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Friday, November 30, 2012


(吉隆坡30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秘书拿督郑有文说,随着大马防止罪案醒觉组织主席沙哈鲁丁抨击雪州行政议员刘天球日前在州议会上指自2006年後,雪州政府已冻结发出执照给按摩院丶公共娱乐中心和网咖的言论不实,企图欺骗社会大众,这已显示刘天球已没有资格再当人民代议士,并促请刘天球立刻下台,人民已没有耐心等到大选,才将他“踢”下!

他说,掌管地方政府事务的刘天球在过去4年政绩差强人意,各地方政府表现犹如一盘散沙,巴生丶无拉港丶加影等区的民生问题一大堆,垃圾处处,足以证明刘天球根本没有做事。

“刘天球当行政议员后,雪州‘应该多的不多丶不该多的就到处都是”,除了垃圾丶水灾,也包括赌博网座和色情按摩院。”

但是,他说,刘天球到底做什麽?除了在州议会上继续撒谎丶讲骗话,就是一事无成。

“刘天球以为人民都是瞎子,人民的眼睛看不到几乎每个商业区都是赌博网座和色情安摩院,荼毒青少年丶大刮劳工的血汗钱和破坏家庭。”

也是雪州国阵青年团宣传局主任的郑有文说,雪州各地方如今逢雨成灾,刘天球有做过什麽吗?刘天球只是一直在将问题推给前朝。

他促请刘天球不要再睡觉和只顾着出席神庙的活动,并且挑战刘天球联同大马防止罪案醒觉组织丶警方及市议会官员一同到非法经营的店家展开突击行动,“学习”一下现实的世界的情况。

他说,大马防止罪案醒觉组织主席沙哈鲁丁较早到蒲种一带巡视时,发现当地约有100家按摩院。虽然一些店家注明只做脚底按摩,但楼上辟小房间,进行不道德交易。

“这些按摩院皆聘请外籍员工,包括来自中国丶缅甸等,当官方与警方联系,要求采取执法行动时,该名官员表示这些店有经营执照,执法当局难以采取行动。问题出现在哪里?就是刘天球身上!”

他说,民联对外宣称雪州的按摩院丶公共娱乐中心和网咖的执照是由前朝政府发出,按摩院及SPA中心有571间,而娱乐场所则有775间,但是只是一个地区的便达500间的情况下,如何全雪州只是几百间?到底是刘天球讲骗话,还是人民看错?

他说,这些新开张的按摩院是在民联在雪州掌权後才获得执照。掌管地方政府事务的刘天球应指示地方当局对违例的店家展开突击行动。

“甚至是白沙罗一带有钢管舞;一些店表面上经营传统按摩,但实际上是卖淫之地,请问刘天球懂吗?”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