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Thursday, December 22, 2011

笑话

活在当下的槟城真好、什么笑话都有,最近林首长就来这么一个!他说他的海底隧道收费肯定比原有的大桥来得高,理由是不收费的话、“将导致另外两条大桥没有车辆使用”!


天呐!火箭308前不就是打着反对收费而赢取民心的吗?怎么屁股下的椅子一换,思维也变到完?林首长不也常对槟威大桥收费及年限左鞭右挞吗?既然号称“讲人民的话、做人民的事”,那怎么不弄条免费隧道来“顶死”那可恶的大桥收费?再说,槟城人最精打细算,那贵过大桥的隧道又要让谁用?会不会是一条养在北海底下的白色海象?


当然大家都知道,这天下除了善堂派免费饭之外,没有其他的免费午餐,穿桥过路也是一样,你要一路顺畅直通车,当然要收费,分别在向人民收或者是用者付费,总之那维持费不会从天上往下掉。但政治最讲究原则,当年你火箭反槟岛外环公路(PORR)反得响彻云霄,今天揸Fit了、当权了,就挟持民心有恃无恐“我们会尽量让3条内环公路免费通车,即使要收费也会确保是最低的收费”?


先不说收费数目是多少,只要告诉人民这标准该如何定、是老百姓的标准还是林首长的程度?还记得当年许子根一间几十年的老爷屋子,被黄伟益猛轰为豪华“帮阁楼”,更神秘兮兮的对记者出示谷歌地图以示确有其事,但今天对自己的豪宅则低调的形容为“豆干厝”,这要人民如何评定猫政府的标准?


再来一个笑话是林首长说,海底隧道的筹建,是因为“前朝与中央签约限制,兴建大桥需要中央批准”。OK,我们倒要问问林首长,现任槟州政府几时正式向中央提呈第四通道计划(其他三项为两条大桥与渡轮,奇怪的是林首长向来只强调两岸三通一个槟城,历史最悠久的渡轮是假的啊?)?又什么时候接到中央政府的申请回绝书?都没有是不是?那林首长怎么可以以己度人、以自己习惯性爱搞对抗(一马脚车那标新立异的制服就是最佳例子)来“强奸”中央不支持第四通道?如果“想当然尔”或做梦梦见也可以当隧道计划的主因,那不是笑话又是什么?


话说回头,没有谁会反对一个真正利民的发展计划,而且除了火箭朋友之外、也不会有谁敢说出“XX计划一旦建成,就会跳桥”或拿头撞隧道之类的话,虽然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纯粹是大选花招,不然何必现在就宣布一个2015年才开工的计划?但问题还是回归到原点,就是原则!林首长上任将近四年,期间作出不少于五项重大建设计划,如老虎园、高尔夫球场、空中客车、租期地契转换为永久地契及最新这个海底隧道,几乎大部分都以笑话收场。


老虎园是说都不必说、反正连猫都不见一只;高球场比较刺激,还记得当年(2008年11月28日)林首长与韩国DKENC公司主席召开联席新闻发布会,一起宣布耗资三亿六千万的峇都交弯高球场大计,如今怎么连三毛六都不见?


空中客车也很隆重,根据光华日报2008年11月11日的大字标题:“槟城料出现全马首部空中客车(AEROBUS)! ”,新闻发布会是在林首长办公室召开、“正式公开及对外发表有关空中客车计划”,陪同该美国公司市场发展部董事拿督阿礼宾出席的还有第二副首长拉玛沙米。发布会也提及:“该公司早前已获得联邦政府发出的营运执照,加上根本无需动用到中央拨款,为此,此计划最终能否落实,关键在于州政府的决定”,OK,槟州猫政府最终的决定又怎么啦?说到天花乱坠的空中客车难不成被大卫高博飞变走了?


在这里又想起林首长在报章上的一句话:“我们得大胆去做,宁愿尝试后失败,也不要没有尝试”,当然有进取心是好事,但槟城多的是手停口停的劳动阶级朋友,林首长要玩白老鼠自然谁也不敢阻止,就算心有余,也未必阻止得来,就像曹观友先生说,“兼顾公开招标珍惜土地禁收费站”,到了林首长手上就变成“即使要收费也会确保是最低的收费”!


一旦林首长坚持落实收费,当年在“我要做”之下只能写文章发泄的曹先生又奈林首长何?更别说我们这些升斗小民,到时到候,大家都成了林首长的笑话!#

http://sbpgrm.blogspot.com/

http://chenjialiang.blogspot.com/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