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Saturday, May 7, 2011

PILIHANRAYA SINGAPURA!!!

今天,约220万名新加坡合格选民,将用他们手中神圣的选票,选出新加坡第12届国会代表。原任总理李显龙先前表示,新加坡第四代领导班子,将从这次大选中产生。新加坡人未来五年的前途,和这届大选中脱颖而出的候选人的治国能力,可以说是息息相关。
这届大选,是新加坡人民行动党自1959年的全国大选中取得压倒性胜利上台执政后,所面对之最为激烈的选战。当新加坡于1959年从英国殖民地政府手中取得自治权时,渴望“变天”的选民把没有治国经验的人民行动党推上了台。六年后,也就是1965年,以李光耀为首的年轻团队,带领新加坡走出当时的马来亚联邦,成为东南亚最年轻,也是最小的独立国。自此,这个弹丸小岛,在人民行动党的“铁腕”政策下,在短短二、三十年内,一跃成为亚洲的新兴经济体,并在上个世纪90年代,与台湾、香港以及韩国并列“亚洲四小龙”。

这次,行动党创党元老之一、新加坡第一任总理李光耀领军的丹戎巴戈集选区五人竞选团队(注一),在4月27日提名日当天,因为对手提交提名表格时“迟到了35秒钟”
(注二),被选举官裁定丧失竞选资格,立场向来偏袒执政党的主流媒体隔天将此美誉为“不战而胜”。笔者认为,更为贴切地说法,应该是“不劳而获”。
至于其它82个国会议席,包括20多年来分别由两位在野党党魁——人民党秘书长詹时中以及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牢牢镇守的波动巴西与后港单选区(注三),都掀起了战火。
集选区成年轻候选人顺风车集选区制度是行动党自1988年大选以来所独创的一项选举制度,表面上说是为了确保少数族群候选人,能够在更公平的选举制度下顺利地进入国会,但引人诟病的是,它不但让完全没有经过大选洗礼的行动党年轻候选人,在部长级、党魁级人马的护航下,踏上了顺风车,以最轻松写意的姿态踏入政坛,它同时也使到财力和人力不如行动党的各大在野党更加居于弱势。
事实也证明了,除了丹戎巴戈集选区自1991年的全国大选以降,20年来都没有对手以外,以总理、副总理以及部长级人马为首的多个集选区,在过去几届大选也从没有对手,导致多数国民多年以来不能够行使作为公民所拥有的基本权益——用神圣的一票,投选自己认为可靠的代议士。

然而,这届大选,在野党来势汹汹——两位老将詹时中与刘程强分别走出了单选区,率领竞选团队挑战集选区,多名在野党新人自从亮相到竞选期间的群众大会,表现也令选民眼前为之一亮(关于在野党耀眼新人,笔者另撰文补充说明)。

笔者相信,这是一向来轻视对手的行动党,所始料不及的。正因为始料不及,从提名日开始,甚至可以推元老级部长宣布退役并引介新候选人时,行动党的竞选策略,就已经频频出乱子。

行动党竞选策略出乱子
笔者记忆犹新,国会解散前,还是行动党主席、总理公署部长,也曾是工会领袖的林文兴,在介绍新候选人,并宣布退役的记者会上,回答媒体询问时三度哽咽的情景。当时,媒体提问,国会里会否因为缺少激烈辩论,而使到行动党决策人在制定政策时,会产生一种
“集体思考”(group
thinking)的思考模式。林文兴否定了“集体思考”的假设,并以当初反对建立赌场以及为低薪工友争取更多福利等例子,说明内阁成员看法未必一致。
当时,他突然情绪激动,并三度哽咽落泪。记者会经主流媒体报道之后,网络媒体马上出现强烈反弹,不少网民直接抨击林文兴,认为他这一哭,是为了替执政党争取选票。几天后,如同四川变脸杂技般,林文兴展开笑颜对媒体表示,对于赌场制造了就业机会,带动经济发展,表示欣慰。同样的,林文兴收起了眼泪,态度360转变,再次成为网民炮轰的话题,有网民指责,他或许收到“上头”指示,正在进行补救(DamageControl)。

