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Thursday, August 11, 2011

博彩盈利设基金惠顾华淡小,道德争议及分配方式引关注

云顶集团掌舵人林国泰及一批华商收购博彩业大马彩公司,今后将赌博业盈利汇入公益基金,悉数援助华淡小与独中,教总主席王超群表示乐观其成,指这将对华教发展有利,认为无需过虑是否等于变相鼓励赌博,因为“要赌的人,早就会去赌”,更何况该公司不是新的。



另外,资深独中社会科学教师谢锡福则认为,合法赌博业盈利回馈社会公益是“相对较好的结果”,是“可被忍受的恶”,但是身为教育工作者,不得不对此存疑,担心等于变相鼓励赌博,形成价值混淆。



华研副研究员黄集初认为,华淡小面临财政困顿,并没有多少选择,不过“有钱分,就会引起新的争议”,因此认为基金的分配原则必须透明,并做到制度化分配,避免引发人事争议。他也担忧,这势必影响华淡小的政府拨款,“财团做了政府该做的事情”。


集初认为,财团成立基金会势必影响政府减少给予华淡小的拨款,部分人士可能就借机指出,“国小都没有社会援助”。


他也点出,大马彩援助教育基金的设立肯定得到政府的点头,因为商不与官斗,他们不可能公然违反国家的教育政策。这也可能是大选要来的征兆之一。

《南洋商报》云顶首脑林国泰发动成立财团,斥资收购丹绒大股东阿南克里斯南旗下的大马彩,所得盈利将悉数捐给非国民学校。


除了林国泰,其他华商有:郭令灿、钟廷森、蔡傌友、古润金、刘楚群、张泗清、黄严庆、饶文杰、郑金炎等。大马彩的买卖交易账面是21亿元,但是阿南克里斯南只收20亿元。


新成立的基金取名“公益金”,从明天开始,大马彩万字票的所有盈利将马上涓滴归公。上述计划也获得政府“祝福”,首相纳吉也允诺主持推介。

希望政府不会减少拨款
王超群表示,政府向来拨予华小和淡小的款项并不足够,例如第十马来西亚计划拨予政府资助的学校,在今年和明年的拨款只有2亿8000万,而且是供华小、淡小、宗教学校分配。


他指出,上述华商名单当中,也有一些人士担任华教单位的董事,例如锺廷森就是坤成独中的董事长。他认为,华商收购博彩业,将盈利悉数援献华教的作法值得赞扬。


他认为,财团能够定期和长期规划协助华小,是对华教发展非常有帮助的。


不过,他也强调,希望这不会影响政府对华淡小的拨款,不能因此而减少拨款。


询及或许有人质疑博彩业收益作公益会有道德争议,王超群认为,“这不是一个问题。”他指出,大马彩公司不是新的博彩公司,早就存在已久,“那些要赌的人,早就会去赌了”,而不会因为现在捐献予学校,就助长人们赌博。


询及也有人认为应该尽量主动先向政府争取拨款,或以“以地养校”等方式争取资源,王超群则认为,“这是两回事,可以一起进行”。


王超群认为,与其让财团自己享有庞大的赌博收益,不如将此盈利充作公益事业,贡献予华,“何乐而不为”,“不需要自命清高”。

担忧引发价值混淆

相对于王超群的乐观态度,谢锡福的看法较为复杂。谢锡福指出,赌博业盈利转为公益事业在其他国家与地区也有惯例,例如香港就有将彩票收益作为慈善用途。他认为,合法赌博事业的盈利,贡献为慈善基金,是相对较好的结果,是“可被忍受的恶”。


谢锡福也指出,过去也有舞女为南洋大学筹款,并有人引为美谈,不过当年也引起争议。他认为,这不应该是一“美谈”。


谢锡福在独中任教25年,身为教育工作者不得不对赌博收益作公益的做法,有更多反思,担心这可能等于变相鼓励赌博,引起价值混淆。他举例说,舞女筹款,是不是等于大家可以到哪里寻欢作乐?


他担忧,教育事业接受此类善款等于涉入“结构犯罪的共犯”。他也举例说,中南美洲哥伦比亚的毒枭也是学校、医院、教会等公益事业的后台大赞助人,因此可以在社会内黑白通吃。


他说,赌博涉及道德原则的问题,“不能因为过去赌博盈利没有作公益就反对,现在作了公益就不反对”。他认为,如果华社未能妥善处理此价值争议,就会造成混淆。


他也担心,若接受赌博盈利的善款,是否就会造成局限,对于一些价值有争议的事情“批判的力度减低了”。


谢锡福认为,上述问题反过来也凸出政府拨款不足的问题,并认为“以地养校”是更好的做法。他说,政府应该负起责任,公平拨款予华淡小,同时也应援助独中。“例如台湾,即便是私立学校,政府也给予拨款。”

善款分配应有准则和透明度

黄集初曾任独中教师与校长多年,承认以赌博盈利成立基金援助学校,确实会引起学校孩童的道德模糊,“教师不晓得怎么教育学生了”。


他说,过去掌校时也曾听闻小地方有“大耳窿”捐助学校的做法,“由于地方小,大家也知道捐献人的背景”,也会影响学生的看法。


不过,他指出,华商收购大马彩作教育公益,是将赌博盈利成立基金会,“转了一手,不是由赌博的收益直接捐献”,而且博彩业是合法的行业,因此认为华社应该不会计较。


他认为,以华淡小及独中资源困乏的困境,其实并没有多少选择。他说,若有其他方式,是应该有所取舍的。


他也指出,博彩业万能一路来也有到每间学校,发奖励金予学业优良的学生。因此,今天若大马彩公司要成立基金会援助学校,“就看董事会如何决定,一般都不可能不批准”


不过,他指出,若要减低道德争议,大马彩或许可以采取较低调的方式,不要挂大马彩的标志大肆宣传。


“万能的做法,比较有点广告的性质,刻意宣传,到每间学校去,在周会加以颁发,并拉著万能标志的布条。”


他也指出,有了资源就会引发争议,大马彩成立的基金到底如何分配拨款,应该有一套准则,应该透明化及制度化,避免引发人事争议。


他指出,有两个案例可以做为参考,一是槟州政府固定拨款予独中;二是诗巫补选时,政府拨款予诗巫省华小董联会,再由董联会进行分配予诗巫的华小。这些拨款在分配时,曾引起一些争议,这些争议值得加以分析研究。

No comments: