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Monday, October 3, 2011

行动党基层的满肚子怨气

维基新闻

 大选日渐近,各政党秣马厉兵,准备与对手决一雌雄。308从在野摇身变成槟州和雪州执政党的行动党,全党上下正野心勃勃,准备连同公正党和回教党联手跨步入主布城。


眼看江山即将唾手可得,党内各级领袖都在虎视眈眈,垂涎国州议员席位,希望能在来届大选获多分一杯羹。在这关键时刻,行动党主席卡巴星突然发出狮吼,建议行动党候选人不可兼打国州议席。





毫无疑问,律师出身的卡巴星如此建议并非只是讲爽而已,身为主席,虽然实质上只是个“树胶印”,大权仍然操控在林氏父子手中,他的言论也足以在党内引起不小的骚动。各地、各级领袖开始对卡巴星的建议议论纷纷,甚至怀疑他的建议是否能够落实,即时能够讲了算数,实行起来会不会有双重标准,也是该党基层心中一个大问号。


高层国州兼打,
下层没机会上阵




讲到身兼国州议席,左右逢源,在大马政坛,如果林氏父子认第二,绝对不会有人敢认第一。《维基新闻》走访行动党基层领袖,发现他们表面对党中心耿耿,私底下却是满肚子怨气,尤其不满该党高层在议席分配上分赃不均,自己可以国州兼任,下面的人甚至连上阵的机会也没有


一般上,该党基层皆认为,不能兼打国州议席的建议,讲是容易,实行起来可要大费周章,因为如果国州议席只能二选一,林冠英将面对左右为难困境,一方面他要捍卫槟州政权,另一方面又要随“大军”入主布城。他必须两面顾全,州议席可以继续做首席部长,国议席则朝向更高的境界迈进,也许有机会成为大马首个华裔副首相。如果为了党内的公平,林冠英可能要放弃他认为“十拿十稳”的槟州议席和首席部长宝座,冒险进军中央,以便谋取当中央部长,或更高职位的机会。这情况有点像许子根当年弃州攻国一样,最后很可能是两头不到岸。
 为了让林冠英及其他高层可以例外,兼攻国州议席,卡巴星说党高层可以不受这项新规定的约束。


只准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


雪州八打灵再也一名州级领袖气愤的说:“当年我们全力支持林冠英,今天得到的是什么?连上阵的机会都没有,因为高层个个都想国州兼打,几时会轮到我们这些二线领袖?越想就越气,气到唯有高歌一曲:‘我等到花儿也谢了’。”


他认为,卡巴星这种高层可兼攻国州议席的建议,简直就是狗屁不通,根本就是“只准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


他说,行动党人才多得是,大家都应该有公平的机会,不能够说某某人可以兼攻国州,其他人一律只能二选一,而且由卡巴星说了算。


该领袖举例说:“邓章钦在行动党被标榜为‘异议份子’,可能连竞选的机会都没有,更别说要国州兼打?党内还有许多后进等着机会,例如丘超人整天喊打喊杀,说要干掉马华的老蔡,难道行动党就不能给机会小辈们表现表现?而且行动党常说国阵是家长式领导,行动党何尝不是,要出战的将军都得看林氏和卡氏两大家族的脸色,只要被视为‘异议份子’的话,在党内的前途就忽明忽暗了,这点可从邓章钦身上看得到。所以,我们也非常担忧邓章钦能否在下届大选重作冯妇?”


异议份子打入十八层地狱
他说:“雪州的领袖都非常爱戴邓章钦这位具有清官形象的领袖,只是不明白为什么中央要视他为‘异议份子’,难道讲了不中听的话,又或者不顺从中央的话,就要被列为‘异议份子’? 这就是民主的行动党吗?如果党中央一直自以为高高在上的话,那么这与马华有什么分别?”

这只是行动党内不满声音的冰山一角,下一轮《维基新闻》将会走访更多行动党基层领袖,让高高在上的党领听听更多他们的怨气。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