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Friday, September 18, 2009

翁诗杰是马华浴火重生的契机


你可以说翁诗杰英雄气短,你也可以说翁团队不足;不过,难以说,翁没有原则。国阵各成员党内忧外患,巫统继续操弄种族宗教情绪课题,博取马来人最后的同情;马华勇于内斗,当权派意在“清理门户”;国大党的三美回魂有术,重返换汤不换药时代;民政党在无法影响国阵与巫统开放门户的窘境下,显然失去斗争的方向。

看来看去,仍然坚持支持马华的华人似乎看到马华还有一线微弱的希望。这个巨变的年代要找到一个着重原则的领袖,特别是国阵既定权利架构内,既得利益与斗争一体化已非易,已是公开的秘密。谁能重新界定利益与原则的藩篱,让马华重新出发,肯定的翁一个人不能,既使翁派获胜,也难以扭转乾坤,这是大局所趋。问题是如果蔡派获胜,马华与仍然坚持支持马华的华人,连买个希望的机会都没有!实际上,在民主议会两党制的感召下,马华在这个关头的确能够扮演一个稳定与催化甚至平衡两线制的出炉。

在既定利益的右左下,没有人能预知两三年后的全国大选,以种族为基础的国阵成员党失去斗争方向后,重新定位之前的过渡时期,我国的政坛预见的权力的转移会如何发生;显然的,巫统仍然抗拒这样的巨变,既定利益的驱使下,还是守住单一种族与宗教的权术操弄的策略;马华则身不由己沦为夹心人,在改与不改之间的犹豫,还能把持多久。“不改”肯定是死路一条,“改”还是看到一丝曙光。老树盘根,执政了超过半个世纪的种族政党的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阶段,“不改”会猝死,“改”要趁早,不要等到只剩下的约30%的华人再次蝉过别枝,树倒猢狲散,那时的马华真的要却哭无泪,无语问苍天了。对于大多数已放弃种族政党路线的华人,马华党争的意义已不大,问题是马华能重振旗鼓吗,能够浴火重生吗?这样的问题只有马华党员,特别是2400中央代表才能决定,这是一个良知与利益的“煎熬”,以便重新争取部份华人社会的归队,不致于造成两线制的一面倾斜。这可能是这次马华党争放在马来西亚政治变迁引发的大格局视野。内外交瘁,速战速决,翁派的背水一战,让马华浴火重生,还是与其他种族伙伴政党一道走进历史的终结?

10月10日的马华中央代表特别大会,昭示的这场马华世纪决战,不再是翁诗杰与蔡细历个人或派系的去留问题,决定的不只是马华的命运,也是马华是否还有给予自己一个最后的机会重建能力与社会公信力,去挽回仍然相信种族政党的华人的委托。这才是现阶段马华要重生的历史性挑战。

它的结果同样昭示着,这一群马华代表的智慧“定义”是基于既得利益的延续,还是果敢抉择原则的斗争目标,让这个全球第三大华人政党还有一个明天。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