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Monday, December 10, 2012

雪兰莪与砂拉越是国内毒蚊最严重的州属


(吉隆坡10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秘书拿督郑有文说,最新的数据显示,卫生部研究发现,雪兰莪与砂拉越是国内毒蚊最严重的州属,特别是雪州,一个人在一小时内至少会被5只蚊子叮咬,显示雪州人民在无能的州政府领导遭,已暴露在感染骨痛热症的高风险中。

他说,如今每一名雪州人民都犹如活在刀口上,骨痛热症已在州内夺去多人的性命,而他认为,办事不力丶无能丶讲多过做的雪州行政议员刘天球必需负上全责。

“刘天球掌握地方政府事务却只是懂得宣传,对于州内的垃圾和民生问题,全部无法解决;他故意撤换垃圾承包商,却找来没有经验丶没有配备丶没有器材的人去接替,造成卫生问题一箩箩。”

他说,报告指在全国70个疫情肆虐的疫区,雪州是重灾区,疫情有恶化之势。例如,前周雪州的骨痛热症黑区只有19个,上周已增至30个。特别是已连续传来疫情的雪州斯迪亚旺沙情况未见好转,已被列为黑区长达39天。

也是雪州国阵青年团的郑有文说,雪州根本不应该跟砂州相题并论,因为砂州的范围很大,而且许多地区与雪州相比都是卫生素质较差,但是两个州的毒蚊情况竟一样严重,可想而知,雪州的情况有多恶劣。

他说,雪州曾是国内最先进州,但是在民联的领导下,成了国内最落後州,因为民联政府只会一直捣空雪州资源,并以雪州来资助民联的各种活动。

“他们就是连国庆日典礼也让安华来当主宾,试问安华是什麽?他会是民联的首相吗?伊斯兰党可没有答应。”

他说,州大臣卡立也应该与刘天球一起为此事负责,因为大臣处理政务一无是处,令到雪州议会犹如一盘散沙,每名行政议员都只是为自己的好处而做,将人民福祉置于一旁。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