原本在老家享福的老母親,唯有把家裡自種的青菜拿到巴剎售賣,但一天的收入只有約10至20令吉。
這也意味著,儘管謝家有3名家庭成員工作,但每個月的總收入平均不到1000令吉,處境堪憐。


另外,謝家次女在過去4個月因為無法繳交學雜費而被迫停學,加上是女生及年紀小的原故,次女無法外出打工幫補家用,至於謝家兩名幼子則如常上學。

根據謝亞基指出,他在中風前擔任羅里司機時,每月有約3000令吉的收入,一家人的生活還算過得去。如今他無法工作,以致家裡每月約300令吉的房屋貸款、逾百令吉的水電費及一些日常生活開銷都無法應付了。


謝家3人每月不到1000令吉的收入,有一半是用來繳還房貸和水電費,剩下的一半,僅足夠供一家六口餬口而已。


一包白米換兩餐豬肉青菜
謝家的苦境引起熱心人士的惻隱之心,紛紛送上白米和乾糧,但在解決白米問題後,謝家又面對只有白米可煮、沒配菜配飯的問題,最後這家人唯有把一部份白米賣掉,以換取蔬菜。
謝亞基指出,4名孩子還小,不可能要他們一直只吃白飯。因此,家人決定把一部份的白米賣掉以換取配菜,避免還在發育中的孩子們健康面對問題。


只有晚餐才煮飯
據知,謝家是把10公斤裝的白米賣給雜貨店或朋友,換取20至25令吉的現金;有時則直接拿到巴剎“物物交換”,一包白米可換取兩餐的豬肉、青菜、豆腐等配菜。


為了節省白米,家人一天最多只有晚餐才煮飯,早餐和午餐都是吃快熟麵或以餅乾果腹。”
最令謝亞基心痛的是,年屆七十多歲的老母還要常常在巴剎賣菜,但賺取的收入也不多。


親友怕借錢不聽電話
謝家生活開支入不敷出,被迫常常向親朋戚友借錢度日,但久而久之親友們就開始感到不耐煩,並且開始躲避他們,連他們打來的電話也不敢接聽。


謝亞基指出,他的親戚大多是窮人家,在金錢上的資助有限,他絕對能夠理解。


“過去4個月,我們把家裡可典當的東西,例如金飾都當掉了。”
被詢及是否有保險賠償時,他表示,賠償還在申請當中,拖了4個月還不知道到底有沒有得賠;若是沒保險賠償,他們一家人的生活將會更加痛苦。


謝亞基表示,他現在別無所求,只希望一家人,尤其是孩子們三餐溫飽,就非常足夠了。
鄭有文送4包米500元


國陣班達馬蘭州選區協調官鄭有文週四再度前往探防謝家,同時送上4包白米和500令吉現金,希望協助謝家解決燃眉之急。
他說,他對謝家變賣白米一事深感驚訝,並聲明馬青會盡所能繼續援助;較早前,馬青已送上多包白米、沖泡飲料、乾糧及快熟麵等。


“我將協助謝亞基申請福利金,一旦獲批,相信每個月會有300令吉的補貼。雖然數額不多,但希望能協助謝家解決部份的生活開銷。”
針對輟學的次女謝月娥,鄭有文表示,他將安排校方為她輔導,希望2012年讓她如常上學。(光明日報)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