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Tuesday, August 23, 2011

父癱斷炊‧輟學當家‧兒賣課本買米

雪蘭莪‧巴生22日訊



婦女部、大馬福利局及福利基金會共捐出1600令吉解決廖家的燃眉之急,並捐助一些白米和乾糧,同時還擬定長期方案幫助這戶人家

屋漏偏逢連夜雨。巴生一戶貧窮人家,自父親神經線出問題而癱瘓入院後,一家六口就開始面對斷炊的窘境。

沒工作經驗的母親為了4名年幼孩子,惟有四處撿紙皮和貼街招賺取丁點收入。


就讀中學的長子和次女也被迫輟學打散工幫補家用,但一家人的生活費仍是入不敷出。家中一度米糧耗盡後,長子竟在走投無路下,狠心將學校的課本拿去變賣,換來10多令吉購買白米,讓母親和妹妹們暫時不用挨餓。
這戶人家的慘況,引起婦女、家庭及社會發展部的關注,連正副部長都不禁感嘆在馬來西亞這個幸福的國度里,竟然還會發生“賣書換白米”的事件,令二位正副部長大呼“不可思議”。


來自班達馬蘭的這戶貧窮人家,父親翁明勝(45歲)於5個月前因故癱瘓不起,自此後便無法走動,醫生較後證實他是頸椎的神經線出問題,目前還在加護病房接受治療。

貼200張賺45元餬口

翁明勝原是一家人的經濟支柱,入院前是一名紙皮廠員工,一個月千多令吉的收入,勉強足夠一家人糊口。
自翁明勝失去工作能力後,家庭重擔就落在母親廖麗萍(43歲)的身上。她是一名家庭主婦,並沒太多的工作經驗,因此只能四處撿紙皮變賣,同時幫人粘貼街招,每貼200張就只賺取45令吉。
因生活開支入不敷出,孝順的長子翁德財(16歲)和次女佩芬(14歲)決定輟學打散工,幫補家用。
其中德財更是日打兩份工,除了到餐館當待應外,也到工廠兼職包裝,一天賺約25至45令吉的收入;次女佩芬則到另一間餐館當待應,一天收入約25令吉。不過,兩人並非每天都有機會開工。
這頭家由母親、長子和次女苦苦支撐,三女佩敏(13歲)和幼女佩鉆(10歲)則如常繼續求學。


娘家借錢幫助揹債待還


女事主廖麗萍指出,父親和娘家一直以來都非常關心他們一家六口的處境,自從丈夫入院後,娘家還四處向親友借錢,幫助她和孩子,如今還拖欠下親友不少的款項有待償還。


她說,父親跟她們一家關係良好,時常過來作客,並從中瞭解他們一家人的問題。

“父親曾通過多個管道減輕我們的困苦,但很多時候都無能為力娘家也在丈夫入院後,協助申請豁免丈夫的醫藥費,否則我就更加頭痛了。”


廖麗萍提到,丈夫是於2011年3月的其中一天,一覺醒來時突然發現無法動彈,過後入院檢查,才發現是頸椎神經線出了問題;丈夫雖入住政府醫院,但手術費仍需至少4000令吉,並在拖了4個月才成功申請豁免費用,剛剛動了3次手術。


她表示,醫生說過,丈夫痊癒的機率只有50%,因此家人如今還是非常擔心。

日吃2餐免開銷增加


丈夫入院後,廖麗萍和4名孩子一天只吃兩餐,其中早餐和午餐併成一餐來吃,以免開銷繼續增加。


4名孩子中,3人正值發育期,令官員們擔心他們會面對營養不良的問題;因此,當局週一也送來一些白米和乾糧,希望讓4名孩子們能有正常的飲食。


由於經濟能力有限,他們一家人平時都是打包一些便宜的經濟飯、米粉或、麵等來“充饑”,有時則在家煮清粥果腹。


翁明勝一家六口住在柏邁英達廉價組屋,空間窄小且家徒四壁,當政府官員和媒體前往探訪時,屋子馬上被擠得水泄不通,有人進不到屋,被迫在屋外“罰站”。


據知,柏邁英達廉價組屋是在前朝國陣州政府“零度木屋”計劃下,安頓木屋居民的其中一個地點。


免斷炊重演德財發奮工作


有一次,家裡的米糧全部耗盡,家人又沒多餘的錢,結果德財硬下心腸,把自己留下來的10多本課本,賣給了再循環中心,換來10多令吉,然後買下一小包白米,讓家人果腹,避免家人面對斷炊而挨餓。


由於德財和妹妹都一心想要重返校園上課,自“賣書換白米”事件後,德財就發奮工作,發誓不讓斷炊事件再重演,以避免最終連3名妹妹的課本也要被迫賣掉的悲劇上演。

王賽芝斥民聯忽視窮家庭


王賽芝表示,女事主廖麗萍的父親,是民聯雪州政府所委任的前班達馬蘭新村村長廖家發。她沒想到州政府竟然會忽略這戶人家的貧困問題,令人感到非常遺憾。
她說,這發生在雪州的家庭慘劇,原本就應一早獲得關注,不應演變成今天的這個局面。


她對馬華巴生區會和馬青巴生區團團長鄭有文即時處理此事感到欣慰並強調,國陣中央政府一視同仁,無論家庭背景和身份,只要有需要就一定會給予援助。


出席者還有上議員拿汀巴杜卡諾哈雅蒂、馬華巴生區會婦女組主席拿汀顏友等。


莎麗扎指示捐1600元解急


“在馬來西亞這片國土上,竟然還有小孩子因為家裡貧窮,賣掉課本換取白米,真的令人感到不可思議。”


在巴生馬華區會的安排下,婦女、家庭及社會發展部部長拿督斯里沙麗扎和副部長王賽芝,週一早前往這戶貧窮人家的住家瞭解詳情。這一家人的遭遇引來了兩名部長的震驚。


沙麗扎指出,她已指示婦女部、大馬福利局及福利基金會關注,目前共捐出1600令吉暫解燃眉之急,然後再擬定長期方案,幫助這戶人家。
“所有相關的官員都被安排來到這裡,以便深入瞭解這戶人家的需求,然後設法援助他們,包括男事主的醫藥費。”

對於兩名已輟學的孩子,她說,婦女部將安排官員到學校和校長接洽,以便恢復兩人的學籍,相信兩人週三就可如常回到學校上課。
“同時,我們也會到4名孩子的學校,讓校方瞭解4人的困境,以便豁免一切學費和雜費。”

如有機會我很想返校園


“我承認以前成績並不好,但我真的很想再到校園上課,如果有機會再給我讀書,我一定會好好努力,考取好成績,將來找份較好的工作,減輕家人的負擔。”
德財指出,他是在上個月才把他的中學課本賣掉。他當時心想,反正都沒已經機會上課了,留著課本也沒用了。


他說,有關課本是他向校方借貸的,所幸課本賣掉後,校方並沒追他追討,不然他不知如何是好。
身為長子的德財自認責任比其她妹妹來的重,因此他對自己出來打工幫補家用並沒有半句怨言。(光明日報)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