笔者以为,这一前一后态度的转变,已经为接下来行动党各别候选人竞选策略“不合弦”掀开了序幕。林文兴的一哭一笑后,因为青年奥运会超出预算高达三倍,而早已经被网民猛烈猛击的原任社会发展、青年与体育部部长、前眼科医生维文巴拉克里斯南,成为下一个“影响”行动党选情的部长级候选人。

在提名日尚未宣布前,当近年来形象大大地改善的民主党表示,它将派出一支强队到荷兰武吉智马集选区(Holland Bukit Timah GRC)挑战以维文为首的行动党团队时,维文“不知何故”,一改其温文尔雅的态度,以youtube的一则同性恋论坛的短片,猛力抨击民主党新人文森(Vincent Wijaysingh)以及后者所代表的民主党,就文森的性取向和民主党是否意图推进同性恋议题大作文章。社工出身的文森,出席了有关论坛,但并没有在论坛里发表任何推进同性恋议题的主张。

维文此举引起网民的反弹,有者指责他为了左右选情,采用行动党惯用的诋毁对手的卑劣手段,对一个有威胁性的对手进行人身攻击。荷兰武吉智马集选区挑是新加坡的高尚住宅区,区里有一定人数的选民居住在私人住宅,而当中不乏基督教徒。同性恋议题,一向来是基督教社群里一个十分敏感的议题。维文断章取义,在没完全搞清楚短片中言论内容的情况下,就对文森进行炮轰,其动机引起网民的激烈反击,笔者并不感到意外。因为青奥会预算严重超支,早已经成为众矢之的的维文,这次可说是用错竞选策略,再次把自己的人气指数拉下去!

原任部长级领袖频发表错误言论
提名日过后,当网民兴奋地讨论着刘程强所率领了A级梦幻团队,是否能够把原任外交部长杨荣文领军的阿裕尼集行动党选区团队击退时,作风强硬的李光耀这时开炮了 –
他警告阿裕尼集选区(Aljunid GRC)选民,如果将“政绩”有限(‘limited’ track
record)的工人党团送入国会,选民将付出代价,他们将会后悔 (regret),而且将有五年的时间“忏悔”(repent)
“后悔”与“忏悔”论,犹如在伤口上撒盐,进一步激怒厌倦李氏强硬作风的网民,对选情一开始就不太乐观的行动党的前景,蒙上了多一层的阴影!
在过去8天的竞选活动里,在各在野党候选人一波又一波的强力攻击下,又有多位行动党上届政府里的部长级人物,做出“出人意表”之举。由于例子太多,笔者只能筛选最令人“瞩目”的几个:

曾发表将年迈父母送去邻国接受治疗,并且很“高兴”地告诉媒体他只付了8元医药费的卫生部长许文远,在雨中所进行的一场群众大会上,提及选民“慰问”他的健康时,突然当众落泪。根据报道,去年动过心脏绕道手术的许文远,在三巴旺集选区拜票时,感慨地向主流媒体代表示,自己体力大不如前。网民指此举有换取同情票之疑。

由于选情似乎越来越不利于行动党,第二任总理、在卸任后被委任为国务资政的吴作栋,也在几天前表态。针对选民对黄根成、雅国等人的不满,吴作栋表示可以理解,但认为外交部长杨荣文并没有犯下严重的过失。部分网民抓住了吴作栋的发言,把他的话解读为“行动党可以失去黄根成、雅国等部长,国务资政
“鼓励”选民投选挑战这几名部长的在野党团队“。有网民甚至戏称,吴作栋不断地为行动党踢进“乌龙球”。
此外,吴作栋率领团队里27岁的新人陈佩玲,从一开始亮相,就不断成为网民数落、揶揄的对象。笔者记得当吴作栋还是总理时,他亲民的作风,为行动党添加了不少良好的印象分,相对其他资深行动党元老相,他普遍上更受选民的欢迎与爱戴。

然而,把陈佩玲纳入他的团队,却导致这名资深领袖遭到池鱼之殃。网民炮轰陈佩玲只是一个喜欢携带名牌皮包、没有想法的小妹妹;网络上广为流传的一则“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I don’t know what to say)以及跺脚的短片,让她更加“名声大噪”。在回答记者提问时,陈佩玲指出新加坡的医药费和教育费很低,引起许多网民的不满。当她对记者表示,她最大的遗憾是,至今还没带父母亲去圣陶沙名胜世界里的环球影城时,这无疑是在“肯定”网民对她的负面评论。行动党或许想借助陈佩玲这位行动党最年轻的候选人,拉近行动党和年轻选民的距离,然而陈佩玲一连串“出糗”的事故,把行动党的如意算盘完全给打翻了!

李显龙与李光耀划清界限5月3日,距离投票日仅仅四天,李显龙在行动党于中央商业区举行群众大会,一反行动党的强硬态度表示,如果他的政府曾经犯下过错,他对此表示歉意;他呼吁选民给他和他的团队纠正偏差的机会。李显龙在这项所谓的“道歉声明”里,提及了恐怖分子逃出拘留所,以及商业区乌节路发生水灾时的处理手法等事件。许多网民就这两起事件,借助网络媒体和社交网站面书,毫不留情地猛批原内政部长黄根成以及环境与水源部部长雅国处事不当,应当引咎辞职。许多网民也借此再次就部长年入两、三百万,但“工作表现”差强人意,发表措辞强烈的评论。

在野党候选人也在最后几个的群众大会里,就这项道歉声明进行抨击,他们认为道歉来得太晚,也不够诚意。候选人借此提醒选民,如果在野党在八天的竞选活动,能够迫使一向来自负的行动党政府道歉,把在野党候选人送入国会,势必能够取得制衡作用,并让行动党更愿意聆听人民的声音。

除了百万元部长处事不当以外,在野党也就行动党没有严管客工与外来人才,以及没有及时推出相应措施等等课题(包括增加公共住屋需求量、增加公共巴士与地铁班次等等),进行猛烈的抨击。当在野党抓着这些课题对执政党候选人穷追不舍时,过去没有竞选经验的许多部长级候选人,一时之间措手不及,个个乱了阵脚,这再再说明了搭上集选区顺风车进入国会的选举制度,所存在的隐忧。

面对群众不断升温的负面情绪,一向来以第一世界政府(First World Government)自居的人民行动党除了 “
一哭二笑三道歉”以外,多名候选人接二连三地强调自己是人民公仆,披上了“亲民”的新装,极力争取选民的认同。连之前为了是否调高贫困国民的福利津贴,而与一名有良知的行动党国会议员争论的维文,也就自己之前强硬的立场表示歉意!李显龙更史无前例地和年轻选民进行了网络交谈。选情告急的一些行动党集选区候选人这时“突然”意识到新媒体的力量,纷纷呼吁网民通过他们的面书户口,和他们进行交流。

最令人感到“意外”的是,李显龙在关键时刻,和父亲李光耀“划清界线”,表示父亲有话直说的强硬领导风格,未必是新一代新加坡人所能接受的。而阿裕尼集选区的杨荣文,也在这时候表态了,指出行动党需要改革和改变,并承认李光耀的“五年时间忏悔”论,将威胁到行动党团队在该区的选情。

虽然,行动党把组屋翻新计划和投选行动党进入国会挂钩的伎俩,已经过时了,但是在进入大选倒数的阶段,除了不断上演道歉、亲民的戏法以外,多名原任部长依然重施故技,抛出了很多的“萝卜”(甜头),试图“引”兔子上钩。

纵观以上种种现象,笔者的结论是,行动党这一次不但面对执政以来最激烈的竞争,恐怕这也是它执政以来所采取的最糟糕的竞选策略。
过了今天午夜,新加坡是否“变天”,不到最后一分钟,谁也无法作出精准的预测。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经过了这次大选,新加坡人民,尤其是被认为政治冷感的年轻选民,已经开始有了政治觉醒;而曾经因为害怕公开力挺在野党而被对付的选民,也不再是沉默的一群了。

过了今天,“还政于民”的口号,相信将持续在岛国的空气中荡漾,久久不散。
(petikan dari hasil nukilan 邱暐然)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